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节

除此之外,倒是也没有别的为难。

把这件事解决了,这次的百日宴总算没了波折。

卫红夸张地拍着胸口,吐了吐舌头:“还好二姐你和姐夫没听爸妈的话,要是我们自己在村子里办的话,突然来这么多人,咱们就只能对着锅子发愁了。”

要是自家办酒席,今天这局面肯定应付不过去。

桌椅就不说了,要实在人多了,其实也能摆两台。就跟卫兰和庄伟结婚的时候,其实在农村自己办酒席,因为桌椅和人手的限制,开一前一后两台是很正常的事情。

但自己办酒席准备的食材都是一早就定量买好的,就算买得宽裕一点也宽裕不了那么多,临时再去采购一趟显然也很不现实。

好在叶婉清和戈渊选择的是在外面饭店里办,还是很有实力的湘城大饭店。大饭店各方面的条件都要更好,灵活性也更强。

“渊哥,还是你英明。”叶婉清冲戈渊竖起大拇指。

戈渊得意挑眉,两人相视一笑。

百日宴办得有些出乎叶婉清的意料,但却很圆满。

这天叶婉清和戈渊抱着两只小崽子穿梭在一众宾客之中,努力让大家都感觉到愉快,不被冷落,两人都累得不行。

除了他们之外,卫家人和周蓉等人也操了不少心,跑了不少腿。

可以说,如果没有他们这些人的帮助,叶婉清还要操更多的心才行,身体的累肯定得是加倍的。

当然,辛苦也是值得的。

光是今天的礼金,就让两只小崽子大赚了红包钱。

原本叶婉清邀请的都是身边亲近的人,这些人里除了周鹏程以及生意上有往来的那些厂商或者经销商之外,别的人都不算多富有,过来走礼自然也不会给很高的礼金。

特别是富源村的乡邻,因为是来大饭店吃饭,平时村里走人情也就一两块到五块不等,这次他们都看在叶婉清的面子上给了八块到十块。

已经算是很多,很给戈家面子的了。

但是因为戈渊定的席面档次很高,综合一算下来,戈家这边不亏本就算很好很好的了。

不过后来赵灵仙带着许绪和许南城一起过来,再算上因为许南城参加百日宴继而闻风而动的那些人……嗯,一下子就把礼金的数量给增加上去了。

有权有势有财的人,送出手的礼金自然不能太寒酸,所以不乏几十上百的。

晚上卫军和卫红把礼簿给统计好,发现两只小崽子的私房钱足足有四五千之多,顿时羡慕得两个人不行不行的。

叶婉清轻笑:“这算什么?收到的人情总有送回去的一天,你们不用羡慕。我今天收到多少,以后还得把人情给还回去的。”

卫红顿时抱住礼簿,一脸警惕地为自己的外甥抱不平:“姐,你可不能动小麦大米的钱,这些都是他们的!”

叶婉清:“……”

难道……国内的爸妈把小崽子们的压岁钱和生日红包收走的行为,不是上下五千年流传下来的美好传统吗?

怎么轮到她这儿就不行啦?

叶婉清正在怀疑人生,卫红突地拿出了两根用红绳子做成的手绳,绳子上面坠着一个圆润的银球,隐约能看到刻着福字和平安等字样。

“二姐,我现在没有多少能力,暂时只能送这个,你和姐夫别嫌弃哦。”

卫军腼腆地拿出一个红包:“我不知道要买什么,就……就包了一个红包。”

这两兄妹都是没有结婚的,在湘南这边按道理来说不给小崽子送礼物也没事,因为他们的人情还是由卫怀农和刘丽秀给的。

只不过,他们很有心。

叶婉清也乐意领这一份情。

“那我替小麦大米谢谢你们了。”叶婉清没有推拒,很开心地把东西收下。

卫红送的礼物,她转身就给两只小崽子给戴在手腕上了。

“谢谢小姨和小舅舅哦。”叶婉清笑着跟两只小崽子说话,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懂。

小崽子大眼睛眨巴着,咧嘴笑着,莲藕一般白胖的手腕上戴着红绳银珠看着特别的好看。

他们也似乎对这个新玩意儿很好奇,目不转睛地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抬起小手手就往嘴里送,小嘴巴就开始咬了。

至于卫军送的红包……

叶婉清大气表示:“这个就不没收了,留着给小崽子们买糖吃!”

几人:“……”

第127章

小麦和大米的百日宴, 卫家出了很多力气,叶婉清相熟的朋友也都上阵帮忙了。

但是,叶明珠和叶向党只当了一个客人,从头到尾都没有参与其中。

百日宴的第三天,叶明珠就来跟叶婉清告辞了。

“这么快就走?”叶婉清有些诧异。

因为这两天都特别忙碌,她感觉时间过得很快, 都没有时间好好跟叶明珠说说话。

当然, 也有叶向党的原因。

因为叶向党也在, 她下意识地有些远着了一些。

“是啊。”叶明珠轻松地笑笑, “昨天我还带我爸回了一趟清水县,去家里拿了不少行李。上次走得太匆忙了,这次好好收拾一下,以后就回来得少了。”

