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节

哪里知道这丫头算着时间打电话过来,这下家里人也不好瞒着她,只能说叶婉清已经生了,还是生的一对儿龙凤胎。

卫红知道这消息之后果然也想趁着周末的时候过来,家里人都劝不住。叶婉清虽然没有坐月子的时候不下床的打算,但刚生产完身体有些弱,她没办法去村口南杂店给卫红打电话,只好写了一封信,让戈渊在电话里念给卫红听。

好不容易,才把冲动的小丫头给劝住了。

卫红信誓旦旦地保证自己一定会考上湘南大学,跟叶婉清一样,跟卫军一样,也要给侄子侄女们带一个好榜样。

因为叶婉清这边生了孩子,等到卫红高考的时候可能就没人过去陪她了,毕竟刘丽秀也要在家里给叶婉清带孩子。

一个孩子还好,但两个孩子要照顾好,家里真是有些手忙脚乱的,根本离不开人。

好在卫红那边还有曾老师照顾,叶婉清特意让戈渊拜托了曾老师,请曾老师多多照顾卫红,在高考那几天接送一下卫红,免得小丫头考试出什么意外。

很喜欢卫红这个勤奋好学的学生,曾老师一口答应了下来,没有半点犹豫,这让叶婉清在这件事上松了一口气。

她打定注意孩子大一些之后带着卫红去拜访一下曾老师,也要给卫红这个乖巧的小丫头一些奖励。

——

除了操心操心一些日常问题,叶婉清没有别的什么事情需要烦恼。

厂子里,叶婉清正式把周蓉招了进去,让周蓉暂时做她的助手,协助她处理一些厂子里的事情。周蓉做事认真负责,细致周道,有她在厂子里叶婉清可以很放心。

至于每月的几款饰品造型和新上架的拼布拎包设计图,叶婉清就算在月子里也能轻松完成,并不算什么负担。

带孩子,更不用叶婉清操心了。

有刘丽秀睁着眼睛看着,还有卫兰晚上过来搭把手,叶婉清平时只用给两个崽崽喂奶。抱崽崽还没有抱得手酸,崽崽就被刘丽秀给接过去了。

晚上有刘丽秀带着孩子睡觉,她只用专业做一个人形奶粉罐就行。

可以说,生产之后的这个月子,叶婉清还算是过得轻松舒适的。

叶婉清是五月二号生的孩子,这时候天气还不算太热,坐月子没有大夏天的那么难熬。只是整天躺在床上还是会有些闷,觉得后背发烧。

洗澡洗头也有些不方便,叶婉清虽然争取了一番之后从刘丽秀那边得到了能洗澡洗头的准许,但刘丽秀也不准她天天洗。

天气一热,总让叶婉清觉得浑身不清爽。

不过她也理解老一辈的担心。

女人坐月子的时候,传统观念都觉得不能受风,不仅不能洗澡洗头,有的地方甚至连牙也不准刷。说是月子里刷了牙,结果中风偏瘫了的……

叶婉清不知道事实是不是真有那么可怕,但她也觉得自己还是注意一点的好。

就算洗澡洗头,她也都是用的加了艾草烧开之后的热水放凉再洗,不加一点生水。不过就算这样,刘丽秀也只准她每三天洗一次澡,五天一次头发。

平时的时候,那就只能用放凉的水擦擦身子了。

为了身体着想,叶婉清坐了一个大月子,足足在床上休养了四十多天。不过坐月子归坐月子,她每天都会下床活动,并且活动的时间越来越长。

到了三十多天的时候,她身体都已经恢复好了,身体状况跟怀孕之前差不了多少。等坐完了大月子之后,她怀孕时候长上去的肉肉也掉了几斤,腰围比生产之后要纤细了不少,看起来变得苗条了许多。

只是……

戈渊怀里抱着一只小崽崽,一手握着奶粉给她喂奶,一双黑眸灼灼地看着弯腰叠小衣服的叶婉清,目光禁不住在她腰臀处和胸前流连。

他喉结上下滑动,身体里像是被点了一把火,但又非常矜持含蓄地问道:“老婆,你累不累?”

