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节

想到这里,叶婉清情不自禁吞了吞口水。

王胖子妈对小院子的厨房可谓是熟门熟路,她走到灶台前,三两下就把水烧开,把切好的米粉往里面一下等着水沸。

早上她就准备好了木耳肉丝的码子,汤都在锅里热着,只要煮好米粉就能吃。

几分钟后开饭,叶婉清一见雪白米粉泡在褐色肉汤中,上面还码着厚厚一勺子木耳肉丝,葱绿色的香菜和鲜红色的剁辣椒都堆在一旁,顿时就胃口大开。

又香又辣,吃两口米粉再喝一口汤,特别开胃。

昨天把人都打发出去忙事情之后,叶婉清自己倒是晚饭都没吃,洗洗就睡了,今天又起来得这么晚,她的确是饿得不行。

很快地解决掉一碗米粉,叶婉清揉着肚子,靠在椅背上别提多满足。

昨天周嫂那事闹得王胖子妈心里没底,她坐在椅子上想了又想,这才试探着开口:“婉清啊,周嫂那事你打算怎么处理?”

叶婉清睁开眼,先问:“周嫂家里怎么回事?”

“昨天戈渊回来说了,听说周嫂家里那位在外面赌博,输得裤衩都给人拔下来了,怕被人找上门,就打算躲到外面去。周嫂那人老实,可能也是被家里男人逼得没了办法,这才偷拿了店子里的钱跟着跑了……”

说道这里,王胖子妈叹了口气:“她家儿子瘫痪在床,儿媳妇年前生了一个孩子,如今才半岁大,也不知道他们一家人能跑哪里去。”

说实话,如果不是周嫂家里情况不好,王胖子也不会第一个就照顾她,请她到叶婉清的店子里做工。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竟然会出这一档子事。

叶婉清皱起眉头:“她丈夫还赌博?”

“是啊……这事你看,怎么处理?”王胖子妈笑得有些小心翼翼的,“周嫂拿走的营业款肯定是没有办法追回来了,四五百块……可不算少呢。”

“一事归一事,钱的事你不用担心,就算周嫂那里追不回来,我也不会让你跟曾丽两人赔偿。只不过,以后再挑选工作人员,我希望你不要抱着做慈善的念头,看谁家里困难就把谁往店子里招。”叶婉清声音有些严肃。

“是。”王胖子妈讪讪的,难免在心里还是有些不赞同。

家里人不争气,可也不是周嫂不争气,这次的事情多半周嫂也是被逼的,谁都不想这样。

说起来,她还很同情周嫂。

“你觉得周嫂老公的事跟她没关系是吗?”叶婉清一看就知道她的心思,摇了摇头,“我承认周嫂是一个手脚麻利、做事细致的人,可她同样性子太软。这次她能被她老公逼得偷拿店里的钱,明天就能因为同样的事或者别的事情损害店子的利益。我要的是拿工资做事的员工而不是定一时一炸一弹,所以,最好防备着那样的情况出现。”

如果王胖子妈一直有这样的观念,她都要想想是不是继续让王胖子妈当店长了。

她虽然性子慢热,但也不算凉薄的人,可周嫂这样的情况,她是肯定不可能让周嫂继续呆在店子里的。

都说无规矩不成方圆,下到一个小店子上到跨国公司,如果没有一点章程制度什么都靠人情关系,是根本走不远的。

被叶婉清这么点醒,王胖子妈不知道是真懂了还是假懂,反正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谢谢你给我做了一顿早饭,晚上我下厨,你带着你家王胖子和你老公一起过来吃饭吧。到时候在院子里摆上两桌,大家一起热闹热闹。”

“行啊!”王胖子妈一拍手,乐起来,“你家戈渊见天儿的在外面炫耀你的手艺,我家那口子还好奇你家祖上是不是出过御厨呢,要是知道你请他来吃饭,一准开心得不行。”

叶婉清:“……”

所以,这一两月她两耳不闻窗外事,她家糙汉子背着她都干了些什么好事?

