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节

今天的任务,总要完成。

身为公安,自然不可能跟普通百姓一般不明事理。如果什么都能用“人情”来衡量,那还要法律干什么?

就算现在国家的法律还不完善,但那也不是什么猫猫狗狗都能挑战的!

“嘭!嘭!嘭!”

三声枪响,终结了一段罪恶。

现场鸦雀无声。

犯罪分子口中的惨叫声戛然而止,当他们的身躯倒在地上,不仅哭求的孕妇张大嘴巴吓得面无人色,就连围观的人也都脸色惨白。

“哈哈哈哈哈……死得好,死得好!哈哈哈……”叶向党突然狂笑起来,笑着笑着,眼中流出了滚滚热泪。

最最冷静的,也许是叶明珠。

叶婉清紧紧牵着叶明珠的手,甚至想要捂住她的眼睛,不让她看到这一幕,可叶明珠却平静地摇了摇头。

“姐,我想看着。”

“我要清楚看着这些欺负我的人是怎么自食恶果的!我不怕,一点也不怕!死有什么可怕的,该死的人死了,还要活着的人才累呢……”

而她,以后一定会活得更好!

叶婉清没说话,也没再阻止叶明珠,只是伸手揽住她的肩膀,努力在此刻给叶明珠多一点温暖。

突地想到什么,她朝着四周看去,发现叶家那一大家子竟然不见一个人。

“呵……”叶婉清轻声冷笑。

还真是势力,真是会撇清关系!

——

闹得纷纷扬扬的大案子终于以犯罪分子被枪毙拉下幕布,总算是结束了。

也没有真的结束。

之后清水县的流言会传成什么样,叶婉清猜都能猜到。

她曾经是被流言所累的人,今生虽然并不在意别人的想法,但却并不愿意让叶明珠感受对别人来说“理所当然”的议论,对她来说“无法容忍”的流言蜚语。

所以,事情一结束她就拉着一群人往汽车站走,打算第一时间回家。

在外面呆了这么久,也该回家放松放松了。

来清水县的时候,就没人觉得让三个犯罪分子伏法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今有这个结果,竟然已经是非常的不错了。

在车上,叶婉清不时看向坐在身边的叶明珠。

她很担心叶明珠会被这些事情影响,再一次在流言蜚语中经历梦靥,可叶明珠竟然比她想象的要坚强得多,竟然短短几小时就很快调整了过来。

不知道她心里怎么想的,但回程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比较轻松了,看上去很正常,就像是没有受过伤,没有经历过噩梦的今天一般。

叶明珠表现出来的强大韧性让叶婉清很惊叹,心疼,却也觉得欣慰。

这一次,叶向党是跟着叶明珠一起动身的。

在清水县叶向党已经没有任何牵挂,至于叶家那一大家子人……叶向党既然身体里也留着叶家凉薄的血液,又怎么会管那一家子的死活?

何况,他们也不需要叶向党去管他们的死活。以叶向前等人现在的生活来说,他们只有比叶向党过得更好的,一个都不会比他差。

以叶向党的性格,大不了以后有能力了给老父老母一些赡养费,但叶向前那些人,他是绝对不会管。

现在管,就他这形销骨立的样子,自己都养不活自己,怎么管?

闹了这么一次,叶向党要在清水县呆下去也为难了,叶明珠看到叶向党如今这狼狈消瘦的样子也放心不下,所以就干脆把叶向党给带走。

清水县,以后这对父女可能会极少回来了。

对叶向党来说这里还有一段意气风华的记忆,可对叶明珠来说,那些伤害就足以抹掉过去十多年的安稳和乐。

——

回到省城,叶婉清安排叶向党在家里住下。

她曾经对叶向党夫妻很有心结,但现在……情况也就这个情况,她不太好不顾叶明珠的想法而把叶向党拒之门外。

之前她还交代叶明珠不要跟叶向党说她们有联系的事情,现在还是那句话,情况就是这个情况,叶向党既然已经知道她们有联系了,就没有必要再隐瞒了。

瞒着也没用。

再说,之前叶向党知道叶家那一家子要过来彩虹桥闹事,也跟着过来阻止了。

不管结果是如何,那份心意她叶婉清领了。

虽然也并不代表她原谅他和刘丽珍曾经对她做过的一切。

一起吃饭的时候见到叶向党,刘丽秀和卫怀农并没有表示出意外,反倒还客客气气跟他打了招呼,说了几句场面上的客套话,让他安心住下。

让叶婉清意外的是,在她心目中很温和内秀的卫兰却对叶向党表示出了一些敌意情绪,似乎并不欢迎叶向党的到来。

虽然也没有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但卫兰言行之间都是在为她不平,觉得叶家亏待了她。对此叶向党并没有否认和辩解,只是沉默。

叶婉清心里又感动又暖。

——

时间这么紧,叶明珠想买火车票很难,好在学校已经开学了,赵灵仙和许绪都回来了。叶婉清拜托到许绪面前,许绪很快就拿了两张火车票过来。

是的,两张,叶向党会跟着叶明珠一起去广东。

他看到女儿活得好好的,甚至比他想象中还要好,眼神不再死水一滩,又恢复了几分往日里的精明。他年纪还轻,现在心里没了担忧,觉得自己也许还能做出一些成绩来。

就算他以后没用,至少也能照顾照顾叶明珠,让她少被外人欺负。

在湘城又呆了两天,叶明珠知道叶婉清并不是很愿意和叶向党住在一个屋檐下面,所以做好了离开的准备之后,就打算带着叶向党离开了。

临走的前一晚,叶向党找机会站在了叶婉清的面前。

“可以谈谈吗?”