说起这些的时候,她笑容明媚, 没有一点阴霾。

因为叶向党已经被汽车站给开除了, 所以汽车站的宿舍楼按道理是可以收回去的。只是叶向党当时看着太可怜,形销骨立的,站里不忍心逼得太狠, 就没有赶人。

现在叶向党跟着叶明珠生活, 人状态好了,精气神回来了,这次回去父女两人让汽车站的人都感叹不已。

一个人过得好不好,是可以从细节看出来的。

叶向党手上带着手表,身上穿得体面又精神, 就连过去那种镇定自若的神态也回来了,这是好生活给他的底气。

再看叶明珠,曾经被爷爷奶奶反锁在房间里差点要被嫁给老光棍的女孩子,如今出落得极为漂亮,再也不见过去的可怜阴郁和恍惚愤恨。

她像是从画报上走下来的时尚女子,明眸善睐,神采飞扬,鲜亮得像是天上的太阳,将清水县的一砖一瓦都衬托得灰扑扑的。

曾经同情过她、在她面前因自己的纯洁而洋洋自得的女子们,反而比不上她一根手指头。她们暗中有些嫉恨,却不会明着说出来了。

只是,这么一来他们的房子就保不住了,汽车站要收回去。

毕竟这时候还有不少汽车站职工没有分配住房,叶向党白占着一套房子也不是事,还是趁早拿出来才不被人说闲话。

叶明珠和叶向党已经在广东那边有了固定的住处,手里也有了资金,就算县汽车站这套房子被收回了,对他们来说也不伤筋动骨。

清水县他们以后没事不会再回来,房子没了就没了,根本不伤心。

甚至,叶明珠直接做主把房子里的一些家具和寻常人居家用得上的物件都送了出去。只要下一个房主不介意的话,接着用就行。

因为他们这样大方,叶家在县汽车站的风评倒是好了一点。

不少人说叶向党这人不错,叶明珠也是个好姑娘,就是被刘丽珍给耽误了,被那三个渣滓给害了。

还有不少人替叶明珠痛骂那三个渣滓,说他们死得好,说他们死后他们的家庭也分崩离析,让人痛快得很。

“不知道为什么,听着他们这么说,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并不觉得他们真的是在为我开心。”叶明珠说道,“我还是只想远着那些人,过我自己的生活。好在,我已经做到了。”

“是的,你已经做到了。之前的事情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你不需要别人肯定,不需要别人承认,自己好好爱自己就行了。”叶婉清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道,“一路顺风。”

有心想问刘丽珍的近况,但叶明珠没说,叶婉清也就体贴的不提及这个人。

其实想也知道,刘丽珍被关在牢里没有丈夫女儿的照应,绝对过不了多好。等她以后从牢房里出来,也许等待她的只有丈夫和女儿的冷待,只有无尽的后悔……

后悔也是叶婉清自己推断的,事实上,她也不清楚刘丽珍会不会因为曾经做的事情而后悔。

毕竟那样自私的人,不能以常理度之。

叶明珠和叶向党已经定了回程的火车票,很快就会走。

临走前只有叶明珠一个人过来告别,叶婉清觉得应该是叶向党知道她并不愿意看到她,所以出现都不出现。

这一次叶向党跟着过来是为了参加小麦和大米的百日宴,但他就连在百日宴上也只是远远地看着两个小崽子,并没有上前要求抱一抱。

叶向党如此识趣,没有让叶婉清为难,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又觉得心里堵得慌。

也许,她就是和叶向党没有父女缘分。

曾经的她因为对叶向党和刘丽珍有要求,所以她也时时刻刻被失望所腐蚀着心脏。可现在,她对这两人没有一点要求,能客观的看待他们,对他们的认知反而更加清晰起来。

叶向党对她来说不是一个好父亲,但对于叶明珠这个亲生女儿却是没话说。

他并不是一个很坏的人,只是对她坏了点而已。

好在,她并不需要他的好。

以后就这么远远的,就很好了。

小孩子长得很快,五月份出生的小麦大米,半年之后就长成了一个个沉手的小胖子。一个个脸蛋肉乎乎的,身体圆滚滚的,再穿上薄薄的小棉衣,看着可爱极了。

因为长得太快,叶婉清没给他们做太多衣服。那些做好的小衣服仿佛才刚上身,转眼过了几天就又穿不下了,做得太多了都穿不过来,怕浪费。

叶婉清把他们穿不下的衣服收起来,洗干净,晒过一个大太阳之后放在箱子里收好。她不愿意把自家小崽崽穿过的衣服给丢了,太可惜。

就算以后她不会再生孩子,这些也算是一个纪念。

现在生孩子控制得很严格,一个家庭只能生一个孩子。如果有铁饭碗的家庭要生两个的话,不仅要被罚款,还要面临失业的危机。

叶婉清知道时间再往后面走,这政策只会越来越严格,越来越灭绝人性。

为了严格地把控新生人口,有的违背政策怀孕的妇女就算怀胎十月快要临产了,也会被计生办的人抓去打堕胎针引产,一桩桩惨案的发生让人唏嘘不已。

叶婉清一次生了两个,算是圆满了。

时间走到十二月,沈蔷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

她跟猴子结婚半年多之后,终于怀上了!

沈蔷一直担心自己因为曾经怀孕堕胎伤了身体而不能再生孩子,她压力很大,为此还专门找了中医调理身体。

这次怀上了孩子也算是解放了她心里的压力,让她不再紧张。

猴子知道自己快要做爸爸之后,特别开心,专门来找戈渊喝了一次酒,跟他请教了不少怎么照顾孕妇的事情。

叶婉清看着戈渊侃侃而谈,一副以过来人的身份跟猴子大谈经验,把猴子给说得一愣一愣的得意样子,忍俊不禁。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