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节

现在她都读一年级了,再不是一两年前那个懵懂的小朋友,有了羞耻心,都不好意思整天说“我乖,我美”了。

虽然心里还是那么想的……

把叶婉清送到堂屋里,小戈悦就按捺不住去跟小伙伴玩了。

戈家宽裕,所以冬天每个房间都燃着炭火盆,家里暖和加上戈悦的玩具和玩的花样都是最丰富的,戈悦的小伙伴都喜欢来找她玩。

为此,叶婉清细心地让戈渊把每个房间窗户给处理了一下,特别是戈悦的房间,特意在靠近房顶的位置留出了两个出气口,让玩闹的孩子们不易中毒。

走到堂屋里一看,叶婉清有些诧异。

坐在堂屋里四处打量的人,竟然是柳寒梅。

难怪戈悦喊姐姐,她还说什么时候戈悦的小伙伴还需要她来招待了。果然是怀了孕,脑子都生锈了,竟然没想到是柳寒梅。

一见叶婉清,柳寒梅就从椅子上起身,笑着道:“弟妹来了。”

白文成接了周鹏程出院之后又赶回了京城,所以柳寒梅今天是一个人来的。只是她脚边放着好几个极品袋,这作客的架势有些隆重了。

柳寒梅还觉得有些不够:“这一趟是临时起意过来的,所以没带什么好东西,弟妹不要见怪。”

叶婉清抿唇笑了笑,只问道:“大姐不用这么客气,我们家里什么都不缺,你过来走动不用带东西的,破费了。对了,你这次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无事不登三宝殿,叶婉清觉得今天这事怕不是小事。

再想想戈渊和柳寒梅的关系,她更觉得有些头疼。

她自己也是做养女的,能站在柳寒梅的角度去想一些问题。

不过,每个人的想法和性情不一样,哪怕是相似的处境,做出来的事情和决定可能也不一样,她不能用自己的想法去套柳寒梅的。

“坐下说吧。”柳寒梅指了指椅子。

“……”叶婉清暗暗挑了挑眉,没说别的,在柳寒梅对面的椅子上坐下。

戈家院子里的堂屋非常宽敞,正对着门的墙上挂着一幅大大的伟人画报,画报下面摆着一张平时吃饭用的黑漆四方桌。

四方桌前放着一个烧得红旺旺的炭盆,让房间里的温度比外面高上不少。

叶婉清和柳寒梅坐在炭盆的两侧,一时都没有说话。

最后还是柳寒梅先按捺不住:“弟妹知道我今天过来是为什么吗?”

“我不知道。”叶婉清笑。

就算知道一些,也不会妄自揣测。有些话柳寒梅要说,她阻止不了,但她绝对不会主动提起。

一是没有那么好心,二是不想麻烦。

可柳寒梅却是来这里就是抱着要好好说一顿的目的,见叶婉清不接梗,她不在意,自顾自地说起来。

“我这次过来,是想跟你问个主意。”

“这些年父亲一直在找弟弟,现在看到他们一家人团聚,我这心里是特别开心的。只是,你也知道我是周家的养女,虽然没有改姓但我从心里把父亲当成我的亲生父亲看,只是……现在我也不知道要怎么办了。”

这话,柳寒梅倒是没有说假的。

她暗中玩弄手段阻止周鹏程找戈渊的事情被发现之后,周鹏程立刻就找了她。

事情突如其来,她心智不坚,心慌意乱,一下就被问出了漏洞,以周鹏程阅人无数的精明,她再想挽回显然是不可能的。

当时她还想用亲生父亲的救命之恩跟周鹏程谈,妄图激发他的愧疚之心。

哪里知道,周鹏程让她去问另外一个熟悉的长辈,她问了之后这才知道当时她的父亲并不是为救周鹏程而死,而是自己鲁莽……

周鹏程之所以收养她,只是觉得她一个孤女可怜而已。所谓的救命之恩,只是说起来好听,让人少猜忌,少说点闲话。

没有了恩情,又做过对不起周鹏程和戈渊的事情,柳寒梅当时就知道自己的处境很不好。

那一天周鹏程也就说了,他们父女之间的缘分已经尽了,是她自己不愿意回京城,一直在努力挽回。

做低伏小一两月,周鹏程的态度总算是软和了一下,可现在她觉得叶婉清和戈渊对她的态度又不好了。

这是在排斥她。

“弟妹,我知道你和戈渊或许觉得我不知好歹,但我真的很为难。我不会跟戈渊争夺什么,但希望你们可以接受我作为你们的家人。”

“没有找回戈渊之前,一直是我和父亲相依为命,我不知道父亲对我是怎么看的,但我真的很感激父亲,也真的把他当成亲生父亲看。”

“另外,我不瞒你说,金钱财产那些对我而言只是身外之物,我可以分文不取,都让给戈渊。但……有父亲作为靠山,我在婆家的日子也好过一些,所以……所以我真的不能被赶出周家。”

柳寒梅说完,就拿一双眼睛期盼地看着叶婉清,等着她能说点什么,最好直接表态。

这一两月她算是看出来了,戈家能做主的不是戈渊而是叶婉清,她那个找回来的弟弟,简直就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妻管炎。

“……”叶婉清很无语。

斟酌了一下,她开口说道:“我和戈渊好像从未针对你做过什么,不知道你为什么会有我们不接受你的想法,还特意上门来一趟。”

