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节

他先是叫了赵卓然。

“我这些年的情况你也知道, 我需要你给我查的事情,你应该也能猜到吧?”周鹏程问。

赵卓然点头:“是的。您是不是想让我查一查戈悦的身世?”

“嗯。”周鹏程点头,“这事我想做到心里有数, 不过我猜里面多半有不方便曝光的事情, 所以你查的时候小心一点去查,尽量不要惊动太多人。”

赵卓然闻言肃然:“是,老师。”

“好了, 你出去的时候叫柳寒梅进来,我有话要跟她说。”

赵卓然迟疑了一下,开口:“老师,之前是她负责来湘南这边找人的, 戈渊一直就住在清水县她却没有找到,这……可能不是意外。”

柳寒梅是周鹏程的养女,要是戈渊没有认回去,她作为周鹏程唯一的后人自然就能得到周鹏程的所有财产和人脉关系。

可要是戈渊认回去了,就算她还能得点好处,这好处怕是也要大打折扣。

如果说柳寒梅没有在里面摆弄什么心思,赵卓然第一个就不相信。

只是以前柳寒梅装得太好,他竟然也没怎么怀疑过。

“这事我心里有数,你别多想,去把人叫进来就好。”周鹏程眼神有几分复杂,声音听上去也带了点沧桑的意味。

一个是养女,一个是亲子,谁轻谁重?

“行。”赵卓然点头,不再多说什么,直接开门出去了。

赵卓然和周鹏程说话的时候,柳寒梅就跟白文成一直等在房门不远处,之所以站得远了一些是为了避嫌。

不然里面的人一出来,还以为他们偷听,那就不好了。

赵卓然一出来,柳寒梅就迎了上去:“卓然,我父亲怎么样?他现在饿不饿,要不我去张罗点饭菜给他老人家送进去吧?”

说着,柳寒梅就要去喊白文成:“文成……”

“我去买饭吧。”赵卓然说道,“老爷子喊你进去,可能有事要跟你说。”

柳寒梅的脸色瞬间一白:“……行,行,我知道了。”

赵卓然深深看了她一眼,明白这里面肯定有什么蹊跷,不过老爷子如今就算年纪大了、身体不好了,也不是那么容易糊弄的,他倒是不用瞎操心。

没多说什么,赵卓然轻嗤一声离开了。

柳寒梅看着赵卓然离开的背影,紧紧地咬住嘴唇。

白文成担心地开口:“寒梅,不会有什么事吧?你……之前没做过什么吧?”

“当然没有了。”柳寒梅摇了摇头,垂头失落地说道,“我就是怕老爷子找回了亲生儿子,对我这个养女就不看重了,到时候……不能给你助力,怎么办?”

“我们都是夫妻了,还说这个干什么?”白文成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是夫妻了,就不在意吗?

柳寒梅心里苦笑,到底还是没有表现出来。

——

轻轻叩响房门,柳寒梅喊道:“父亲,是我。”

“进来。”

柳寒梅推门进去,周鹏程膝盖上搭着一条薄薄的毯子,正在喝茶。

见她来了,他抬起略带浑浊的眼睛看过去,那眼神中透出来的锋锐利芒让人恍惚觉得他浑浊的眼中藏着一把刀子。

老而弥坚,就是这个意思。

“父亲,您叫我进来是有事吗?”

“你坐。”周鹏程指了指对面的椅子。

柳寒梅心里藏着事,不敢坐也不敢不坐,不坐就显得太心虚了。她在椅子上坐下,虚虚地坐了一半,不敢坐实在了。

“我这人不喜欢拐弯抹角,就直接问了。”

“是。”柳寒梅心里一颤。

“前几年我找人的时候,手上一堆事情没处理好,所以找人的事情几乎都是你在安排……寒梅,你有没有在里面动什么手脚?”周鹏程淡淡看向柳寒梅。

他神色淡淡的,但对柳寒梅却是一种极度的压迫,想到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柳寒梅呼吸一颤,直接就从椅子上往下滑,跪在周鹏程的面前。

膝盖狠狠砸在地上,也表明了柳寒梅的心虚和不安。

“呜呜呜……”

柳寒梅掩面痛哭,一边为着心里的忐忑不安,一边为着自己曾经的鬼迷心窍。

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可能就是自私,不想自己得到的好处被分走,所以当时竟然做下了那么可怕的事情。

但是,那就是她最大的胆子了。

现在眼看着事情瞒不下去了,她也不敢再做什么事情去“弥补”,因为她知道,她以前能把事情做得天衣无缝是因为周鹏程信任她。

现在信任没了,她做得越多,死得越快,死得越惨。

要是老老实实认罪的话,说不定周鹏程还能看在这么多年相处的份上,看在她爹是为救他而死的份上不再多追究。

“看来,真的是你做的?”周鹏程叹了口气。

他没有问为什么。

活了这么一大把年纪了,再想不清楚这一点,他又不是真的老糊涂了。

但柳寒梅能做出这种事情,也真是让他觉得不能接受。

曾经觉得这个养女是一个好孩子,懂礼孝顺又温顺乖巧,谁知道她背地里竟然做了这种事情?就算在意自己那点子利益,难道就不考虑考虑他思念妻子和儿子的心吗?

