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节

就算什么也不做,光是把事情闹得不好看,或者那人冷脸对戈悦说点什么鬼话,那对戈悦也是一种极深的伤害。

也是因为这样,戈渊才这么排斥所谓的寻亲。

寻亲,寻个屁亲!

他和戈悦都已经好好地长大了,还需要那人做什么?就为了他良心安稳,所以他现在的平静生活就都要被打破吗?

戈渊很不忿。

“哥哥,是不是那些人不好,都是坏东西?”戈悦担心地问。

今年戈悦读一年级了,长大了一岁,人也懂事了很多。她原本就鬼机灵得很,最近家里那种莫名紧张又压抑的氛围,其实她也感觉到了。

今天来的那些人一直若有似无地打量着她,让她有点不开心了,她又担心他们会欺负哥哥嫂嫂,这才钻了出来,等在村口。

“反正不是什么好东西!”心情一不好,戈渊的脸就板了起来,“婉清你带着小月亮去周蓉那边坐一会儿,我先回去会一会那些人,看看情况。”

“我不去,我要保护你们!”一听那些人的确坏,戈悦又勇敢起来。

“你不是怂吗?”戈渊垂眸睨着她。

“我哪里怂了?他们要欺负人,我咬死他们哦!”小月亮气势汹汹地双手一叉腰,头上两只羊角辫仿佛都翘得更高了。

“嗤……”戈渊忍不住嘲笑,“就凭你这一口漏风的牙吗?”

戈悦好气,连忙用胖爪子捂住嘴巴,一双滴溜溜的黑眸气愤地瞪着自家亲哥。

小丫头换牙比较迟,七岁半才开始换牙,这时候两颗门牙还处于刚刚萌生出来的状态,一张嘴就能看到白嫩嫩的小牙齿和半截黑洞。

要是咬人的话,这牙齿可还真不行。

看兄妹两个斗嘴,叶婉清再怎么心情不好,竟然也被逗笑了。

她拉过戈悦的小胖手:“我把小月亮送去周蓉那边,让她就周蓉那边吃饭,等会儿我再回家找你。”

戈渊想了想:“也行。”

戈悦倒是心大的,想想觉得自己的牙齿的确排不上用场,又能去周蓉家跟自己两个小弟玩耍,也就顺从地跟着叶婉清走了。

戈渊把两人送到周蓉那边,转身就眼眸一沉,往回家的方向走。

第108章

回了家,戈渊一眼就看到一张斯文带笑的、让他恨不得一拳头砸过去的脸。

偌大的院子里坐了几个人, 其中一个人是赵卓然, 还有一个头发花白的老者坐在椅子上, 身后站着一个年轻的女人,还有一个穿着军装的勤务兵。

老钟陪着赵卓然等人坐着闲聊, 大部分时候是沉默。

戈渊回来的时候,几人都在用喝茶掩饰尴尬。

他冷着脸走进院子,轻嘲一声:“哟,上次气得我爱人差点动了胎气就算了, 这次还多带了几个人过来找场子,赵卓然你真厉害啊!”

差点气得人动胎气?

这可是大事。

戈渊这话一出口,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赵卓然。

赵卓然脸色憋得通红,皱眉冷声质问:“戈渊, 你乱说什么?你说话要证据的!”

“跟你这种人讲道理,你只会跟我耍无赖。我跟你耍无赖,你才好意思跟我讲道理不是?”戈渊懒懒地回了一句, 这才将目光投向坐在堂屋里的老者。

他也不是非要让赵卓然难看, 只是看不惯他那一副“你不孝”的样子。

赵卓然有什么立场指责他?

这么多年不见,他凭什么事事都顺着所谓的父亲?现在已经不流行“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的那一套了!

头发花白的老者看着精瘦精瘦的, 精神也不是很好,明明也就五十多的年纪,看起来跟六七十差不多。

两人对视一眼,老者眼中满是激动, 而戈渊却是轻哼一声,淡淡移开目光。

看得出周鹏程的激动和想要亲近戈渊的心情,赵卓然压住心里的情绪,站起身来给两方人做介绍:“老师,这就是戈渊。”

“戈渊,这位是周鹏程周将军,也就是你的生父。”

“这一位女士是柳寒梅,是老师收养的战友之女,你可以叫上一声大姐。”

“老师不远万里从京城过来一趟不容易,身体吃了很多罪,你能不能放下心里的芥蒂,好好跟他聊一聊?天下没有不是的父母,当年的事情也别有隐情,你别那么固执好吗?”

越说,赵卓然就忍不住越激动。

“卓然,闭嘴!”老者站起身,慢腾腾走向戈渊,“可以单独跟你聊聊吗?”