“不累。”叶婉清摇头,手下没停,又转头看了他一眼,主要关注在他手中的奶瓶和被他抱着的小崽子上,“小麦应该已经喝够了,不用再喂了。”

叶婉清生的这对龙凤胎原本是女孩子先出生,男孩子后出生,但叶婉清觉得男孩子应该要有点责任感,所以特封他为哥哥。女孩儿则可以娇养着,就在哥哥屁股后面当个小公主妹妹吧。

至于两个孩子的小名儿就是周鹏程取的,周鹏程这个年纪的人经历过动荡也经历过六十年代的灾荒,对吃食总有一种“家里有粮,心里不慌”的感觉,所以给孩子取的小名儿估计也这么来的。

哥哥叫大米,妹妹叫小麦……

也算是非常特别了。

叶婉清很满足,觉得这名儿比狗蛋和铁牛要好。

被叶婉清一提醒,戈渊低头往怀中的小崽子一看,发现小崽子果然努力用粉红色的小舌头抵着奶瓶嘴,还扭着小脑袋,眨巴着眼睛有些气鼓鼓,一副不肯再喝的样子。

他低笑一声,把奶瓶放在桌上,抱着自家小公主亲了亲。

“我们家小麦就是聪明,说不喝奶就不喝奶!”一副有女万事足的奶爸模样。

叶婉清被他逗笑:“傻子。”

又看了看在床上挥着小手小脚,一脸渴望的儿子,她嗔怪道:“还有儿子呢,你倒是也记得他呀。”

戈渊瞄了躺在摇篮里的臭小子一眼,无可无不可地道:“行吧。”

轻轻拍了奶嗝之后小心翼翼把闺女放进摇篮里,他动作粗糙不少地把儿子抱出来,拿起另外一只奶瓶送到大米嘴边,极为大男子主义地说道:“来,是男人就把奶都喝光!”

叶婉清:“……”

怎么不干个杯呢?还感情深一口闷呢!

算了,不要跟傻男人计较。

相比叶婉清在心里的暗暗吐槽,大米才不计较自己老爸的不靠谱。看着喂到嘴边的口粮,他嘴里“啊啊”地叫着,挥着小手搂住奶瓶,大口大口地喝了起来。

也许是太满足,大大的眼睛都愉快地眯了起来,像是一只小奶猫儿。

日光从窗外洒落进来,照在父子身上仿佛都温柔了几分。

叶婉清收拾好衣服,目光投在两父子身上,再看看摇篮里吃饱喝醉之后有些昏昏欲睡的小女儿,不由得唇角微翘,扬起愉快满足的笑容。

只是,很快她就笑不出来了。

等把大米也喂完,拍完奶嗝放进摇篮里,两个孩子都相继安静睡着,戈渊终于得了空闲走到叶婉清身边。

“老婆……累不累?”

叶婉清奇怪地看了一眼自家大男人,还是诚实摇头:“不累啊。”

刚才,不都回答过一次了吗?

戈渊目光落在她白皙俏丽的脸颊上,落在她樱红的唇上,最后,粗鲁地将她往怀里一抱,有些破罐子破摔又有些委屈地道:“你就顾着崽崽,一点都不在意我!”

叶婉清想笑:“我怎么不在意你了?”

这家伙,怕不是想争宠吧?

明明孩子出生之后,最开始嫌弃孩子丑的是他,别人要是说孩子丑,最先生气的也是他。哪怕别人眼神不对,他都非要跟别人问一个明白,是不是觉得崽崽丑了,道歉!

戈渊下巴在她颈窝里乱蹭,蹭了半天,终于不好意思地低声道:“我忍了快一年了……”

叶婉清:“……”

自从知道怀孕以来,两人再没有过夫妻生活,最多也就是戈渊忍不住了,叶婉清用别的方法给他解决。就这样,他还总是担心她累着,情愿大冷天的出去打拳。

让戈渊自己解决?那是不可能的。

用他的话来说,有了老婆还要自己解决,那也太可怜了,情愿憋着。

现在这男人是看她已经坐完了月子,就蠢蠢欲动了?

