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节

刚才的针锋相对不过短短几分钟,但这种冲突不常有,所以上课之前还有不少人津津乐道,只是压低了声音,怕被叶婉清听到。

叶婉清也懒得管。

只要不太过分,她也不希望自己总是成为一个“斗士”,她还想要安静的生活呢。

她读大学的初衷是结交人脉,但不是所有人她都要费心费力去维持关系。

比如林可佳那样的,不适合做朋友,因为她在关键时刻根本靠不住。而温红华那样的更不适合做朋友,因为她心思狭窄,嫉妒心强,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反过来捅朋友一刀子。

朋友贵精不贵多,她能交到赵灵仙和周蓉、许绪这样的朋友,已经很不错了。

快要上课的时候周蓉才过来,听赵灵仙眉飞色舞地描述刚才的“战争”,周蓉也有些目瞪口呆。

她性子要沉稳一些,肯定了叶婉清的做法:“婉清做得对。有些事情能拿到明面上,有的不能,不然就算把温红华给反驳倒了,婉清自己也会被人指指点点的,不划算。”

“好吧。”赵灵仙点头。

她又不是傻子,当然也知道这个道理,就是气不过。

很快她又眉飞色舞起来:“你是没看到,刚才温红华被气得哭着跑出去的样子,哈哈,那简直太难看了!”

叶婉清和周蓉对视一眼,笑了笑懒得搭理兴奋的赵灵仙。

很快上课了,赵灵仙也认真起来。

——

虽然出了温红华这么一件事,但叶婉清也没有因此而改变自己的意思。

她有经济实力,穿一些不出格却好看得体的衣服,这是她的本事,她为什么要因为别人几句话就变得束手束脚?

至于温红华说的化妆问题,那就更不是问题了。

这一两年她不会涂脂抹粉那是为了两个小崽子,等到以后她想涂脂抹粉,那是她的自由,跟别人有什么关系?

至于喂一奶的问题……

这可真没有办法。

就像是后世有些哺乳妈妈在外碰到的窘境一般,不是哺乳期的妈妈体会不到这种苦恼,有的人甚至觉得妈妈当众喂奶有失大体,对他们眼球是一种刺激……

可是,哺乳妈妈又何尝想这样呢?

当脸面和孩子因为饥饿而发出的哭声相比,她们因为天性绝对会选择后者。她们不是不知道避嫌,不是不知道维护自己的脸面,只是这些都没有让孩子喝饱肚子重要。

而叶婉清现在,还不是当众喂奶呢,只是厕所挤掉奶一水而已……这关别人什么事?

大家都知道不能当众大小便,她也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袒胸露乳,在厕所都不行,这什么道理?

说起来,就是温红华没事找事,叶婉清也不可能因为这个就觉得自己做错了。

倒是她打算改善一下情况。

之前她觉得在厕所比较方便,可现在再想一想,她觉得自己不如去寝室解决这个难堪的问题。凭什么不能去?

她出了住宿费的,那间寝室虽然只有林可佳一个人住,但也是她的地盘呢。

在寝室里处理这类尴尬的问题,可比在厕所里舒服多了,毕竟寝室再怎么也不会有恶臭味道。

叶婉清想出这个变通办法,方便了自己,却让林可佳如坐针毡,在寝室里呆得越来越不舒服了。

之前叶婉清搬出去,周蓉也在外面租房,紧跟着赵灵仙也住到了外面,偌大的寝室四个人只剩下三个人。

林可佳虽然一开始有过不满和被排挤的感觉,但她很快调整了自己的心态,觉得一个人住也挺不错的,至少清净。

可现在,清净都没有了。

叶婉清如果要回寝室的话,周蓉和赵灵仙一定会陪着,哪怕不一定两个都在,但肯定会来一个。这样的话,看着另外两个人或者三个人有说有笑的,林可佳心里极为不好受。

之前两节课的间隙,林可佳一般都是呆在寝室里休息,可现在要么她忍受着被排斥的难堪,要么就直接躲出去。

想必被排斥,她一般都是选择躲出去,不是呆在空教室里看书,就是去别人的寝室里坐一坐。

这样一来,非常的不方便。

慢慢的林可佳更加后悔了,她在想自己曾经是不是真的错得离谱,不应该那么着急和叶婉清划清界限……如果不是那样的话,她们寝室的关系应该还是很好吧?

赵灵仙就不说了,她自己就是大小姐,不用叶婉清照顾都能过得很滋润,还有一个优秀又体贴的对象。周蓉呢,听说现在进了叶婉清的厂子,每月都能拿到一百块!

如果不是叶婉清照顾,周蓉哪里来的能力在上学的时候就拿到这么多工资?如果她跟叶婉清关系好,她肯定也能进入彩虹桥吧?

就算不用叶婉清多照顾她,至少不会排斥她啊,这都让她连寝室都不能回了。

林可佳曾经无数次有过后悔的情绪,可没有一次有这么强烈,强烈到她都想厚着脸皮去跟叶婉清讲和了。

但她也知道,就算她讲和也不一定能和好。叶婉清看着温和大方,但实际上真没那么好接触。她曾经辜负过叶婉清的友情,成为了一个“逃兵”,那么现在就不可能得到她的信任了。

其实她也不想的,但曾经的经历真的让她害怕了。

林可佳叹了一口气,觉得后悔,又努力安慰自己不要那么后悔。

——

对于叶婉清来说,林可佳只是一个小人物。感叹一下,过了也就过了,才不会放在心上。

她不是不知道林可佳可能会有的煎熬,也注意到了林可佳每次都会躲出寝室,但是,那关她什么事?