戈渊皱眉看他一眼:“你想说什么?”

也许是真的有所谓的血脉亲情感应,两人这一次见面,心头都隐隐有些莫名的冲动,心里有一种“就是那个人”的感觉。

周鹏程离开湘南的时候,戈渊才六七岁的样子,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已经有了一些记忆了。

对父亲的面孔,他是有印象的。

记忆中的父亲有爽朗的面容,喜欢大笑,喜欢抽烟,开心的时候会把他举起来骑大马,从来都不会抽他屁股,让满村子里的泥猴子都特别羡慕他。

只可惜小时候的记忆有多幸福,后面的不幸就越发的惨淡。

自从周鹏程离开,他和母亲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

承受不了村子里的流言蜚语,母亲带着他搬到了清水县,哪里知道没有了村里人的奚落却也让恶人有了可乘之机……如果不是这样,也不会有戈悦的出生。

回想过去,戈渊对周鹏程是打心眼里抗拒,可是人都已经找到这里来了,不把人给打发走,以后会更加麻烦。

“我们出去说说。”周鹏程提议。

和儿子说话,他想要亲近一点。

戈渊打量了他一眼,冷呵一声:“我看还是就坐着说吧,你身体差成这样,我怕你到时候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上,我还要费劲把你弄回来,你以为我不累?”

周鹏程笑了:“也行。”

赵卓然立刻道:“那我带着寒梅姐去外面转一转,小陈就守在院子门口,老师,您有什么事情就叫小陈,让小陈把我喊回来。”

“行。”周鹏程点头。

赵卓然带着柳寒梅走了,老钟也给了戈渊一个让他冷静一些的眼色,慢慢悠悠进了自己的书房,继续去研究他的古籍去了。

只剩下戈渊和周鹏程两个,两人在椅子上坐下,半晌都没开口。

最后,还是戈渊烦躁地打破沉默:“你这次过来是什么意思?如果是想看看我现在怎么样,那我告诉你,没有你这个所谓的父亲我过得很好,你满意了吗?如果满意了,那就请你马上离开,不要再打扰我现在的生活。”

“你母亲呢?”周鹏程问。

他眼中带着几分希冀,可戈渊却猛地窜起一股怒火:“我母亲?你好意思问她?呵……既然你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吧,她死了好几年了,你现在想恶心她也恶心不到了。”

周鹏程心里猛地一颤,闭了闭眼,声音沉痛地问道:“怎么回事?为什么,为什么她会……我记得她身体不错,我走的时候也给她留了不少东西,按道理……”

“哦,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体,所以没撑过去,就这么走了。”

“孩子?”周鹏程神色莫测地问道,“是那个叫戈悦的小姑娘吗?”

他来之前就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刚才也见了一面……那个小姑娘长得有点像他妻子,但却一点也不像他。

当然不可能像他,因为那绝对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这么多年他没有回来过,孩子从哪里来?据说妻子也没有再婚,那孩子是谁的?

难道也是收养的?

不是的,刚才戈渊说了,妻子是生孩子的时候伤了身体,说明戈悦是她的孩子,不是外面抱的……

那……

“你说呢?”戈渊反问。

两人之间又陷入一阵沉默。

——

等叶婉清回来的时候,戈渊和周鹏程都一直没有再说话,这一天的见面也就这么结束了。

对周鹏程不待见,戈渊是绝对不可能看什么情分留他们吃饭或者住下的。

叶婉清一回来,他就开始赶人了。

他让小陈去叫赵卓然,让他们赶紧走,别再在他的家里碍眼。

赵卓然虽然生气,但有周鹏程压着也不敢多说什么,老老实实照顾着周鹏程,推着轮椅,将他从戈家带走。

临走前,周鹏程想跟叶婉清说两句话,可戈渊虎视眈眈的,他根本找不到机会,只能作罢。

一行人出了富源村,周鹏程对赵卓然说道:“卓然,等会儿你给我去查一件事。”

第109章

“什么事?”赵卓然立刻问。

周鹏程是他最敬重的人,教会了他不少东西, 所以他一直叫周鹏程老师, 而不是跟别人一样称呼周鹏程的职位。

别说让他去查点东西, 就算让他再多做点事情他也是乐意的。

“等下单独跟你说。”周鹏程想了想,没马上开口。

“好的, 老师。”

——

为了让周鹏程住得舒服点,赵卓然前一阵在湘南这边找了一家招待所,请了人仔仔细细收拾过一遍,又换了套新的床铺被褥, 就是为了让周鹏程住得更舒服。

可谓是用心了。

周鹏程一路奔波劳顿,到了湘城之后第一时间赶往富源村,看了不少想见的人的脸色。

此时在招待所房间里休息下来,才算是真的休息。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