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节

“叶同学,我家人就在外面,我就不跟你一起走了,再见。”说完,叶婉清果断地抽回自己的胳膊,笑着跟叶小玫告别。

叶小玫手中一空,皱眉看着叶婉清的背影,气恼地叹了一口气。

——

“怎么出来这么慢,是考……”才说道这里,戈渊就忽地打住,生怕影响了叶婉清的考试情绪,硬生生地转移了话题,“你热不热,吃一根冰棍儿。”

这时候日光白晃晃的,天地间就像是一口大蒸笼,又闷又热,来上一根冰棍儿的确很解暑。

校门口有卖冰棍儿的,这时候的冰棍儿不是绿豆的就是红豆的,没什么别的花样,但因为用料实在,倒是也不难吃。

无数考生从学校里涌出来,平时不舍得花钱买冰棍儿的家长这时候也舍得给孩子买,一时间卖冰棍儿的生意很火爆,围着好几层人。

戈渊身形矫健地朝卖冰棍儿的人挤去,很快买了一根回来,眼睛亮亮地递到叶婉清面前:“快点吃,吃完就舒服了。”

“你怎么不给自己买?”

“……啊。”戈渊一擦额头上的汗,“忘记了。”

就顾着给人买冰棍儿解暑,根本没想到自己也需要来一根。人那么多,他也懒得去挤了,就“嘿嘿”扬起傻笑。

叶婉清横了他一眼:“你傻不傻?”

接过冰棍儿,她自己先咬了两口感觉一下难得的清凉,然后就塞到戈渊手里:“我吃两口就行,剩下的你替我解决掉。”

“你吃啊!”

“女孩子不能吃太冰的东西,你吃,我喝水就行。”

戈渊闻言也没再推,拿过冰棍儿一口就咬下去大半截,不过还是好奇:“为什么女孩子不能吃太冰的,对身体不好?”

“是啊。”叶婉清斜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道,“听说女孩子要是受寒了,对生孩子没好处,我这不得为以后打算吗?”

生,生孩子?

为以后打算?

一瞬间,戈渊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爆红,就连冒着冷气的冰棍儿都拯救不了他。他还有些手足无措,满眼都是羞赧,又忍不住畅想以后,平时糙得不行的人也带上几分扭捏。

叶婉清看这反应就知道自家大男人在想什么,低头一笑,心里也乐得不行。

不过,她倒是也没有说假话。

前世她和戈渊是三十多岁结的婚,虽然那时候两人交流不多,看着感情有些平淡,但她其实不是不想要小孩。只是,那时候她年纪偏大了,又有些宫寒,迟迟怀不上孩子,才直到死前也没有如愿。

这辈子,她是真心从现在就预防着的。

——

下午场的地理是两点半开始考试,中间一共有四个小时的时间,时间还算宽裕。

不过,如果叶婉清要回小院的话,一来一回就得要一个多小时的时间,还得顶着大太阳骑自行车,对体力和精力都是一种浪费。

叶小玫家能想到在附近饭馆包一桌饭,叶婉清自然也早就想到了。

不过她没料到的是,在饭馆里吃饭的时候,她竟然又碰上了叶小玫一家人。

叶小玫家应该是爸爸妈妈陪着她一块儿考试,叶父看着身上有一种上位者的气质,而叶母则温婉贤良,一看就是以夫为天的传统妇女。

“叶婉清!”叶小玫一见叶婉清就笑着打了招呼,“你是来找我的吗?快来,我们一起吃饭。”

“……不用了,我们也定了饭。”

他们不仅在这里定了饭,还比叶家的要更加丰盛,原本叶小玫还想邀请他们一起吃的,看到那一盘盘端上来的菜,也不好意思开口了。

再加上有戈渊在,一张桌子坐五个人其实也有点挤。

看到叶小玫,叶婉清就觉得自己这中午得有小麻烦了,果然,等她和戈渊一吃完饭,叶小玫就凑了过来,一副想跟她聊天的样子。

“你上午语文考得不错,下午的地理有把握吗?”叶小玫没话找话地问。

“还行,尽人事听天命。”叶婉清笑着回了一句,不打算继续下去,就直接开口道,“叶同学,下午还要考试,我们就不聊天了,安安静静休息一会儿养精蓄锐,或者睡不着的话就看一会儿。”

清水县并不算大,从南到北骑自行车最多也就一个小时,也许还要不了。这时候人们还不富裕,加上时间宽裕,所以大部分考生都选择回家吃饭休息,鲜少有人在饭馆里包上一桌饭的。

也正因为这样,叶婉清他们才能在吃完饭之后不急着走,再稍微多花一点费用,就能在饭馆里休息到考试前。

叶小玫:“……行。”

毕竟,叶婉清话都说得这么明白了,她再缠着人就有点不识趣。

只不过,叶婉清的不好亲近好像让她情绪有些不好,连带着的叶父叶母也皱眉打量了叶婉清几眼,仿佛对叶婉清的态度有些不满。

叶婉清才不管那么多。

她吃饱了之后站起来消了消食,就拿出地理开始看了起来。

虽然说复习过三四轮了,但这时候再突击突击也没有坏处,说不定多记忆一个知识点,考试的时候就能多拿两分呢?

