第14节

孙桂香气得朝地上啐了一口,低骂道:“得意什么,还不就是靠着一张脸?心肠这么狠,以后下场不会好,我等着你跪着求人那天。”

——

“刚才那人跟你说什么?”戈渊问。

“还能说什么,就是打听我这几天赚了多少,八卦呢。”

“没说别的了?”

“没有……”叶婉清摇了摇头,扯开话题,“对了,我让你给我找人,你找到了没?”

酸梅汤她可以让戈渊晚上熬,这个只要配好料、看好火就一两个小时的事儿。但关东煮需要准备很多食材,她没那么多时间,戈渊也做不来这些事,便想着让他给她找做事的人。

戈渊点头:“找了。”

“你家附近的?”

“嗯……你也认识,就王胖子妈。本来想找另外一家的,但王胖子妈说她家院门散了要修,非要我给她一个机会,赖在我家不肯走。”

说起这个,戈渊摸了摸鼻子,看着有点郁闷。

很明显这情况不在他意料之中,他或许还在纳闷儿,为什么自己的凶脸不好用了。

人为财死啊!

叶婉清忍俊不禁:“回去看看再说。”

回到戈渊小院一看,王胖子妈直接在院子里摆开阵势,一手摁着白萝卜,一手持刀,手速飞快地剁剁剁。地上已经摆了好几个盆,清水泡着切好的土豆片、莴笋片等各种食材。

“妹子,你看这行吗?”王胖子妈一看叶婉清进院子,拿着菜刀就过来了。

戈渊连忙挡在叶婉清身前。

王胖子妈:“……我不杀人,犯法的。”可她挥着菜刀,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戈渊动都不动。

叶婉清绕过戈渊高大的身躯,忍着笑去看王胖子妈切好的菜,一片片切得厚薄均匀,看相很不错,是用了心的。

“挺不错。”她笑着点头,“以后就麻烦你了。”

“不麻烦,以后就包在我身上,小渊给的工资高呢!”想着以后家里能多一个进项,王胖子妈一激动就又挥起了菜刀,看着更可怕了。

戈渊:“……”

他都成小渊了!

人性啊,真复杂。

关东煮的食材有王胖子妈准备,叶婉清省了不少事,跟王胖子妈谈好以后每天要的各种食材之后,她进厨房开始做晚饭。

戈悦抱着她的小水桶过来,扯了扯叶婉清的衣摆,声音软软地问她:“美美嫂嫂,王胖子妈以后每天都要来我们家吗?”

“你不喜欢她吗?”叶婉清询问。

戈悦摇摇头,目光困惑:“她今天让王胖子带我玩。”

叶婉清心里一酸,发现自己忽略了很重要的问题,连忙蹲下来问她:“那你喜欢跟王胖子他们玩吗?”

“不喜欢……”戈悦脱口而出,又有点小沮丧地垂下脑袋,说出心里话,“他们都不喜欢我,不想跟我玩。我给他们玩弹珠、积木,他们也不喜欢我,玩完就推我,欺负我。”

想必,王胖子妈让王胖子带着她玩,也是开天辟地第一次。

叶婉清看向戈悦的小水桶,里面装着她的玩具。

她心里酸涩。

小孩子哪里有什么别的烦恼呢,无非就是小伙伴不喜欢她,好像所有的人都讨厌她……

戈渊粗心考虑不到那么多,只让戈悦衣食无忧。但戈悦很孤独,她想要朋友,所以她才经常抱着装满“宝贝”的小水桶到处晃。

她的玩具多,周围的小孩子哪怕为了玩玩具也会跟她玩一会儿,她总能得到一些难得的亲近。

叶婉清揉了揉戈悦的小脑袋:“小月亮喜欢吃糕点吗?我等会儿做完饭,给你做一些酸枣糕,你拿去分给你喜欢的、不欺负你的小朋友吃。那些欺负你的,你就不给,馋死他们好不好?”

“好!”戈悦眼睛倏地亮了,用力地点了点头,又有点不好意思地问,“小月亮是我吗?”

“嗯,以后我就这么叫你好不好?你这么可爱漂亮,又叫小悦,就像是天上的月亮呀。”

“好!”

戈悦抿着唇羞涩地笑了,抱着小水桶往外跑,很快叶婉清就听到她跟戈渊炫耀的声音:“我是小月亮你知道吗?我美!”

叶婉清忍不住笑出声。

她忍不住想,前世孤僻冷漠、一生未嫁的戈悦,这辈子应该会过得轻松快乐一些吧?小家伙这么可爱,值得更好的一切。

——

回到家里,是刘丽珍开的门。

叶婉清洗漱好回房,发现叶明珠又不在,从挎包里拿出小木匣,打算把帐理一理。

她每次购买材料、卖出东西都会记账,就算有时候客人多来不及,她记性好,过后也会补上。所以拿账本一对,就知道这些天的情况。

酸梅汤原材料不算太贵,几大包乌枣、山楂等配料也才五块,还是可以让她熬好几次的分量,因此她定价上也没定太高。

这时候经济才兴起来,也要考虑到人们的购买力。两角钱一杯的酸梅汤,一大酒瓶子能倒出几十上百杯,利润也不少。

一共五天,酸梅汤让她赚了有86块,刨出成本5块,净赚81。

清茶和姜盐茶走量,共赚了180块。

而最让她惊喜的是,成本低廉又制作方便的关东煮比酸梅汤更赚。别看一串关东煮素的才两分,荤的一角,但成本……好吧,食材都是戈渊准备的,她纯白拿。

关东煮口感好又能饱肚子,量走得很大,五天赚了有321。就是不知道成本价有多少,叶婉清决定得和戈渊谈一谈,总不能一直白拿。

她没仔细算的时候,以为自己这几天也就赚了三百多,这一算,才知道远远不止。加上之前赚的那些,她手里竟然一共有上千块了!

