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节

可这次他们也就在叶向党住院的时候去看一眼,叶明珠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那边居然一个都没有露面,更别提照顾开解了。

就这样,也算是很疼爱叶明珠?

不止如此,叶婉清还听说叶家奶奶放言女人被糟蹋了就应该自己找跟绳子吊死,不干不净地活着没意思,不仅连累自己还连累家人。

叶婉清听了之后心里不舒服,更觉得叶家骨血里生性就是薄情的。

想起之前叶家爷爷奶奶对她总是爱答不理的,甚至不顾面子情,就连过年时候的压岁钱也从来不给她,只给他们最喜欢的外孙女叶明珠,她突然觉得这种喜欢她真的消受不起。

因为这些事情,她也想尽快离开清水县了。

左右九月份就要开学,这时候已经八月中下旬了,可以早点准备去省城。

不说别的,汽车站出站口那边的店面总要做好安排,省城的房子也要找好,还要去找找有什么合适的店面或者合适的商机才行。

到了省城,那才是真正的舞台,她才有大展拳脚的机会呢。

——

原本为了一劳永逸,叶婉清是想把汽车站门口的店铺盘出去算了的,但这样有些麻烦。

首先就是王胖子妈和曾丽的工作问题。

毕竟这两人在她创业初期给了她不少帮助,也一直做得好好的,虽然只是雇佣关系,但也有一份人情在。

叶婉清不是不念旧情的人,知道要是她这店铺不开了,就意味着王胖子妈两人失去了工作,必定对她们家里的经济产生影响。

对“敌人”她能冷下心肠,可对身边亲近的人,她有点不知道要怎么跟人开口。

第二是,她自己对第一个店铺也有一份不舍,如果不是担心叶家找上门闹的话,她是绝对不会把这店铺给盘出去。

所以,现在摆在她面前的问题就是,她要因为叶家就处理掉这个店子吗?

叶婉清最后得出的结论是:不。

她考上的大学就在省城,因为三中的大力宣传,具体什么大学只要是清水县人就没有不知道的。

要是真心想找她的话,就算她去了省城刘丽珍和叶向党也能找到她,她何必现在就开始畏畏缩缩?

那不是她的风格。

最后,叶婉清明着把店子“转让”给了猴子,实则主人还是她,只是给猴子一份辛苦费,麻烦他稍微管一下店子。

店子里走了周嫂之后缺少一个服务员,卫兰给顶上了。

这要求是卫兰自己提出来的,以卫兰沉静不争的性子能主动问一声能不能到店子里工作非常不容易,叶婉清自然是一口答应了。

她有心拉卫家一把,卫兰能有这样的意识她高兴还来不及。

但她没有让卫兰直接顶了王胖子妈的店长位置,而是让她接着周嫂的工作,现在店子里锻炼锻炼。

当然,她也跟卫兰直说了,她只是暂时让卫兰在店子里锻炼做事的能力,等卫兰锻炼出来了,以后肯定会把卫兰带到省城,不会让人一辈子都做洗碗打杂的事情。

这一点,叶婉清对自己很有信心。

至于卫军和卫红两人,三中教学条件不错,而叶婉清暂时在省城没有关系,就不打算带着他们一起去省城了。

这两人拍着胸脯保证,一定会尽快考上大学,绝对不让叶婉清操心。

8月22号清晨。

时间才六点左右,温柔的晨光已经洒遍了世间。

一辆拖拉机停在巷子口,叶婉清和戈渊一起把收拾出来的大包小包搬上车。

搬了一条矮凳子让老钟靠着软软的包袱坐好,又把还打着哈欠的、迷迷糊糊戈悦放在厚厚的被子上让她继续睡,叶婉清最后一个上了车。

戈渊坐上借来的拖拉机,顺利发动车子,在巨大的发动机声音中几人朝着省城出发。

眼看着快要走出县城,叶婉清回首看向身后安静文秀的小县城,又很快转眸看向前方……那里才是她应该要去的地方。

——

从清水县到星城走了有四个多小时。

前世叶婉清从省城到清水县单程只需要半个小时,但那是车子不错,加上道路被修正拉直了的原因。

现在就这条件,慢也是正常的。

坐拖拉机的体验并不算好,就算身下垫着厚厚的被子,这一路上叶婉清也快被颠得散架了,戈悦还吐了两次。

这还是怕老钟和戈悦身体受不了,车子一路上停了两三次,休息了好一阵的结果。

不过为了一次性把东西搬到星城,受点罪也没办法了。

只是叶婉清还是担心。

“渊哥,我们带着这么多东西去省城,万一今天没找到合适的落脚点可怎么办啊?东西就放在车上,不怕弄丢了?”

戈渊得意的笑声从前面传来:“你放心,我都安排好了,保证给你一个惊喜。”

叶婉清:“……”

看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她家大男人又背着她干了不少好事啊。

第51章

到了星城地界, 拖拉机还在一直往前开。

叶婉清前世一直呆在省城,时不时还会回清水县,虽然时光对她来说倒退了十几二十年, 但她对大概的方向还是比较清楚的。

这车子的方向, 分明是直接朝着湘南大学去的。

她忍不住又问:“渊哥,我们这是去哪里,难不成直接去湘南大学附近找落脚点?”

这次戈渊回头瞅了她一眼,黑眸中满是愉悦的笑意:“我不是说了给你一个惊喜吗?乖乖等着!”

