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节

结果包子还没送进口,一道低沉的声音就钻进她耳朵。

“你中午就吃这个?”

叶婉清抬头一看,竟然是戈渊。

高高大大的他站在摊位前,跟发现了新大陆一般不敢置信地盯着她看,眼中满是心疼,仿佛她中午只吃几个包子是受了天大的委屈。

“你怎么来了?”叶婉清连忙放下包子,“你吃了午饭吗?”

戈渊板着一张脸摇头,又冷着声音道:“你别吃包子了,我现在就出去给你买饭,等着!”

说完,他转身就走。

叶婉清连忙喊住他:“渊哥,你要买就买两人份的,我们一起吃。”

戈渊脚步顿了一顿,没转身,不过点了点头。

“婉清,你们是在谈对象?”王芳凑了过来,满脸好奇,“我看他挺紧张你的,对你不错。”

之前刘丽珍去戈家找麻烦的时候,她就发现了。

男人在乎不在乎一个女人,看眼神就能看得出来。

“是啊。”叶婉清忍不住笑,“他每天早上要给我带六个包子,跟他说少买点也说不听,就怕我饿着,可你说我怎么吃得完。吃不完我就中午吃,刚好解决一顿饭,没想到今天被他撞上了。”

竟然还会对她冷脸,真是长本事了。

王芳很羡慕:“你别身在福中不知福,男人还是要会心疼人的好。”

“嗯,我也觉得。”

王芳是个细致人,不八卦,对别人的私事谨慎地没多问,闲聊了两句就不再打趣叶婉清了。

不过等戈渊买了饭菜回来,看到他手上拎着的一串儿铝饭盒,王芳又倒抽了一口冷气:“你对象这是买了几个菜啊?”

“……”叶婉清数了数,“可能,大概……六七个?”

王芳:“……”

知道叶婉清要吃饭,王芳体贴地说给她看一会儿摊子,让她安心去吃。叶婉清谢过王芳,拖了一张高背椅在手上,拉着戈渊坐在候车大厅外的花坛边上。

铝饭盒一个个打开摆在椅子上,叶婉清忍了又忍,实在没忍住笑出声。

“渊哥,你这是喂猪呢?”

心疼小娘们儿不会照顾自己,戈渊一气之下买多了,他自己也知道,但他坚决不承认:“……我能吃完!”

“这就是喂猪啊。”

戈渊:“……”

“对了,刚才我隔壁摊主问你是不是我对象,我都没好意思说是。渊哥,你都亲我好多次了,什么时候给我一个名分呀?”

“不早就是了?”戈渊才吃惊。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有名分的人了!

“可你没跟我表白啊,你要问我愿不愿意跟你处对象,我答应了才行。”

“……”戈渊想了想,竟然无言以对。

他想到要这么正式建立关系,一张脸都臊红了,憋了半天突地朝叶婉清伸出手,粗声粗气地道:“你要愿意跟我处对象,手就给我牵一下!”

叶婉清就是想逗一逗大男人,终于等到这句,连忙问出送命题:“我要不给牵呢?”

第19章

不给牵?

戈渊一瞬间目瞪口呆, 不敢置信地看着叶婉清,活像是一只到嘴的肉骨头被抢走的大狼狗, 想委屈地叫两声又不敢闹出大动静, 眼神委屈巴巴的。

他以为小娘们儿下一刻就会含羞带怯地把小手递给他,然后两人悄悄地牵一牵手, 马上正经吃饭, 回家后再多亲几口补回来呢。

结果呢……

他还是太年轻!

“……”戈渊一张脸烧得耳朵尖都泛红, 关键时刻干脆不要脸了,猛地把自己的大手往前一递, “我给你牵!”

山不转水转, 谁牵谁不是牵啊,反正牵了就别想放开。

叶婉清眼中笑意更浓:“那要是……”

戈渊心里一个咯噔, 动作比脑子先行动, 用闪电般的速度把她放在膝盖上的手抢来抓在掌心, 然后才一脸紧张地看着她:“牵住了。”

“这……”

“已经牵住了!”

“还可以……”

“松不开!”