叶婉清侧过头,在自家大男人侧面额头上亲了一口,不过却没应许他:“医生说了,生完孩子之后最好调养两三月再同房……嗯,谁叫你孕中期的时候不肯的,哼!”

戈渊:“那……”

“嗯?”

“那我继续忍!”戈渊垂头丧气,还是决定屈服于医生的权威。

不过他也有要求。

“老婆,你别再说什么减肥了好不好?多吃点,我喜欢你现在的样子,超喜欢!”

他一双眼睛黑亮灼热,叶婉清被他这么看着,觉得自己像是被放大镜聚焦的太阳光照射下的一根稻草,分分钟就要烧起来。

她脸颊飞红:“干嘛?”

戈渊嘿嘿直笑,大手不规矩地乱动,还一边振振有词地道:“这里,这里……都比之前更好看,我喜欢!”

叶婉清:“……”

胸,屁股?

呵呵,男人!

——

因为要坐月子,叶婉清不得已跟学校请了一个半月的假期,很多课程都耽误了。

好在有赵灵仙和周蓉可以分享笔记,给她补课。

出了月子之后叶婉清紧追慢赶了一段时间,总算是把落下的功课给补了回来。等她再回到校园,时间已经六月中,再过个一月左右就要放假了。

重新回到学校,叶婉清有点点煎熬。

如今家里有两只嗷嗷待哺的小崽子,叶婉清这个人形奶粉罐必须要保证充足的供应,吃得好,奶一水就多,可奶一水要是多了,叶婉清出门就没那么方便了。

好在家里隔得近,叶婉清一上完课就匆匆往家里赶,大部分时间都还来得及给小崽子们喂饭,溢奶也不会太厉害。

要实在在学校里呆的时间比较久,叶婉清就会跟今天一样在厕所里挤掉一些奶,再在贴身内衣里放上两块吸水性强的手帕防止溢奶。

麻烦是麻烦了一点,但叶婉清也没有多抱怨。

毕竟戈渊非常的体贴她,知道她这时候又不方便又辛苦,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他都会尽力去做。哪怕有时候笨手笨脚的,做得没有那么好,但至少他的心意让她心里熨帖舒服。

叶婉清觉得自己这还算好的,学校隔家里很近,她骑个自行车也就十几分钟的样子,已经很方便了。想想后世她的那些处于哺乳期的同事,那才叫更艰难。

也是因为见过女同事的艰难辛苦,叶婉清当时就生出感慨,觉得女人真的很不容易。

随着现代社会的开放,越来越多的女人走进社会之中,成为在各个领域发光发热的人才。除了体力比不上男人,其他的能力好像也不比男人差,有的甚至要比男人更厉害。

过去那种“男主外,女主内”的思想慢慢发生了变化,慢慢的也有女人在外拼事业,男人在家当奶爸的情况出现。

这种夫妻之间的选择,叶婉清觉得个人有个人的理由,只要彼此觉得合适舒服就行。

但是,后世更多是另外一种情况,那就是女人在外面辛苦工作了回来,到了家里还要收拾家务,带孩子,照顾家里的丈夫。

男人呢,好像只需要按时回家就是对家庭莫大的尊重。

作为一个女人,叶婉清总觉得这个社会对女人还是不够公平。

在她的概念之中,女人独立自主是应该的,因为只有做到经济独立才能不被别人钳制,选择生活的自由度更高。

但是,女人要不要在家务上负担那么多,甚至在工作和照顾孩子之余还要体贴丈夫……叶婉清觉得,最好男人也能学乖一点,学会为妻子分担家务,也承担起养育孩子的责任。

那种所谓的丧偶式育儿,她才不想经历,更加不想自己的孩子经历。

男人不是惯出来的,是教出来的。叶婉清不一味惯着戈渊,就算他有时候性子粗,心思没有那么细腻,她也会慢慢跟他说自己的需求。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