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节

临着要到赵灵仙的百米短跑了,却又出了状况。

赵灵仙不见了。

“人呢?赵灵仙人呢?”兰英快要急坏了,跑过来问叶婉清,“婉清,你看到赵灵仙人了吗?我怎么找也找不到她。”

“我也不清楚。”刚才叶婉清跟戈渊说话去了,没注意到身边的赵灵仙是什么时候不见的。

这时候,旁边有个女生开口了:“赵灵仙刚被人叫去校门口了,说是她家堂哥过来了,家里托她堂哥带来了什么东西,让她过去一趟。”

兰英更郁闷了:“那我感觉去催她。”

可是,兰英才迈开步子要走,却又被人喊住了,又有别的事情要处理。

“我去吧。”戈渊站起身,“我速度快,尽量快点通知到赵灵仙。”

兰英感激不尽:“谢谢,谢谢,那就拜托你啦!”

说着,兰英还冲叶婉清竖起大拇指,表扬她家爱人很给力,为班级分忧。

叶婉清抿唇笑,笑着看戈渊动作迅速地离开。

她却不知道,戈渊这一去竟会阴差阳错牵扯出一件大事来。那件事,和他那个在他幼年时候突然失踪不见的父亲有关。

第105章

戈渊去了一阵, 在兰英等得快要发疯的时候,终于带着赵灵仙回来了。

秋日明媚的日光之下,身高腿长的戈渊骑车带着一脸焦急的赵灵仙一路狂踩, 终于在百米短跑的运动员聚集在跑道边的时候, 及时赶了回来。

看两人骑着的自行车,应该是顺便去了一趟自行车棚。

“来了,来了!”

“还好没有迟到!”

“快点啊!”

见他们出现,班上的同学都放下了心。

“总算赶上了,还好还好。”兰英拍了拍胸口, 放下了心。

虽然班上女生不少, 但真凑不出几个能参加运动会的,她这个团支书的任务不好组织啊。

等赵灵仙上了场,兰英走到戈渊身边认真感谢:“戈渊同志, 真的太谢谢你了。你真聪明, 想得真周到, 知道带着灵仙骑自行车回来, 让她省了不少体力。”

又冲着叶婉清打趣:“婉清,你们夫妻档可都是厉害人物呀。”

自行车比两条腿走路要快,赵灵仙等会儿要百米短跑, 也要节省一些体力好比赛。要是一路跑回来的,那以赵灵仙那身体素质,上了比赛场怕是要爬着走完一百米了。

“举手之劳。”戈渊淡淡道。

叶婉清也抿唇笑,摆了摆手:“为人民服务。”

兰英啐了她一口,转身又去协调其他事情了。

别人发现不了戈渊的情绪变化, 因为他在外人面前的时候惯常是面无表情,但叶婉清对他的情绪变化却很敏感。

等戈渊在身边坐下来,叶婉清轻轻撞了撞他的手臂,干净黑亮的杏眸看向他:“怎么了?刚才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有点。”戈渊抓住叶婉清的手,紧紧握住。

两人本来就是夫妻,交握的手被放在膝盖上的塑料袋挡住了一点儿,倒是也不打眼。

在外面说话不是很方便,叶婉清看戈渊现在也是满腹心事,不太想说话的样子,便轻轻地拍了拍他的手背,没有再问。

过了一阵,远处悠悠然走来一个斯文清俊的男人,看着跟赵灵仙的容貌有几分相似,就跟亲兄妹似的。

他一来就看向跑道,等找到跑完步在跑道尽头喝水的赵灵仙,这才微微一笑将目光投向观众席这边。

确定了一番叶婉清和戈渊的方位,他迈着不徐不疾的步子走过来。

“戈渊同志,叶同志。”年轻的男人先是打了一个招呼,然后自我介绍,“我是灵仙的堂哥赵卓然,很高兴认识你们。”

戈渊冷哼一声,没有说话。

叶婉清若有所思地看了戈渊一眼,猜出可能是这个赵卓然让自家大男人不爽了。

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她不清楚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赵卓然和赵灵仙又是堂兄妹……想法在脑海中转了一圈,叶婉清扬开礼貌的笑容。

