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节

她推了推他,他顿时一个激灵就从床上“啪”一下站起来,她这才发现这傻男人的不对劲。

敢情怕自己碰到她,他睡觉都紧张成这样?

叶婉清一直觉得戈渊除了第一天的狂喜激动之外,好像很快就接受了她怀孕,他们即将拥有小宝宝的事实,可现在……她这才惊觉她家大男人真的太紧张了。

叶婉清想笑,又感动得不行。

她花了很多时间跟戈渊聊天,晚上睡觉之前窝进他的怀中,拿着他温暖的手贴在自己微凉的小腹上,让他感受宝宝一点点的成长,让他温暖自己。

因为她的不断引导,戈渊紧绷的神经也慢慢放松了下来。

他不是一个多细心的人,行事作风也有几分大男子主义,但是,他在她和孩子面前展露的却总是柔软的一面。

想起这一点,叶婉清就忍不住盈了满眼的笑意。

除了戈渊,其他人也是紧张。

因为卫兰和庄伟结婚比较晚,叶婉清和戈渊却能算得上是闪婚,所以叶婉清肚子里的宝宝可是卫家第一个孙子辈。

知道叶婉清怀孕之后,刘丽秀丢下卫怀农一个人住在彩虹桥的门卫室,自己又住了回来,照着一天三顿给叶婉清做好吃的。

叶婉清觉得自己这才刚怀孕,不到两个月,除了稍微疲惫一点,觉多了一点,没有别的不舒服,用不着这么小心翼翼地呵护,但别人都不答应。

不让她在家里做家务活也就算了,就算她偶尔进厨房倒个水,都生怕她因为厨房地面上有水而摔倒,怕她闻到油烟味之后会反胃。

虽然,她都没有。

但家里人这么体贴,她强调自己没事之后他们还这么紧张她,她就只能笑着接受了。

能怎么办呢,这都是爱啊。

她可不能占了便宜还卖乖的。

——

除了家人和周蓉、赵灵仙这些亲近的朋友,叶婉清没有把自己怀孕的事情往外说。也因此,在同学和厂里的员工看来,肚子没显怀之前她还是跟之前差不多,对她怀孕的事情不知情。

十一过后,时间进入十一月份,天气慢慢地凉了下来。

这时候,学校里接受了学生的建议,说要举办一场大型的秋季运动会,让整个学校都调动起来。

不仅能给同学们增加一些课外娱乐,也提倡大家都多锻炼,在学习之余增强一下体质。

毕竟,身体是学习的本钱嘛。

湘南大学第一次举办这类大型的校园运动会,学校里每一个人都很期待兴奋,报名的时候也非常踊跃。

叶婉清因为身体原因,自然是不会去凑热闹的,打算自己当一个观众就好。

可是,她打算低调,事情却找上了她。

第104章

一次下课后, 班上负责组织的团支书兰英找上叶婉清。

她笑着问道:“婉清,你看看你报一个什么项目?参加参加,也出出力吧。我看你形象气质都很好, 到时候举牌子的活儿也交给你好不好?”

“还有赵灵仙, 拜托拜托啦。”兰英双手合十,又看向叶婉清身边的赵灵仙。

这不算什么大事,参与参与校内运动也是挺好的,叶婉清知道团支书最近为找女生报名运动会有些头疼,也很想为她分忧, 但是, 实在是情况不准许。

“不好意思了,兰英,我不太方便参加运动会, 可能举牌子也不行, 不过……”叶婉清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笑着说道, “我很乐意为我们班级的运动员们准备茶水饮料和小点心,表示一下我的强烈支持。”

不能参加运动会,她很遗憾也有点不好意思, 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还是可以的。

班上的同学大都很可爱,她也想为他们做点什么。

兰英先是有些失望,她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才过来游说叶婉清的,要是能请叶婉清举牌子领队,到时候运动场的焦点肯定都是他们……

只可惜, 叶婉清拒绝了。

不过叶婉清虽然开口拒绝了,却这么给面子地提出要包了班上运动员的茶水饮料,兰英又觉得挺开心的。

“不愧是大厂长呀,就是想得周到。”兰英笑着调侃了一句,没有跟叶婉清客气,认真在本子上记下,“那我就把你的话当真了哦,到时候也让别的同学羡慕羡慕我们班。”

有人提供茶水饮料,这是很出风采的事情。

经济实力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嘛。

“没问题!”叶婉清笑着拍胸口,“想喝什么,想吃什么,你给我一个章程,我按照你们想要的来办都行!”

“那敢情好。”兰英大笑。

赵灵仙突地插话:“我要吃你家的凉皮凉面和卤菜,到时候你干脆端上几十份过来,请我们大家一起吃吧!”

“……”叶婉清斜睨了她一眼,“赵灵仙同学,你能不能有点谱?你懒得不肯报名运动会,吃东西倒是积极哦?”

“那我……报!”

“报什么?”叶婉清问。

赵灵仙思考了一阵,决定求助兰英:“团支书,有什么能速战速决的项目吗?我就想蹭一点吃的,别对我太苛刻哦,不然不划算。”

兰英笑得不行:“那就一百米短跑吧,行吗?”

不论赵灵仙是为什么参加运动会,好歹也是支持她的工作了呀,值得欣慰。

“行行行!”赵灵仙愉快地决定了。

这边聊得很开心,斜刺里却突然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什么不方便参加运动会,还不就是想显摆自己的钱吗?”