叶婉清心情很不错,想着要给戈渊和戈悦置办一些东西,他不收钱,送他礼物总不能不收吧?他要不收的话,看她怎么罚他!

她含笑盘算着要买些什么礼物给戈家兄妹,房门突然被“咚咚咚”敲响了。

这时候了,是刘丽珍?

将钱整理好,木匣子塞到枕头下面,叶婉清这才走过去打开门。

第14章

刘丽珍端着一碗当归煮蛋站在门口,笑容慈祥:“你小日子这几天要来,吃点当归煮蛋对身体好,我给你放桌子上?”

“……”叶婉清犹豫片刻,让开身子,“谢谢。”

“跟我说谢,还当不当我是你妈?”刘丽珍将当归煮蛋放好,嗔怪地说道。

她转身往门口走,仿佛今晚这事儿就到这里了,她真是一位慈母。

但叶婉清知道刘丽珍的性子,直觉这事没这么简单,然后就见她走到门口的时候突地脚步一顿,回身看过来,像是一下想起了什么事:“婉清啊。”

叶婉清心里一声“来了”,应道:“嗯?”

“这都月末了,是发工资的时候。你虽然没有跟车了,但这摆摊的收入是不是交给妈,让妈给你存着?家里开支大,你也要学会分担一点。”

叶婉清:“……”

她就知道,这人别有目的。

想了想,她轻笑着问道:“叶明珠交多少?”

刘丽珍瞬间警惕:“你问她干什么?她才上班,这月也不知道能发多少工资。至于以后……明珠那么乖,肯定是有多少交多少。”

叶婉清之前每月工资交得一分不剩,可没得到一句表扬,刘丽珍只当她是应该的。

“我就比照叶明珠的来。”叶婉清淡淡道,“跟车工资是一月二十五,我以后不在家里吃饭,这一部分开销不用算我的,我就交二十吧。说起来,伙食费一月五块算便宜了,我其实给个十五就行。”

刘丽珍不满意:“你摆摊这几天赚了好几百,就给我二十?叶婉清,你小小年纪,手里抓这么多钱干什么,你是不是翅膀硬了想飞了?”

“就这二十块,你要就要,不要的话……就闹大了让大家一起评评理好了。就是不知道你们丢不丢得起这个人。”从身上拿出二十块,叶婉清笑意盈盈地递过去。

“你真有本事,还知道威胁人了!”刘丽珍气急,抢过二十块就走。

要是叶婉清闹起来,她怕向来要面子的叶向党会冒火,得先跟叶向党说一声才行。

关上房门,叶婉清轻轻皱起眉头。

——

刘丽珍气冲冲回了房间。

靠在床头的叶向党放下报纸,一看就知道她没能如意:“她不肯给?”

“就给了二十块,打发叫花子呢!”刘丽珍抖了抖手上的两张纸币,往床头柜上一拍,差点没把水杯给震下去。

叶向党拿下眼镜吹了口气,擦了擦:“站里人不是说婉清摆摊很赚钱,一天能赚上百块?”

“她赚钱是赚钱,赚了也不给家里花,我能怎么办?她不给,难不成我去抢?我要是真抢了,你信不信她下一刻就闹得整个汽车站都知道,让我们丢尽脸?她现在真是翅膀硬了!”

“那就这样吧。”叶向党叹了口气。

“怎么能就这么算了?”刘丽珍着急了,“家里生活开销大,人情南北也要钱,哪儿哪儿都缺!我们养了她十几二十年也算对得住她,现在她有能力回报家里却这德行,我可忍不了!”

“你还能怎么办,你又不能去偷拿?”

“偷拿?明天……”刘丽珍沉着脸,“明天我就去她房间找,她总不可能一直把钱带在身上!”

叶向党叹了口气:“你这是拿了这回,就没下回了。”

“她现在手里最少有五六百,我一月二十块二十块的拿,拿到猴年马月去?我先把钱拿到手,她要闹就让她闹,闹大了我们还能趁机给她定规矩,让她每月多交点回来。”

“睡觉,睡觉。”叶向党关了灯。

——

第二天,叶婉清一走,刘丽珍就打开主卧的房门。

她先冲过去把大门给反锁了,保证就算没钥匙的叶婉清凭空变出钥匙也开不了门,然后才得意洋洋地冷笑一声,走进叶婉清和叶明珠共住的次卧。

次卧没什么上锁的柜子箱子,刘丽珍没有任何阻碍的一一翻过去,但就是没找到目标。

一开始还能她耐心地找,找了一两小时之后,房间里所有角落都翻遍了她也没找到一块钱,心里“蹭”一下就冒出一股怒火,也不管暴露不暴露,开始摔东西了。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