“噗嗤!”叶婉清再也忍不住地笑出声, 怕太引人注目, 连忙将头低下来。

戈渊愣了一下,也傻笑起来。

笑了一阵, 叶婉清直起腰:“好了, 快吃饭,不然都要凉了。”

“行!”戈渊点了头, 可是却没有松开手的意思,见叶婉清瞅着他,他目不斜视地平静道, “我最喜欢用左手吃饭。”

叶婉清忍笑,最好是这样。

看大男人努力用左手拿筷子夹菜扒饭的笨拙样子,她明智地没有拆穿他。

手牵久了会有点儿麻,叶婉清忍不住动了动,这小动作马上就被“镇压”了。她的手被戈渊攥得更紧,然而不等她抗议,很快的,这桎梏就又变得放松起来。

她扭头看去,戈渊饭也不吃了,一脸挣扎地看着她。

看样子是知道她一直被抓着手不舒服,可又不情愿放开,内心正天人交战。

叶婉清唇角上扬,笑意盈盈地问他:“渊哥,我教你一个新的牵手方式好不好?”

“……好!”戈渊一口答应了,又不确定地追问,“是两只手在一起?”

“你猜呢?”

叶婉清单手撑着下巴,看着他笑,纤细白皙的手从他掌心中微微离开,有了空间之后再一点一点滑入他的指缝之中,在十指相扣之前,小手指若有似无地在他掌心勾了一下。

就这轻轻的,戈渊都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错觉的一下,瞬间就酥麻了他的身体,让他一颗心不由自主地疯狂跳动,快要让他喘不过气来。

“渊哥,喜欢吗?”

“……喜欢!”戈渊没出息地大喘了两口气,努力板起脸,做出一副超凶恶的样子,“以后……以后不准跟别人这样!谁也不行!”

“好啊。”叶婉清笑着答应。

戈渊:“……”

他怎么觉得他的小娘们儿在哄着他呢?就跟哄小孩儿一样。

算了,肯定是错觉!

两人牵着的手被高背椅挡住,不用担心会引来行人异样的目光,就是动作别扭了点。

但戈渊是不会放弃的……

就这么“艰难”地吃完了一顿午饭,戈渊才依依不舍地松开了牵着的手。

不过,想到叶婉清很快就能搬到老钟的院子,他又开心起来,连忙把这事给说了。他中午过来,就是想告诉她这个好消息的。

确定好了住所,接下来就可以找店面了。

“渊哥,你怎么这么厉害!”住房这么快就能落定,叶婉清惊喜不已,心里更加踏实。

原本她以为要好一阵才能找到房子,做好了吃苦的准备,没想到竟然只用在外面过一个晚上……这样看来,她根本不用发愁住宿的问题,也不用麻烦任何人,将就着在候车大厅里对付一晚上就行了。

不过,这个她不打算跟戈渊说,免得他担心。

怕王芳忙不过来,饭后聊了几分钟叶婉清就催着戈渊走,顺便跟他说了下今天拿到转让费的事情,再拜托他给陈家订做一辆推车,要跟她的一模一样。

还要推车?

戈渊揉了揉鼻子,漆黑的眸中飞快掠过一丝无奈,一口应下。

——

叶婉清下午没再离开摊位,把昨晚准备好的食材卖了个干净。

她摆摊的时间不久,却积攒了一批老顾客,积攒起不少好口碑。这些老顾客大部分是站里的职工,或者经常出远门的乘客,都有不错的消费能力。

对这些老顾客,叶婉清这天下午都给了多多的分量,还跟他们说了明天她就不再摆摊,但会有陈家接手的事情。

“以后你不摆摊了,我们上哪里找这么好吃的东西去?”几乎每个知道消息的老顾客都郁闷了,他们的担心都很实际。

叶婉清笑着一一告诉他们:“以后这个摊位还会卖一样的东西,酸梅汤和关东煮的味道也保证一样……怎么保证?当然是我会把秘方告诉下一个摊主,手把手把她教出来呀。”

这下子,老顾客才又开心起来。

这么物美价廉的好东西,他们吃一年都吃不厌,绝对不能吃半月一月的就没了!要是叶婉清去别处摆摊,他们想吃还得找好一阵,那多不方便。

陈家在汽车站有不少熟人,耳闻叶婉清下午跟老顾客打交道时说的话,心里顿时更满意几分,对叶婉清印象更好了。

人心都是处出来的,叶婉清会为他们着想,他们领了这份情,也想着以后多多关照她。

——

傍晚,叶婉清收摊。

戈渊准时过来接她,两人一起回了戈家小院。

戈悦抱着小水桶坐在门槛上等他们,一见他们回来,跟小炮弹一般冲到叶婉清身边扯住她的衣摆,仰头冲她笑弯一双眼睛,露出一口白白的小米牙。

叶婉清逗她:“小月亮,你跑这么快是不是饿啦?”

“不是,想你!”

“啊……只想我呀?本来今天晚上想做肉的,如果小月亮不饿的话,那我们就炒两个青菜好不好?”

戈悦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傻眼了。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