声音很熟悉,叶婉清转眸看过去,对上林可佳一双略微有些慌乱的眼睛。

林可佳一脸惊讶和慌乱,像是自己都不置信自己竟然会有胆子说出这么一句话,又像是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所以还沉默地坚持着,一时间她眼中的情绪很复杂。

自从叶婉清被贴大字报,她担心牵连到自己身上而主动和叶婉清疏远之后,整个寝室的人都把她当成了空气。

周蓉早就跟在叶婉清身后混,自然以叶婉清马首是瞻。

而赵灵仙,明明是有家世有脾气的大小姐,也不知道为什么跟叶婉清相处那么好。周蓉因为得了叶婉清的好处而针对她,她能理解,但赵灵仙有必要做得那么绝吗?

赵灵仙和叶婉清是同学,是朋友,难道跟她林可佳就不是了吗?

她又没有害过叶婉清,只是明哲保身了一点,这有什么错?

寝室里四个人,叶婉清是开学就住在外面,周蓉因为孩子搬出去住,现在寝室里只剩下她和赵灵仙。

明明两个人住着非常清净自在,但赵灵仙却鲜少跟她说话,现在甚至也要搬出去!

林可佳想不通,心里原本就潜藏着的一点点愤懑,跟着时间的推移而越累积越多,这一次不知道怎么就爆发了出来。

明明……她不应该这么说的……

心里转过不少念头,林可佳先是惊讶,后是愤怒,然后一脸淡定倔强地看向叶婉清。

她想着,如果叶婉清过来跟她理论的话,她就要把叶婉清伙同周蓉和赵灵仙排斥她的话说出来,让大家都评评理,看看叶婉清是个什么样的人。

她林可佳虽然胆子小,怕事,但,但……被逼到这份上,她也不怕了!

可是,叶婉清只是淡淡看了林可佳一眼。

转头看向兰英,叶婉清又轻轻笑起来:“你可不要跟别人一样,觉得我这是推托之词。如果明年学校还举办秋季运动会,我怎么着也会跟赵灵仙一眼支持你一个百米短跑。哦……茶水饮料也能一起包。”

兰英笑得更大声了,装模作样在本子上又记了记:“行行行,你这句话我也记住了。”

确定了事情,兰英拿起包包跟叶婉清两人告辞。

叶婉清和赵灵仙也走出教室。

走出大楼,赵灵仙忍不住和叶婉清吐槽:“也不知道那个林可佳在想什么,平时在寝室我都懒得理会她的,结果她自己就能演出一场戏来。”

“她以为她姓林,就真当自己是林妹妹呢?凄凄楚楚的,怨天尤人的,好像整个世界都对不起她,而她如落花一样婉约柔美。啧……以前怎么就没发现她是这样的人呢?”

叶婉清忍不住笑。

赵灵仙气得拍了她一下:“你笑什么呢,笑我?”

“不是。”叶婉清摇头,“你就不用跟林可佳计较了,没意思。以前我们在一块儿玩,林可佳一直表现得淡淡的,很少发表意见也没太有存在感。可有时候看她说话做事,我觉得她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心也很细致。”

“那时候我还有点欣赏她,觉得她不错,可现在……算了,也没什么好说的了。道不同不相为谋,不论她是天性如此,还是经历过一些事情所以变成这样的性子,都跟我们关系不大。”

反正打交道的机会也不多,离得远一些就行了。

赵灵仙顿时哀嚎一声:“怎么跟我关系不大啊?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房子呢!”

明明她是千金大小姐,可怎么找房子这么麻烦呢?她有钱的呀!

——

秋季运动会,如期举行。

戈渊一开始担心叶婉清会不听话去参加项目,知道她拒绝了之后又担心她会因为给同学们端茶送水而累到,执意要跟着她到场。

自家大男人没少在她同学们面前出现,之前还在一起上过课,叶婉清没拒绝戈渊的贴心。

他想跟着,就跟着吧。

运动会第一天,叶婉清用自行车运来不少吃的喝的,让原本就非常期待的同班同学发出一阵阵惊喜的欢呼声。

因为,叶婉清的大方简直超出了他们的期待。

汽水管够,两大箱摆在地上。

点心管够,想吃什么自己拿就行,消耗的体力马上补上。

瓜子花生这些零嘴儿管够,不论是运动员也好,还班上围观运动会的啦啦队也好,都能一边看运动会一边吃零食,图个乐呵。

叶婉清不用热情给人递水,一时大家拘谨了一阵之后就放开了,要什么会自己拿。二是戈渊也非常眼疾手快,往往有运动员下场,他就把水给抛过去了。

戈渊这表现,是看得出的体贴。

叶婉清和他是夫妻,虽然在公众场合也没有太出格的亲密行为,只是表现得恩爱了一些,但同学们看过来的目光却都是带着笑意,带着揶揄的。

还有几个眼尖的女同学,见到叶婉清走动时候的样子,悄悄从宿舍里拿了一个坐垫过来,让叶婉清垫着坐在台阶上。

“地上有些凉,这样坐着好一些。”

叶婉清抿唇笑,道谢接过。

其实她衣服下摆很长,垫着坐在台阶上并不觉得冷,但这样心照不宣却不说破的体贴,让她觉得很开心。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