“你出去吧。”周鹏程像是一瞬间又老了十岁,挥了挥手,无力地让柳寒梅离开。

“不,父亲……”柳寒梅膝行到周鹏程面前,跪着仰头看他,泪水涟涟地恳求,“求你原谅我这次吧。我之前是鬼迷心窍,太自私才没有仔细去找弟弟的下落。可是现在我知道错了,我以后一定会做一个好姐姐的。”

“我不争不抢,您就算什么都不留给我,我也没有一点怨言。求您了,不要赶走我。”

“就当是……”柳寒梅死死咬了咬没有血色的嘴唇,狠了狠心开口,“我父亲为救您而牺牲,您也把我给养大了,我原本也不应该再多嘴……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没有家了。”

说着,柳寒梅脸上又滑下一串泪,看着非常的可怜。

可惜周鹏程却并不是好拿捏的性子,相反,他还非常厌恶别人在他面前玩弄心机。

“你这是在要挟我?”他问。

“不是,不是……”柳寒梅连忙否认。

“原来这么多年你一直觉得你父亲是为救我而死的,我是因为愧疚才收养了你?你父亲当年是怎么死的,你去问你韩伯伯就清楚了。”周鹏程闭了闭眼,“至于我们之间的父女缘分,就到这里。你现在也结婚成家了,也不用再让人看着了。”

柳寒梅如遭雷击,怔怔地跌在地上,像是一瞬间被抽空了所有力气。

“你出去吧。”

“……是。”难堪地擦了擦脸,回过神来的柳寒梅带着一颗冷透了的心从地上爬起来,狼狈地拉开房门出去。

房间里,周鹏程叹了一口气,心里也极不舒服。

——

之前赵卓然就知道戈悦的身份有些不对劲,但因为尊重周鹏程的隐私,没有交代他并没有自作主张地去查,所以没有在这一块儿使劲。

如今周鹏程有交代,他连夜就开着车往清水县去了。

在附近明察暗访了一个多小时,赵卓然就用大团结开道,把戈家过往那点子事情给问了出来。

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赵卓然在车上抽了好几根烟才上车,不知道要怎么把实情告诉周鹏程才好。

之前那十年,是最黑暗的时间,多少人家因为无情的批一斗而妻离子散,多少人因此飘零流浪、家破人亡。

像周鹏程这样能硬一挺着活下来,还能在有生之年找到亲人的,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赵卓然狠狠一拳砸在车上,难得暴了一句粗口:“去他娘的不容易!”

他看起来斯文冷静,但身为军人,怎么可能没有血性?

不过是隐藏得好罢了。

那十年的错误影响了无数人,也颠覆了不少家庭,周鹏程只是其中一个……可是,之前他就痛恨那十年的经历让他失去了母亲,现在更痛恨了。

——

这边赵卓然在清水县问过去的事情,在富源村的戈渊也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

有王胖子妈在村子里坐镇,这点小事还不至于瞒得过戈渊。

戈渊知道了赵卓然查戈悦的事情,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气得一脚踹翻了路边的土疙瘩。

他眼神沉沉地回了家,一直在家里等着的叶婉清连忙迎了出来。

“渊哥,这么晚是谁打电话过来呢?”

“你怎么站在外面?”戈渊连忙快走几步冲到叶婉清面前,见她身上批了一件外套,手心也是热的,这才没有那么紧张。

他回答叶婉清的话:“是王胖子妈打来的,说是赵卓然今晚去了清水县,呵……那些人还真是迫不及待,把我这儿当成坏分子调查了吧?!”

“可能就是想弄清楚小月亮的来历……”叶婉清安慰了一句,心里也有些忐忑,安慰不下去了,“不管如何,他们要是想要对小月亮做不好的事情,我这个做嫂嫂的都不答应!”

她心里有些烦。

前世戈渊这边没有什么亲生父亲出现,不也过得好好的?

现在周鹏程找上门,她也不说这件事不对。毕竟站在周鹏程的角度来看,想要找到亲生儿子是他人生最后的心愿,他也只是一个可怜的老人。

但如果这件事会伤害到戈悦的话,她第一个就不同意!

她也不是什么圣人,不会面面俱到的去在意所有人的想法,她就希望自己身边的人能过得好好的,仅此而已。

“他们要是敢对小月亮说三道四,我也不愿意!”戈渊黑眸又沉又冷,“之前一个人跑了,我就当他这个人是死了。现在又回来,还指望我把他当亲爹不成?我呸!”

对戈渊来说,最深的伤痛不是他年幼时候的没吃没喝受的苦,毕竟那时候还有叶婉清悄悄塞给他的白水煮鸡蛋,他小小的心里暖和着。

他最痛恨的是自己没及时阻止人渣害了母亲,又对母亲的重病逝去无能为力。

虽然十几岁的他也把戈悦养大了,可戈悦早早的就没了娘,早年时候还因为出身被人排斥被人轻贱,总是被周围的小孩子欺负,总是带着一身伤口回家。

这些事情一桩桩都被他记在心里。

有些人,关键时候不出现,现在不需要他了,他有什么资格出现?

那几年,真是他人生最黑暗的几年。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