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节

她中午也没去吃饭,早上戈渊买的包子还剩下几个,她不想浪费了,就把包子搁在烧水壶上热了热,就着茶水对付了一顿。

王芳让她吃菜她没吃,看着她有些心疼:“你家怎么不给你送饭?离得这么近,让你吃口热的也比吃包子好啊。”

“我家里想让我嫁去牛角镇,我不想嫁人,做生意还没跟他们说呢。”

王芳惊讶:“你胆子真大。”

叶婉清笑盈盈的:“胆子不大不行,我不能顶职又不想嫁人,就得给自己找个安身立命的办法,这样才能独立自强。”

了解到内情,王芳不便背后说人不是,拍了拍叶婉清的肩膀当宽慰。

暮色渐浓,候车大厅也越发空荡。

王芳几人都收拾东西走了,只有叶婉清一个人一边数着钱,一边等人。

这时候戈渊才从外面走进来。

他沉默着把已经熄灭的煤炉子拎在手上,一手拿起其他东西就要走。

叶婉清喊住他:“你家还有鸡蛋吗?”

“有。”

“那我跟你再买点儿,今天生意好,两小时不到茶叶蛋就都卖完了。”叶婉清说着心情不错,“我今天收入不错,等下就把费用算给你。”

“不卖!”戈渊拎着东西就往外走。

也是这时候,叶婉清才注意到戈渊的情绪不对,比早上还别扭了。

她想了想,忽然明白这人在气什么了。

“不卖,只白给是不是?”她忍不住笑出声。

戈渊脸一红,走得更快了。

叶婉清加快脚步跟上他,声音清脆:“喂,戈渊同志,你这样是会吃亏的你知道吗?还是说,你就白给我,不白给别人呀?”

“你为什么要白给我呀,是不是在心里悄悄喜欢我来着?”

“真亲上瘾啦?”

“还要吗?给你亲哦。”

戈渊停下脚步,努力沉着脸瞪她,眼神凶狠得不行:“……你别乱说!”

叶婉清杏眸含笑:“哦,那你给我说个不乱的怎么样?”

戈渊:“……”

他败退。

身后的小娘们儿说话大胆热辣,低低的轻笑声清脆甜美,他大步朝前走,无语地抬头看天,脸上居高不下的温度烧得他从耳根红到脖子。

他觉得自己很无奈,很想叹气的,可是心跳得飞快,开心得好像快要飞起来了。

——

叶婉清跟着戈渊到了他家小院,见天色不早,打算先把晚饭给做了。

结果往厨房一走,她就没忍住笑出声。

戈渊今天看着跟她赌了一天的气,但半点也没耽误他往家里搬吃的,厨房里堆着的食材比昨天丰富不止一点半点。

有鱼有肉,有鸡有鸭,有春笋等不少时令蔬菜,还有一块昨天没有吃到的、白嫩嫩的水豆腐,简直比食品站里的种类都多。

这个吃货!

这个大别扭!

她知道戈渊是个有本事的人,但真没料到他这时候的日子就过得挺不错……她还以为他的混混时期有点小落魄,想着自己赚钱了也多照顾照顾他呢。

看来,压根是她多想了。

人家还不乐意。

晚上叶婉清赶着要回家,就简单做了一个小葱肉末豆腐,一个野山椒炒土豆丝,再加一个剁辣椒蒸鱼头。做法简单,但口味非常好。

小姑娘又吃了两大碗饭,也许是吃人嘴软,跳下凳子的时候“哼哼”的声音小了一些。

兄妹两个一模一样,都是吃货。

叶婉清在心里暗笑。

只是,她这样的好心情也就持续到回家而已。

戈渊跟昨晚一样把她送到汽车站门口,她一个人走回家,原本以为又会吃个闭门羹,没想到敲了两下门,门竟然开了。

第7章

刘丽珍黑着一张脸站在门口:“你还知道回来?我看你是越来越野了!你昨晚去哪里了,跟谁在一起,干什么呢?连家都不回,你看谁家姑娘跟你一样!”

叶向党在里面道:“有什么进来说,堵在门口给人看笑话。”

没办法,刘丽珍这才停了,愤愤地让叶婉清进门。

叶明珠听到动静从房间里出来,对叶婉清甜甜一笑道:“姐,你回来啦?”

叶婉清没理她。

“你过来。”叶向党招手。

叶婉清在叶向党对面的木沙发上坐下,一双乌黑清冽的杏眸看向他。

“昨晚你去哪儿了?”