对于不需要在意的人,她只在意自己能不能自在。

强势把学校里那些闲言碎语压下去,叶婉清轻松了很多。

人有时候就是犯贱,如果一个人面对暴力不言不语或者逆来顺受,施暴者不仅不会见好就收,还会欺负上瘾。

要是被欺负的人堂堂正正站出来反抗,甚至不惜一切狠狠反击回去,那些施暴者反而会变成纸老虎,一撕就破。

叶婉清并不觉得自己是碰到了“校园暴力”,毕竟,她只是被人背后碎嘴了几句,程度还不是那么恶劣。

但她当老师那么多年来,多多少少还是见识了一些校园暴力的残忍。只是,就算她有心对被害者伸出援手,被害者自己如果不坚强起来,落单的时候依旧会被欺负。

她能给被害者解围一时,却救不了人一世。

而她自己,显然是不会让自己陷入那种境地里的。

解决了学校里的事情,叶婉清还有要忙碌的。

当她不忙吗?

除了学校里要上课,厂子里的事情要兼顾,她还要照顾两个小崽子呢。

小崽子越来越大,五官越来越漂亮精致,肌肤也变得白嫩起来,看着别提多让人喜欢了。当然,这一切仅限在他们不哭闹的时候。

小崽子笑起来的时候像天使,恨不得抱在怀里多请两口,哭起来的时候……哪怕是叶婉清自己,都恨不得把他们再塞回肚子里就好。

现在想想,生完孩子真不是结束,反而是一个崭新的开始。

作为一个奶爸,戈渊倒是开心得很。

小崽子总算没有那么丑了,他现在也骄傲了起来,每天最爱做的事情就是盯着小崽子看,研究他们的五官哪里像自己,哪里像叶婉清。

他和叶婉清本来是毫无关系的人,可现在居然有两个小小的家伙将他们联系在一起,继承了他们的血脉和相貌……这种感觉,真的让人觉得很新奇又满足。

这时候,戈渊也不觉得小崽子是自己用来“固宠”的存在了,他心甘情愿的为这两个小崽子付出。

两个小崽子的满月酒没办,因为那时候叶婉清还没有出月子,孩子也太小,他们都不愿意折腾。

但眼看着就快要百天了,这必须要办啊!

不仅办,还得大办!

相比戈渊打了鸡血一般的兴奋,叶婉清倒是淡定了一些。毕竟,戈渊所谓的“眼看着就要百天”其实还有一个多月呢。

现在最要紧的,不是龙凤胎的百天,而是卫红的高考啊!

虽然被小崽子拖着不能去清水县陪考,但叶婉清却还是很关心卫红的状态。

第124章

给卫红打了两个电话,还专门跟卫红寄宿的曾老师聊了聊, 发现卫红的身体状态和心理状况都还不错, 叶婉清这才放下心来。

原本叶婉清还是想让戈渊和卫军一起回去一趟的, 她必须得在家里给两只小崽子当奶粉罐,但戈渊却不用总是守在家里, 卫军也能请个假。

让他们去陪陪卫红也挺好,也许能让她不要那么紧张。

不过卫红竟然比她和卫军的运气都要好, 这次考试的考场就在三中,非常的方便。

她住在曾老师家里, 而曾老师就在三中的教师宿舍楼中,从教师宿舍楼去学校只要短短几分钟时间。

这意味着卫红考试的时候不用奔波劳累,上午考完之后还能回去好好睡个午觉, 这比叶婉清和卫军当时在小饭店里临时休息一下强多了。

这么一来, 戈渊和卫军去陪考就没多大意义了, 卫红也表示他们去了反而会让她觉得压力大,叶婉清就作罢了。

只是, 她还是让戈渊亲自跑了一趟清水县, 给了卫红一只上海牌的新手表好方便卫红在考试的时候掌握时间。

又让戈渊提着礼物去了曾家,拜托曾老师在考试期间多多照顾一下卫红。

把这些都安排好,叶婉清一群人就只等着卫红考完了。

等卫红考完填好志愿到湘城来, 叶婉清已经放假了。

戈渊去汽车站把卫红接回家, 两人一进门,卫红就朝着院子里跑,跑得飞快。

“二姐, 我的侄子侄女呢?”

叶婉清听到喊声,从窗口看出来,一眼看到卫红笑得红扑扑的脸蛋,不由得也笑开了:“天气热,让他们在房间里玩儿呢。”

“我来看看!”

“行行行,你快进来。”

“哎,也不好……”卫红自己退却了,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还是先收拾一下自己吧,一定要给我侄子侄女们一个好印象。”

刘丽秀正在厨房给孩子温奶,见卫红来了,也探出身来赞同道:“你一身的汗味,别熏到了小麦和大米,他们可都爱干净得厉害,比你强多了!”

“妈,你就知道损我!”卫红气得跺了跺脚,不依了。

她也很爱干净的呀!

只是,她脚下也没有停。

这么热的天在外面走一圈就是一身汗,一点也不清爽,卫红也担心自己让宝宝们不喜欢自己这个小姨。不喜欢她,不跟她玩,那怎么办呀?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