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节

虽然周鹏程看起来很有权势, 但说实话她对权势和财富并不是那么热衷。她喜欢奋斗的感觉, 也喜欢富裕的生活, 但并不会因为种种欲一望就迷失了心智,违背了良知和本性。

叶婉清看向戈渊的时候,赵卓然也在观察戈渊的神情。

说实话,他是有些窃喜的。

这一次的事情真是的阴差阳错, 但若是让戈渊听到了周鹏程的心声,从而软化他们父子之间的坚冰,那这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进去吗?”赵卓然试探着问。

戈渊没说话,脸色冷了一份。

见他不仅没有点头反而脸色变沉,赵卓然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察言观色之后,他觉得可能他以为的“缓和”只是奢望了,却没想叶婉清却笑盈盈地答应了。

“渊哥,来都来了,我们就进去看看吧。”叶婉清温声说道,“刚才周先生也醒着,我们进去说两句话就走,也免得打扰到周先生的休息。”

自家大男人自己知道,看着脸冷了,其实是拉不下那个脸,别扭了。

得有人给个台阶。

“听你的,就进去呆几分钟。”戈渊点头。

赵卓然不知道戈渊的脾气性子,但见他同意了,心里还是激动的。

装模作样地敲了敲病房门,赵卓然带着两人进了房间。

“老师,快看看是谁来看您了!”

周鹏程原本只是无所谓地一抬眸,哪里知道,映入眼帘的却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人,顿时激动的就要从病床上挣扎起来。

赵卓然吓得一大步跨到病床前,轻轻摁住了周鹏程的肩膀,劝道:“老师,别动,您还在挂着吊瓶呢!”

因为周鹏程的动弹,原本挂得好好的吊瓶血液回流,红红的血回到输液管中,看着吓人得很。

但周鹏程挥了挥手,毫不在意,一双眼睛只目不转睛地看着戈渊和叶婉清,笑呵呵地说道:“这有什么关系,不就是流点血,老子……我在战场上流血比这更多的还有,我身体结实,又死不了人……”

因为心情激动,周鹏程说话都有些乱,不过谁也没有计较这些,因为大家的情况也都差不多。

戈渊抿唇不言语。

叶婉清笑着扯了扯戈渊的衣袖,把两人带过来的礼物放在房间桌子上:“周老先生,一直不知道您生病住院,我和渊哥今天才过来看看您,您别见怪。”

“不见怪,不见怪,你们快坐。”说着,周鹏程拿眼睛瞪赵卓然,“你这孩子平时最有眼色,今天怎么一点也不机灵?快点请人坐下,去让小陈弄点好茶好点心来。”

赵卓然无奈应了一声:“您老放心,我这就去办。”

老小孩,老小孩,就是这样。

不过看着周鹏程开心,他也开心。

——

赵卓然拉着咧着嘴一个劲儿傻笑的小陈走了,说是要出去张罗张罗吃的。

可自从知道周鹏程在湘城养病之后,这边就有不少有头有脸的领导人来拜访,病房里茶水点心其实都有,还都档次很高,都是现成的。

赵卓然带着小陈走,其实也就是给周鹏程和戈渊一个私密的空间,让父子自在的叙叙旧。

寒了的心一天暖不过来,那就两天,三天……

只要一颗心是滚烫的,只要对方不是石头一样捂不热,那就能行。

没了外人之后,拥有血缘关系的父子两相对而坐,如出一辙的沉默。刚才周鹏程还激动得说话没有条理,此刻却像是紧张了起来,反而斟酌着不敢开口了。

戈渊纯粹就是赌气,别扭,更不会主动开口。

叶婉清看得好笑,说了一会儿闲话,从天气说到身体,又说道家里的琐碎事情,这才慢慢的让两父子都开了口。

他们说上了话,叶婉清就没再插嘴了。

她走到一边的沙发坐下,乐得休息休息。

其实她身体素质还算不错,但怀孕之后她的身体就整个都有些不对。走路多了会有些喘不过来气,可坐久了有尾椎骨疼,特别容易累到不说,还很容易腰酸背痛。

有时间休息,她当然要抓紧。

不过,休息的时候她也没忘记关注病床前跟人说话的戈渊,一是不想戈渊心情不好,二是担心父子两一个不对就吵起来。

万一吵起来了,她也能及时踩个刹车。

好在,两人虽然一开始说话有些费劲,倒是没有红脸。

周鹏程看着严肃又古板,但却并不是迂腐的人。好不容易跟戈渊见面,他还存着跟儿子亲近的心思,就算往日里脾气暴躁也会收敛着。

他也没有什么男人就绝对不能低头的毛病,这些年他的缺席导致江玉也就是戈渊生母的悲剧,和戈渊被人欺负的处境,他解释了一番当时的不得已之后,就愧疚地道了歉。

态度很是诚恳。

一个病重的老人红着眼眶语气诚恳地道歉,就算戈渊再怎么心脏冷硬,也忍不住握紧了拳头,无法克制心里的情绪。

周鹏程当时的离开的确是有原因的。

那时候戈渊还小,可国家却动乱将起。

周鹏程在军中职位不低,顶头上司也有门道,知道自己有可能因此被卷入政斗之中,自己还顾不上就生出了无论如何先保住家人的心思。

他生怕自己会牵连到家里的妻子和儿女,所以在动乱还没开始的时候就未雨绸缪,决定跟他们断绝关系。

只是,他以为自己是为了戈渊母子好,却不想造化弄人,不仅造成了江玉和他永远的分别,也让戈渊吃了太多的苦。

那些年他自己也吃了不少苦,劳一改的时候又管得严,他根本没有机会联系外面,也不敢多联系,所以没有关注戈渊母子,只在心里一直惦记着。

他自从离开之后就没有再娶,身边没有女人,孩子也只有戈渊一个。

动乱一结束,他是第一批被平反的,恢复职位和名誉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寻人,只是阴差阳错没有寻到,又耽误这么多年。