“你好。”就这么两个字,别的再没了。

赵卓然似乎也有些意外,挑了挑眉,眼带笑意地看了看叶婉清和戈渊一眼,眼中浮现一抹思忖。

叶婉清没管他。

打过招呼了,要是真有什么事的话,就等赵灵仙过来再说。

——

赵卓然远道而来,不仅给赵灵仙送来了赵家给她准备的东西,还有叶婉清的一份。

叶婉清上次到赵灵仙家里拜访,和赵父赵母聊得不错,赵母特别喜欢叶婉清,这一次给女儿准备了什么东西,便也给叶婉清准备了一份。

知道叶婉清怀上了孩子,又给捎了两罐子进口的奶粉和两身轻柔棉纱做的小孩子的衣服,这份用心不可谓不珍贵。

说起来,给叶婉清带的东西竟然比给赵灵仙的还要多。

赵灵仙吃味了,板着脸假装生气,哭着缠着让叶婉清请吃饭。

叶婉清当然只能宠着她。

不过她现在闻不得油烟味,没有办法下厨,所以几人中午就是在湘南大学门口的甄味吃的。请人吃饭,叶婉清也没有落下周蓉,几人一起朝着校门口走。

甄味如今的口碑很响,口味好加上又物美价廉,这里中午总是爆满。

就算叶婉清是背后的老板娘,如果不提前一点占位的话,怕是都要等一阵才能等到桌子。好在几人来得及时,等他们坐下之后店面才陆陆续续坐满。

“今天吃点什么?”卫兰笑着走过来,麻利地把菜单递到桌面上,一手拿着小本子打算记下菜名。

“你来。”叶婉清把菜单推向赵灵仙。

赵灵仙也不客气,点了几个自己喜欢吃的菜,也没忘记照顾一下别人的口味。

她蹭叶婉清的饭蹭得多了,对身边这几个好友的口味还是了解的,至于自家堂哥……虽然远来是客,但一个大男人就不要在意那么多了,跟着吃嘛!

赵卓然一开始听着赵灵仙报菜名还能斯斯文文地笑着,可等菜一端上来,看着一盘一盘都是红艳艳、火辣辣的,顿时脸上的笑容就僵硬了。

作为一个土生土长又没有经过湘菜川菜洗礼的上海人,他是不习惯吃辣的……

叶婉清性子比较周到,看着赵卓然的神色,又招手叫来卫兰,让她再加三个清淡的菜过来。

赵卓然哪里不知道她在照顾他,连忙笑道:“多谢照顾。”

“应该的。”叶婉清笑了笑,又瞪了赵灵仙一眼。

她让赵灵仙点菜也是让她照顾一下自家堂哥的口味,赵灵仙倒是好,满桌子的菜就没有一个不是她自己喜欢吃的。

赵灵仙被瞪了也很理直气壮,还鄙视赵卓然:“堂哥,你好不容易来一趟湘南竟然要吃这种口味清淡的菜,你真是太没出息了。”

赵卓然:“……”

他懒得理会这个从小就不着调的堂妹,目光看向戈渊,眼神中带上几分隐隐的打量和试探,将话题往自己想要讨论的方向上引导。

“这次到湘城来出差办事,替我二叔送点东西给灵仙,没想到竟然阴差阳错认识了戈渊同志,真是缘分。”

“呵……”戈渊冷笑。

叶婉清看向他,觉得他对赵卓然的确有敌意,还很看不惯。而他并不是心胸狭窄的男人,他这么不喜欢赵卓然,肯定是赵卓然哪里惹到了他。

“说什么缘分?”戈渊慢条斯理地用茶水烫了烫筷子,然后淡淡问道,“所谓的缘分,就是一见面就问别人身上的胎记?我好像跟你没有那么熟。”

问胎记?

一时间,桌上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戈渊身上。

而戈渊镇定自若地将烫好的碗筷放在叶婉清面前,又拿起一套重复着同样的程序,像是一点也不在意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

叶婉清也很惊讶。

赵卓然笑着摇了摇头:“对不起,刚才的确是我失礼了。只是……看到戈渊同志和我一个老师容貌有七八成相似,而我那个老师这许多年一直都在寻找着他的亲生儿子,我真是不愿意错过哪怕一丝丝可能,就忍不住心急了。”

“我老师的儿子左肩后面有一块红褐色的胎记,约莫有指尖大小,形状倒是挺别致的,说看起来像是一颗子弹。但是国内这么多人,胎记又长在容易被衣服遮挡的部位,这可真是不好找。”

“这些年我老师没有放弃过寻找,可次次都是失望,如今他身体不好怕是撑不了多久,真的也是特别辛苦……”

说着赵卓然抬眸看戈渊的神色,也顺便看向叶婉清。

戈渊眼眸发沉,而叶婉清虽然心里是一片惊涛骇浪,可面上却一丝不显露……他们两人这样的表现,让赵卓然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也不好再说什么。

再继续下去,就要讨人厌了。

赵灵仙直接开口:“堂哥,这么多好吃的都堵不住你的嘴巴,小心我往你嘴里塞朝天椒哦!”

赵卓然:“……”

“吃饭,吃饭。”周蓉笑着打圆场,“下午还有比赛呢,咱们早点吃完饭也早点去休息下。兰英那个厉害的,连我这个多走几步路都喘的孩子妈也不放过,非要让我去丢铅球。”

“可不是,我还跑步了。”赵灵仙嘟嘴,“就婉清最舒服了,肚子里揣着娃娃,就可以逃避任务啦。”

孩子?

赵卓然目光在戈渊和叶婉清身上又是一扫,眼中飞快掠过一丝激动之色。

不过,为了不让人反感,他到底是没有说什么。

一切还是确定之后再说。

——

叶婉清月份还不大,可身体却因为怀孕而整个变得不对劲,特别爱发困。

吃过饭后她就支撑不住了,打了几个哈欠之后一双杏眸泛起生理性的泪水,只想回去好好休息。

秋季运动会是校园活动,停课三天,也因此叶婉清不用非在学校里守着,想回家睡觉就回家睡觉,没有什么碍事的。

另外,她也知道戈渊不想再继续跟赵卓然相处下去。

他们两个回了家,赵卓然总不好意思继续跟着吧?

“渊哥,我有些困了,要不下午我们就在家里休息吧?”叶婉清主动开口。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