——

王胖子妈前脚刚走,后脚卫军和卫红就带着戈悦来了。

怕打扰叶婉清睡觉,他们一大早就带着戈悦去了戈家小院那边,过来是看看叶婉清醒了没有。

“美美嫂嫂!”一见叶婉清站在水井边上摇水,戈悦便欢呼一声,小炮弹一般抱着自己的小水桶朝叶婉清冲,圆嘟嘟的脸上满是喜悦。

“小月亮。”叶婉清放下摇水柄,蹲下来抱住她软软的身子。

“啊……终于抱到了。”戈悦反抱住她的胳膊,脸蛋在上面蹭了蹭,小大人一般软软地感叹,“可想死我了,都有两个月没有抱抱了呢。”

“……”叶婉清一怔,忍俊不禁地点了点她的鼻尖,“就你古灵精怪。”

卫军和卫红也被戈悦的童言童语逗得不行,就连腼腆的卫军都笑出声来。

卫红更是直接开口:“小月亮不用伤心呀。我也没抱到,你哥肯定也没有抱到,大家都没有抱到你美美嫂嫂,我们一起惨啊。”

戈悦歪着脑袋想了想,委屈地嘟起嘴:“可我美啊!哥哥还有亲亲,我都没有!”

卫红:“……我不美吗?”

戈悦看了看她,伸出小胖手比了一颗枣子的长度,想想还缩小了一点:“你这么点点美。”

还没完,她又伸开双手画了好大一个圆:“美美嫂嫂是这么美!”

卫红想哭:“小破孩!”

叶婉清:“……”

对对对,她家小月亮说什么都是对的!她一扭头,美滋滋的在戈悦的小胖脸上香一口,逗得她缩着脖子“哈哈”笑着说痒,眼睛都乐得眯成两道弯。

笑闹几句,叶婉清不见卫怀农和刘丽秀,便问他们人去了哪里。

卫红抓了抓头发,支支吾吾道:“也没去干什么,就出去买点东西吧。”

叶婉清倒是没想那么多,问道:“他们晚上会回来吃饭吧?晚上我们在院子里摆两桌,我下厨,把昨天没吃的饭给补上。”

“那好呀!”卫红一听就兴奋地蹦起来,“姐,我最喜欢你做的东西啦!”

什么美不美的,才没有吃的重要呢!

——

戈渊一上午都不在,是快吃中午饭的时候回来的,一回来就拿着四百块走到叶婉清面前。

“我找到周嫂他们人了,这钱是从他们身上拿回来的,我给换成了整的。只不过当时一不注意被他们给跑了,没办法把人丢去公安局。等过一阵再抓到人,我一定不会让他们有好果子吃!”

叶婉清瞪大眼睛,有些惊讶:“你动作这么快?”

她还以为周嫂他们蓄谋已久,肯定安排好了种种后路,找人最少得花上小半月呢,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戈渊抓到了。

虽然说人没有抓回来,但把钱追回来一部分也不错。

“渊哥,你真厉害!”叶婉清忍不住笑,见戈渊站在水井边上掬起一捧水洗去脸上的汗水,连忙拿过一旁的帕子递给他,“谢谢你呀。”

“谢什么,你心情好最重要。”戈渊扬开爽朗的笑,见周围有人,只得按捺住心里的悸动,压低声音说道,“晚上多陪陪我?”

“你想干什么?”叶婉清挑眉笑问。

戈渊舌尖抵了抵腮帮子,呼吸沉了沉,满眼的跃跃欲试,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强烈的侵略感:“想亲死你。”

“哦?”叶婉清眼眸含笑,不按牌理出牌地反问,“那要是亲不死我呢?”

戈渊:“……”

“就给我摸摸你的腹肌好不好,我检查一下看看你这两月身材保持得怎么样?要是保持得不好,结婚不准你上床!”