至于为什么没有及时找到戈渊,周鹏程没有详说,但无论是戈渊也好,还是在一旁沙发上默默听着的叶婉清也好,都能猜出一个大概来。

事情简短地说了一个来回,人和人之间的隔阂好像也消融了一点。

特别是之前听到周鹏程说起对戈悦的态度,戈渊还是满意的,所以对周鹏程的态度也没有那么抵触了。

周鹏程问他近些年的一些事,他也说了说。

聊天虽然不算多交心,但气氛也不错。

相比之前的剑拔弩张,今天已经算是很好了。

眼看着快到中午,戈渊起身:“我今天就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

赵卓然和小陈早就回来了,一直在病房外站着,闻言连忙走了进来:“我已经准备好了饭菜,你们现在回去做饭也来不及了,不如就在这里吃一顿吧?”

赵卓然眼中带着几分恳求:“有你们在,老师肯定也会多吃几口的。”

戈渊向来果决的人,闻言有几分犹豫。

他看向叶婉清,叶婉清笑了笑点头:“那我们就不客气了,厚着脸皮蹭一顿饭。”

——

从医院里出来,戈渊先是深深地叹了一口气,而后脸上露出复杂的神情来。

叶婉清握住他的手:“渊哥,你心里是不是还有点不好过?”

吃饭的时候,戈渊都没多少胃口。

这男人,平时可是一顿饭要吃三大碗的好胃口。

戈渊反握住她的手,带着薄茧的手指在她手背上摩挲着,语气有些飘忽:“我也不知道……说恨,好像也没有那么恨了。但说亲近,这么多年不见面,也真亲近不到哪里去。”

但是,至少不那么恨了。

恨有时候也是一件很累人的事情,心里没有了恨,整个人都要松快一些。

只是,戈渊还是很迷茫。

向来坚毅的男人,轻叹了口气:“就是以后不知道怎么办。我喊不出一声爸,如果他让我认回他,我还是有可能会拒绝,我不喜欢,我也习惯姓戈了。”

严格说起来戈不是戈渊的母姓,也不是戈渊的父姓,是江玉娘家母亲的姓。

但叫了这么多年了,真让他给改了,他也不习惯。

不仅不习惯,主要也是心里别扭。

就说叶婉清自己,她对叶家夫妻没有一点感情了,但现在也依旧没有改姓,一部分是因为觉得没必要,一部分也是因为前世今生都已经习惯了这个名字,换个姓才是不习惯。

好在卫怀农和刘丽秀也对此无所谓,包容了她的小任性。

对于周鹏程突然出现的事情,戈渊从一开始的愤怒变成了现在的冷静,已经非常不容易。

以叶婉清对戈渊的了解,觉得还是两人在病房外无意听到的、周鹏程说的有关戈悦的话才让戈渊打开了心房。

戈渊是很看重感情的人,对自己或许没有那么多在意,但对身边的人却是一个个都很在乎。

他平时从来不说自己如何疼爱戈悦,但自从清水县那次戈渊为戈悦而一家家找人算账,叶婉清就知道戈渊是很戈悦这个妹妹的。

对周鹏程的排斥很大原因是戈悦,对周鹏程的接受很大程度也是因为戈悦。

叶婉清微微笑。

她觉得,只要人有一颗善心,无论是阴差阳错也好,还是金石为开也好,都是会有好结果的。

——

戈渊调整好心态,对周鹏程不再那么抗拒。

虽然没有每天去医院看望,但每隔两三天也会跑上那么一趟,坐个一两个小时,陪着吃一顿饭,也算是费了心思的。

因为叶婉清孕期不适合总是出门坐车,再加上还要学习又有彩虹桥那一摊子事需要她操心,所以精力不济的叶婉清陪了前两次之后,之后就是戈渊一个人去。

而有了戈渊的探望,周鹏程整天乐呵呵的,他的病情也慢慢的稳定了下来,有好转的迹象。

说起来这人也奇怪,一心求死的时候身体会跟着衰败,可当心志坚定地配合治疗,治疗的效果也会跟着增加。

对如今的周鹏程来说,就算儿子还没答应认自己,不喊一声“爸”,但只要时不时能见上一面,吃上一顿饭,他就非常满足了。

再说儿媳妇肚子里还有了孙子,没几个月就要出生了,他可不能那么不争气连这点日子都争不过。

怎么也要看着孙子出生吧。

周鹏程心态好,身体也好了,赵卓然是最开心的。

之前赵卓然因为心里着急对戈渊态度也有过不好,也找机会跟戈渊道歉了。

他跟周鹏程是在周鹏程被撤职劳一改的时候认识的,那时候周鹏程是坏分子,他是下乡的知识青年,按道理来说不会有太多牵扯。

可一次意外情况之下,是周鹏程把他从一头疯牛的尖角和蹄子下救下来。他留住了一条命,周鹏程却因此被伤得吐血,断了三四根肋骨。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