反倒是柳寒梅,才是可能真针对过戈渊。

叶婉清说得这么直接,也是点了点柳寒梅,让她明白他们也不是傻子。至于柳寒梅的“掏心掏肺”还说到钱财分文不取的话,叶婉清一点也不感动。

说得好像她和戈渊都是贪财的人一样,他们是吗?他们……是……

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她不屑于去算计别人的财产,戈渊也是一样。

柳寒梅果然顿了顿,讪讪然道:“也没有别的,就是……看你好像对我有些排斥。”

“我什么时候排斥你?”叶婉清不解,也不想再绕弯子,有些不耐烦,似笑非笑说道,“你还是直说吧。我自从怀了孕,越发不爱动脑子,所以可能一时间想不到那么多。”

“过年的事情……”

叶婉清想了想,还是有些不解。

柳寒梅提醒:“你只请了父亲没有请我,我……厚着脸皮找上门,就是不想到时候一个人冷冷清清在湘南过年。”

“你不回京城?”叶婉清是真惊讶了,“你呆在这边过年,姐夫能乐意,你公婆家里也不会说什么吗?”

柳寒梅:“……应该不会。”

她也算是明白了叶婉清的态度,发现自己闹了一个大乌龙。

有些羞愧,她说道:“对不起,这件事可能是我多心了,总之……弟妹没有对我有意见就好。”

叶婉清:“……”

之前没有什么意见,但之后,她真的对这个敏感又有点小算计的人喜欢不起来。

——

柳寒梅一直在戈家呆到了晚上七八点,自然是在戈家吃的晚饭。

只是,很可惜戈渊今天偏偏就回来晚了。

好不容易等柳寒梅告辞,几乎是前后脚的戈渊就到家了,叶婉清从房间窗口看着他大步跨进院子的急切样子,再想想柳寒梅那一副事情没办好的失落模样,没忍住笑出声。

柳寒梅实在不凑巧。

实在不应该幸灾乐祸,可她不喜欢柳寒梅,就放任自己的小心眼。

“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晚?”叶婉清走向戈渊。

先抓了抓他的手,发现手心都是温热的,这才放心。

戈渊笑得露出一口白牙,伸手想把叶婉清抱起来转两圈,刚一抱住就被她凸起来的肚子给顶住,顿时整个人都僵硬了。

完蛋,现在自家小娘们儿已经不是以前的小娘们儿了。

亲不能亲重了,抱不能抱重了……

悄悄朝下看了一眼叶婉清的肚子,戈渊眼中满是惆怅。

他还想夫凭子贵的,可现在觉得这个“子”倒是限制了他撒娇啊。

同手同脚后退了一步,他老老实实离得远了一点,这才舒了一口气,又得意地笑着开口道:“我今天终于查出是谁在背后诋毁你,带上花衬衣给人套了个麻袋,狠狠揍了一顿给你出气!”

叶婉清:“……”

她倒是有心说两句戈渊办事鲁莽,可是没忍住,还是好奇问他:“是谁在背后说我?”

不招人妒是庸才,叶婉清从不觉得自己做事会一帆风顺,那些小打小闹的她也没有那么在意。但戈渊抓到人还揍了一顿,嗯……她觉得挺痛快的。

“是你们班上的人,那个叫兰英的团支书。”戈渊冷嗤一声,“之前见她觉得她是个性子爽快的,没想到竟然喜欢做些背后捅人刀子的事情。”

叶婉清也有些意外。

“对了,这次那个傻子自己说漏嘴,说之前你被贴大字报也是她做的。她以为那件事我也查到了,自己就痛哭流涕招供了,我都没料到。”戈渊又感叹一句,“真是最毒妇人心啊!”

那种表里不一的人,简直就跟外表漂亮却毒性强烈的毒蛇一样,防不胜防!

叶婉清:“……”

戈渊连忙开口:“当然,你不是妇人!”

“那我是什么?”叶婉清斜睨着他。

“你是孩子他妈!”戈渊笑嘻嘻的,把脑袋靠在她的肩膀上。趁着孩子还没有出生,他要多争争宠!

他头上硬硬的短发扎得叶婉清脖子有些痒,她忙不迭把他给推开了。

“你怎么这样,有了孩子就不喜欢我了!”戈渊失望。

“你就使劲撒娇,最好让小月亮看看你这没正行的样子。”叶婉清懒得跟自家大男人斗嘴,瞪了他一眼,把柳寒梅今天过来的事情给说了。

戈渊眉目之间有点烦意:“以后别让她进门了。”

“那不太好吧?”

“我去跟周老头子说,想来我家过年的话,就好好管着他那个认的养女!”

叶婉清:“……这事你去解决就好,不过也要给柳寒梅留几分面子。我们就算不喜欢她,但也不要太把人给逼急了,逼急了谁知道她脑袋发昏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嗯,我心里有数。”戈渊点头。

等过几天,叶婉清就听到柳寒梅回了京城的事情。

也不知道戈渊是怎么处理的,但听说是周鹏程跟柳寒梅谈了之后她才回去,叶婉清心里就放心了。

柳寒梅这事算是处理好了,但让叶婉清头疼的是,手工作坊出事了。

——

为了增加饰品的竞争力,叶婉清每月都会推出新品,这不仅能增加彩虹桥的竞争力让其他仿冒者无法超越,也能让消费者认准彩虹桥这个品牌。

眼看着快到元旦,叶婉清推出了几款比较喜庆的饰品新品,十二月份让厂子里提高效率,多出产量,力图在元旦来一波销售高峰。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