不过,她也没有一直看书,等感觉有些睡意了,她便收起了书。

“要睡觉吗?”戈渊一直注意着她,见状连忙问。

“嗯。”叶婉清以手掩唇,小小打了一个哈欠。

戈渊看她这娇憨的样子,眉梢眼角情不自禁流露出一丝笑意,飞快地从随身带着的包里拿出一块干净的布铺在饭桌上,又给摆上一个松软的小枕头拍了拍,照顾得非常周到。

“睡。”

“嗯……”叶婉清眯着杏眸笑了笑,往桌子上一趴就闭上眼睛。

戈渊没有睡。

饭馆里没有风扇,他也不可能在这时候拎着家里的电风扇到处跑,担心自家小娘们儿热得中暑,就只能他自己当人工风扇了。

等叶婉清睡着之后,他才用手帕给她擦去额头上那层细密的汗水,又拿起一把蒲扇给她慢慢扇着风。

看到这一幕,还没睡着的叶小玫惊讶地瞪大眼睛,嘴巴都快能塞进一个鸡蛋了。

“别看!”叶母扯了扯叶小玫的衣袖,有些嫌弃地瞪了叶婉清两人一眼,极低的声音鄙夷道,“真是不知检点,你可别学坏!”

叶小玫连忙扯了扯她的衣袖:“别说了!”

万一人家听到了怎么办?

下午,她还想靠人家得点分呢。

——

叶婉清午休好,才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面前就坐了一个人。

“叶同学,我们可以谈一谈吗?”

叶婉清一看,是叶小玫的父亲。

她礼貌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请您稍等一下,我去洗把脸清醒清醒。”

“……好。”

等叶婉清洗完脸过来,精神好了不少,再看向依旧四平八稳坐在椅子上的叶父,不由得心里叹了口气。

先是女儿再是父亲,看来……这一家人对某件事有些志在必得啊。

“叶先生,有什么事您说。”

“是这样的,我知道你成绩很不错,是三中的尖子生。你和我女儿是前后座,大家都姓叶,几百年前还是一家人呢,我希望你能多关照关照她。”

叶父淡而倨傲地笑了笑,继续说道:“当然,只要我女儿分数还可以,我给你的报酬也不会少。她能上三百分,我给你五百块,四百分我给你一千块,要是能上五百分……我直接给你包两千!”

叶小玫连忙点头:“也不要你递给我答案,只要你把试卷放在右边一点,我自己就能看到!监考老师你也不用担心,我们都跟他说……”

“叶小玫!”叶父严厉地打断她,“你安静点,我跟叶同学谈!”

“哦。”叶小玫应了声,不说话了。

这一幕一看就有些蹊跷,戈渊立马就皱起了眉头,他想说点什么,叶婉清止住了他。

“不好意思,这事我不能答应。”叶婉清拒绝。

没想到会被拒绝,叶父皱起眉头:“叶同学,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这不是让你作弊,只要你摆放试卷的时候照顾照顾我女儿就行,我看你也是做大事的人,难道你这点胆量都没有?”

“这不是胆量的问题,而是这事我不能答应。”

作为一名老师,叶婉清有一个根深蒂固的观念,那就是考试绝对不能作弊。作弊不仅是对别人的不负责任,也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

让她作弊?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叶家的要求,她是绝对不会答应的,就算给所谓的“报酬”也无法打动她。

“考试时间快到了,叶先生,我们就先走了。”不等人反应,叶婉清拉着戈渊就起身,快步离开了小饭馆。

其实她在这个饭馆一定就定了三天的饭,但如果明天叶家也还在这里的话,她真有点想换地方了。

——

下午的考试依旧很顺利,而让叶婉清有些意外的是叶小玫也没有再找她,非常安静,仿佛已经对作弊这事没了指望了。

或者,叶小玫已经找到了别的“合作者”?

不过这就不是叶婉清该想的了,除了把自己的高考给考好之外,她不想在别的事情上浪费精力。

高考的第二天上午数学,下午政治。

这天叶婉清过得非常轻松,因为数学是她的拿手项目,而政治……她的政治觉悟虽然不算高,但政治却是政史地中她背得最好的一门,做起来也算得心应手。

到了第三天,上午历史,下午外语。

历史叶婉清考得中规中矩,会做的题目都做好了,不会做的也尽量写满了答案。至于外语,她依旧完美发挥。

考完最后一门,叶婉清脚步轻快地走向校门,感觉整个人都快飞起来了……

她这人不说临危不惧,但却也是那种越是重要时刻越是冷静的性子,这一次高考她觉得是自己考试起来发挥最好的一次,百分之百稳了!

剩下的,就只用想想能不能上个好大学,和去哪里上大学这件事。

原本她还想着如果这次没考上她就再考一年,但要是这次就能考上考好,节约一整年的时间,她当然更开心!

并且,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81年开始高考前还会增加一次预考,只有取得预考资格的高三学生才有资格参加最终的高考。

而越往后走,高考的难度也会越来越大,竞争越来越激烈。

叶婉清觉得自己虽然不惧怕竞争,但能轻松点也没谁故意去挑战地狱难度不是?

——

走到校门口,叶婉清以为等在外面的就戈渊一个,没想到竟然看到好几个人站在戈渊身边,一起朝校内的方向张望着。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