“在楼下陈阿婆家里睡的。”

“你这也太麻烦人家了?”叶向党皱眉。

“不然呢,我能去哪里?”叶婉清淡淡反问,“我没有家里钥匙,敲门你们不开,我不麻烦人家,难道在门外睡一夜?这时候夜寒风冷的,你们不心疼我,我总得心疼我自己吧。”

“以前你也没去陈阿婆家过呀。”叶明珠好奇问,“姐,你不会专门去跟人家卖惨,在外面败坏我们家名声了吧?这两天汽车站都传遍了,说你是养女,不能顶职什么的。”

“我从不卖惨,只说实话。”

叶明珠噎了一噎。

刘丽珍忍不住喊出声:“就你伶牙俐齿,谁说一句话你都要顶!家里门锁就三片钥匙,不给你钥匙怎么了,不给你就去外面编排家里不好?叶婉清,你怎么变成这样了,我们哪里对不起你?”

叶婉清轻轻一笑。

说实话,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叶向党和刘丽珍对她的确有几分真心在,明面上她和叶明珠吃穿用住没区别对待,也供她上学,独独就是不给她家门钥匙。

门锁钥匙不够,配一片不就行了吗?

前世她想不明白这个问题,敏感了很久也不敢问出口,为此还哭过好几场,今生不在意了。

谈话气氛不是很好,叶向党也没说话的兴致了,不耐地挥了挥手:“行了,你也别在这里阴阳怪气了,进房间去吧,睡觉前把家务做了。你不想嫁去王家,王家还看不上你,你算是如意了。”

这算是个好消息,叶婉清挑眉笑了笑。

她站起身,叶向党又跟她交代:“还有,以后家里的事情别往外说,你又不是两三岁的孩子,要有点廉耻心。”

叶婉清不置可否。

她走到厨房,发现水池里堆着一堆没洗的碗筷,地面也脏兮兮的。估摸着自己今晚能得以进门,还多亏了自己家务做得好。

也罢,这时候每家每户住房都很紧张,租房不大好租,她暂时还需要住在这边,做家务就当交房租了。

手脚麻利地收拾完,她洗漱好准备休息。

关上房门后,她隐约听到门外一家三口在小声说着话。

“别逼太急了。”

“她出去说开了也好,这些年我们家对她怎么样都看得到,没人信她的鬼话……顶职不给就不给,有人说闲话让他们先摸摸自己胸口,看谁能做到一碗水端平?”

“明珠多听话,她呢,不气人就不错了。”

“……”

叶婉清听了一阵,没什么新鲜话,今天又累了一天,她闭上眼睛很快就来了睡意。

她睡得半梦半醒之间,突然感觉有人推了推她的背。

是叶明珠。

她声音娇嗔中带着几分埋怨:“姐,你会一直对我好吧?其实我觉得有点对不起你,但工作我还是想要,我成绩不好,以后肯定找不到更好的工作了。”

“姐,等我上班了,我去外地给你带大苹果回来吃!就那种红富士,怎么样?”

“你真睡着了,还是不想理我呀?”

叶婉清装睡,没说话。

见她没有回应,叶明珠也没再说话了,怏怏不乐地走回自己的床躺下。

——

一眨眼,三天时间过去。

叶婉清每天在汽车站和戈渊小院之间来回跑动,不仅不觉得累,还感觉很充实。她的小摊看着简陋,但茶水生意着实不错,就这几天她手上已经攒了快一百元了。

也许是眼热她成本低、生意好,叶婉清这天一到候车大厅就发现孙桂香也开始卖茶水了。

也是清茶和姜盐茶,就连那搪瓷杯子都和她买的同一个款式。

见到叶婉清略微有些诧异的目光,孙桂香不好意思地拨了拨头发:“妹子,你不介意我也卖卖茶水吧?我不是要跟你抢生意,可我家负担重,一家子都等着我供着呢,我也是没办法。”

叶婉清抿唇笑:“不介意的。”

说介意也没用,除了把关系闹僵之外没有任何好处。卖茶水没有技术含量,本来就很容易被复制,没有孙桂香也有陈桂香。

不过,看来她要把熬酸梅汤的事提上日程了。

眼看着天气慢慢变热,来上一碗酸甜解暑的酸梅汤是最好不过。就是有些配料比较难弄到,也不知道戈渊有没有办法。

除了酸梅汤之外,她也想再弄点别的吃食卖,美味又实惠的那种。

她不计较别人模仿她,但不准许自己被模仿她的人赶超。

再卖什么呢?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