“……”叶婉清看了他片刻,终于点头,“可以。”

曾经的父女之间温情不再,反而有点淡淡的不和谐和尴尬。

两人走到院子里乘凉的木凳上坐下,相对无言。

还是叶婉清先开口:“有什么话就说吧,外面蚊子挺多的,也热。”

“嗯。”叶向党沉默片刻,说道,“谢谢你愿意不计前嫌帮助明珠,这件事,我会记在心里。”

叶婉清轻笑:“不用你记得,反正……我做事不求回报,只求心安。”

“我知道。”

“……”

“还有,过去的事情我要跟你说一声抱歉。”叶向党说完这句话,又深深吐出一口气,“曾经我的确是偏心,恨不得把所有的好东西都捧到明珠面前,却忽略了你的想法。甚至,如果不是我的一些话,你妈……不,明珠她妈也不会做得那么偏激……”

“很多事情都是我想错了,也伤害了你……但我也想跟你说清楚一点,那一次你小舅舅喊过去的小混混不是我的主意,明珠她妈要换掉你的录取通知书也不是我的主意,我……”

“我知道。”叶婉清打断叶向党的话,声音很轻,却带着满腔的复杂说道,“我知道你不会做那样的事情,因为你还要脸,心里也还算有点良知。”

对叶向党来说,她只是一个养女,所以他因为想要一个好名声可以照顾她的衣食住行,却不会把他觉得属于叶明珠的东西给她。

因为在他的心里,他只有一个亲生女儿。

他对她有感情,但也仅仅只是有感情,并不是铭心刻骨的亲情。这一份感情非常容易变质,变成利用或者抛弃。

而刘丽珍呢,因为她本来就是一个目光短浅又心思狭隘的人,又为着和刘丽秀之间的龃龉其实一直都不待见她,所以行事更加肆无忌惮。

在她小时候,刘丽珍只是让她多做点事情,觉得不能白白养活了她。可等她大了,刘丽珍就开始防着她了。

不仅防着她,还不愿意看到她比叶明珠更优秀。

她要是比叶明珠更优秀,那在刘丽珍心里就是她自己比不过刘丽秀,而刘丽珍不想承认那样的失败。

刘丽珍无知者无畏,所以在冲动之下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也是让人意外,却又不让人太惊讶的。

只不过……这一切都跟叶婉清无关了。

“我知道,你不恨我和明珠她妈是不可能,但我们毕竟曾经父女一场,我真的希望你以后能过得好。”顿了顿,叶向党又说道,“以后如果有什么事情我能帮得上忙,你尽管开口。也许我永远做不到对你跟对明珠一样,但我会尽力。”

这一番话,真是掏心掏肺了。

对向来精明内敛的叶向党来说,算得上难得。

但是……

叶婉清好一阵才点头:“……嗯。”

“不早了,去休息吧。”

“好。”

叶向党先进了房间,叶婉清一个人在院子里站了几分钟,直到被一只极为厉害的蚊子给咬得回过神,这才无奈笑着摇了摇头,也往房间走。

才走两步,她心有所感地一抬眸,发现屋檐的阴影下站着一个人,也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你怎么在这里?”叶婉清走过去,轻笑,“听到多少?”

戈渊默不作声,长臂一览就将她抱入怀中。

他的体温温暖着她,在这还有些闷热的夜里却并不让人讨厌,相反,叶婉清很依恋很依恋这样的感觉。

安静地拥抱一阵,叶婉清轻轻挣扎:“渊哥,我们进房间。”

“好。”

两人前后进了门,关上房门叶婉清就死死地抱住戈渊精悍的腰,将脸蛋埋在他的胸膛中。

忍了很久的泪水猛地滚落,她甚至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可是,就是想要痛痛快快地哭一场。

也许是因为叶向党一句迟到的道歉?

前世她没有等到过,可今生她听到了叶向党说抱歉……

等泪水慢慢止住,叶婉清小手灵活地解开了自家大男人衣服上的纽扣,白皙漂亮的手轻轻滑入他的衣服中,扬起小脸看他:“渊哥……”

戈渊:“……”

说实话,自家小娘们儿这时候真的说不上好看。

眼睛哭得红红的,鼻子尖儿也红了一块,白皙的脸上还带着泪痕,看起来像是一只短耳朵兔子,但是……就是让他忍不住怜惜,想要把她紧紧抱在怀中保护好,好好疼惜。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