“……”戈渊差点没跳起来!

他,他……家小娘们儿什么时候能不这么大胆,好歹让他也成功“反击”一回,看看她害羞得满脸绯红的样子啊!

脑子一抽,不甘心服输的他越发压低声音,低沉的声音直击叶婉清耳膜:“你想摸腹肌没问题,再往下……也行,保证让你满意,嗯?”

一双眼睛也牢牢盯着她,就等着她脸红。

可是……

叶婉清惊讶地瞪圆了一双杏眸:“哇!既然你这么大方,那……我可以带尺子量一量吗?”

戈渊:“……”

尺……尺子?不行!

一而再地败北,他终于气恼地低喊出声:“叶婉清!”

“啊?”

“你能不能矜持一点?”他咬牙切齿。

“你这么激动干什么,难道是……”叶婉清眨了眨眼睛,伸出大拇指和食指比了比,两指之间的距离一次比一次更接近,那暗示的意味让戈渊一张脸爆红。

好气啊!

啊啊啊啊啊!

——

叶婉清带着一肚子坏水成功把自家大男人惹跳脚,又找借口把他拉到房间,好好给亲了一阵给人顺好毛,心情越发不错。

她倒是没把戈渊带回来的四百块放在心上,拿到了也就拿到了。

对她来说,虽然她清楚地知道这时候的四百块购买力很强,可现在的她不缺那点钱,又见过后世几万几十万的钱,那么多年的思维惯性让她更加不在意。

直到晚上卫怀农和刘丽秀两人也回来,拉住她,笑呵呵拿出两百多块钱的毛票子塞到她手里。

“婉清啊,这是你爸今天跑了一天,找到周嫂他家人,从她男人身上翻出来的……钱剩得不多了,你别难过,先拿着吧,能拿回多少是多少不是?”刘丽秀笑着拍了拍她的手背,“好不容易考完了,你可别心情不好。”

卫怀农不善言辞,刘丽秀一说完,他就点了点头,笑得慈祥。

手里拿着两百块钱的毛票子,厚厚一叠,有一块的、两块的,甚至还有几角几分的……叶婉清喉头有些发涩,鼻子酸酸的。

她轻轻扬开笑,不知道要说什么,只能说一声:“谢谢,辛苦你们了。”

这钱,怎么可能是从周嫂那里追回来的?

哪怕是戈渊那边,只怕也不是……

一转身,叶婉清就红了眼眶,心里却是甜的。

第42章

卫怀农和刘丽秀回来了, 就可以开饭了。

因为要一个人做上两桌饭,叶婉清就又选择了好吃又方便的火锅。

大夏天的吃完鲜香麻辣的火锅, 再来上一杯冰镇啤酒或者汽水, 那爽快直接从喉头通到胃里,别提多舒服。

这次叶婉清炒的火锅料是牛排骨的, 一块块牛排骨炖出浓郁的汤汁, 加上豆瓣酱, 鲜红的朝天椒,放上一小把花椒, 一小杯白酒等调味, 火红的锅底就做成了。

家里没有冰箱,没办法把牛羊肉冻上之后刨成薄卷, 叶婉清便想办法把牛羊肉切成几盘子薄片。

约莫硬币厚度的牛羊肉片加酱油、白酒和盐调味, 放在碗里腌制得松松软软的, 直接下火锅再煮就非常的嫩。烫好之后咬上一口, 那充沛的汁水在口腔中肆意蔓延, 又香又辣,让人恨不得三两下就吞到肚子里去。

除了火锅必备的牛羊肉, 叶婉清还准备了一些丸子, 肉丸、鱼丸这些是她做关东煮的时候做熟了的,非常快速就弄出了两大瓷盆子。

整颗的鸡蛋太大不好吃, 一颗颗小巧的鹌鹑蛋则可以煮熟之后丢进火锅里,白白的鹌鹑蛋在鲜红的汤料中沉浮,看着就漂亮。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