老钟闻言嗤了一声:“连个痛快话都没有,就知道装神弄鬼。”

戈渊下巴一挑:“我这叫有本事,你个老头子懂什么。不就是没带你那些破破烂烂嘛, 至于对我眼睛不是眼睛,鼻子不是鼻子吗?等着,小爷明天就去给你把那些零碎搬过来!”

“什么零碎,那是宝贝, 都是宝物!”

“好好好, 宝物。”戈渊敷衍的态度不要太明显, 气得老钟吹胡子瞪眼。

叶婉清抿唇而笑。

对老钟来说, 那些古书古董是他半辈子的心血和积累, 自然是宝贝得不行的。可对于戈渊来说, 那些破破烂烂的东西又不能吃又不能喝, 也只有那么好看, 根本没什么用处。

这就是爱好不同了。

“美美嫂嫂,想吃梅子啦。”戈悦小手扯了扯叶婉清。

戈悦是第一次坐拖拉机,被颠得吐了好几次, 叶婉清低头看她脸色不太好,给她喂了一颗酸酸的话梅,让她靠自己怀里再睡一睡。

小丫头很乖,也不闹腾,软软地靠着叶婉清的手臂,在拖拉机的摇晃颠簸中闭上眼睛。

——

拖拉机最后开进一个沿江的村庄中,停在一个小院子前。

轰隆隆的拖拉机吸引了不少小孩子的注意力,一群顽皮的猴子跟在拖拉机后面跑,不顾烈日当头大声叫着跳着,根本不知道累。

这时候已经快到饭点,不少大人一边吆喝着自家小孩儿回家吃饭,一边注意着叶婉清一行人,眼中带着好奇打量。

戈悦抱着自己的小水桶,一双墨葡萄般的大眼睛也打量着那些乱蹦乱跳的小猴子,一脸严肃,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婉清看着面前的院子,有些想笑。

她家大男人,果然又干了一件大事,还是一件很必须的、很合她心意的大事。

“渊哥,这就是你给我的惊喜?”她问。

戈渊推开院门,扬开灿烂的笑容:“怎么样,这个惊喜还不错吧?对了,你先等着,我把老钟给弄进去再说。”

老钟坐了几小时的拖拉机不太舒服,戈渊先扶着他进堂屋里坐着,让他喝口茶休息休息,缓一会儿。

等安顿好了老钟,他又跑到叶婉清面前,笑得又傻又阳光。

他本来就长得极为英气俊朗,此刻带着几分得意挑起眉梢,这模样看着别提多迷人。漫天的日光,都比不上他。

叶婉清笑睨了他一眼,决定不管这院子能不能给她惊喜,反正等会儿没人的时候要多亲这家伙几口。

结果一跨进院子,她就有些喜欢上了。

这小院子比戈家小院看着还要大一点,白墙黛瓦的房子坐南朝北,窗户一开就能让空气流动起来。房子也多,正对院门的是亮堂宽敞的堂屋,堂屋两侧各有两间房,都可以用来做卧房。

房子看着应该是刚翻新修缮过的,房梁上的横梁和窗户木框都重新上过漆,干净又结实。院子里的地面也铺着一层切割整齐的青石板,这样下雨天就不用担心泥泞沾脚,还便于清扫。

厨房和卫生间没有跟住房建在一起,而是建在院子右侧,看着就是新建的。

叶婉清最关心的大概就是洗澡和卫生问题,好奇走到卫生间门口看了看,发现这里竟然收拾得比清水县那边的洗澡间还要好,清清爽爽的。

戈家小院虽然建了一个洗澡间,但要解决三急的话,用的还是传统的茅房。

就是那种在泥土地上挖一个大坑,坑里按上一个大缸,再在缸口搁上两块宽宽的木板供踩脚,让人踩在木板上方便的形式。

习惯了后世的抽水马桶和蹲厕,叶婉清每次上卫生间都觉得是一种挑战,甚至一种摧残,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踩空了,半截身体落在黄金里……

这事她曾无意跟戈渊提过的,没想到他竟然记在了心里,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惊喜。

和戈家小院不同,新建的洗澡间隔开了里外,里面是一个大约一个半平方的洗澡间,关上门就能洗澡。

外面则是用水泥砌起来的一个蹲厕,一个斜坡下去,只要用水一冲就没有秽物,跟加油站里的厕所差不多类型。

房子都修整得这么好,里面的准备当然更不会差。家具必定是俱备的,大部分生活用品也都到位,以后需要什么再添就行,现在拎包入住也绝对没问题。

真的很不错!

叶婉清捏了捏戈渊的手,给他一个赞许的目光,戈渊腰背挺直,一双黑眸熠熠生辉,越发得意起来。

“我原本想着买一套楼房的,但想着楼房面积小,住得太拥挤,就还是选了院子。如果你以后想住楼房,跟我说,老公一定让你如意。”

还老公呢?

瞅了一眼某人泛红的耳垂,叶婉清抿唇笑:“我现在就很满意。”

说实话,这时候的户型大部分没经过科学的设计,面积一般以七八十平方的为主不说,还大都是客厅非常大,而卧室则小小的,厨卫更是小得可怜。

房子布局并不是很合理,住起来其实并不舒服,只是说起住着楼房很洋气体面而已。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