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3节

这时候有些人家结婚就只办了婚礼,根本不会“多费功夫”去领结婚证,这样就被男方和出轨对象给钻了空子,提前把结婚证给领了。

男人和小三领了结婚证,原配虽然闹过,可家里无权无势也没有一点办法,只能认栽。

原配答应可以走,但有一个要求就是能不时回去看看自己的孩子。

没想到,男方家里答应得好好的,可小三和婆婆却根本不善待孩子。把原配生的好好一个女孩给硬生生从小感冒熬成了肺炎不说,就这样还不肯给人去医院看病,说丫头片子命贱,浪费钱。

这下原配彻底忍不了了,带上家里兄弟来白鹿山堵人,把没良心的前夫一家打得哭爹喊娘,重点照顾了无耻前夫和小三,让他们丢了脸不说还拿出了女孩住院的医药费。

叶婉清远远看着,若有所思。

正所谓恶人还需恶人磨,怎么对付周蓉的前夫那家,她隐约有了主意。

第61章

十月的时节,秋高气爽。

叶婉清一群人在白鹿山畅游了一番, 又在许多人艳羡的目光中以山水秀丽入食, 饱饱的吃了一顿, 别提多自在舒服。

也有自来熟的人过来问叶婉清他们吃的是什么, 在哪里可以买到,叶婉清当然立刻指路美食街她的小摊子,也算是给自己的生意打了一波广告。

心情更不错了。

更重要的是,她想到了对付周蓉前夫家的主意!

一行人下了白鹿山,先回了一趟家让钟老好生在家里休息, 又把卫军和卫红送到汽车站,看着他们上了车, 叶婉清和戈渊便没事了。

“渊哥, 你说我们帮周蓉一把怎么样?”叶婉清仰头看向身侧的大男人, 干净漂亮的杏眸中仿佛洒满了秋日温煦的日光, 漂亮又动人。

戈渊垂在身侧的手搓了搓,特别想在她的脸颊上捏一下。

自从那次在医院门前掐了自家小娘们儿的脸颊之后,他就像是上瘾了,喜欢上了那种欺负她的小乐趣。只是,轻易动不了。

不然,就等着晚上爬不上床吧。

他忍了忍心里的冲动,问:“你想怎么帮?”

“这样,那样……”叶婉清拉低了戈渊的衣领,凑到他耳边细细地说了起来。

戈渊听了几耳朵,感觉到女人温热的呼吸洒在耳畔, 她的唇仿佛还碰触到了他的脸颊,他早就已经心猿意马了,后面再也听不到她说什么……

“你知道了吧?”叶婉清问。

“唔……”戈渊点头,“知道了。”

不知道那也是知道了,不就是暗中揍那个没种的刘卓良几顿,以毒攻毒吗?他拿手!

——

“娘,你说周蓉真的会答应留下小宝吗?”

招待所里,刘卓良搓着手,满面愁容。

他有一副庄稼汉子的老实模样,脸上是被太阳晒过、被汗水泡过的皱纹,双手粗糙,身上也穿着打补丁的衣服……这还是他最好的一件一副。

他真觉得自己很辛苦。

娶了周蓉之后,他和周蓉倒是过了一段时间的恩爱日子。但是周蓉这个人看着温顺,实则心里有一股傲气,对他们刘家看不太上眼,慢慢的就跟刘老太太对上了。

刘老太太在家里向来是说一二不二的,哪里能容得下周蓉这种“不孝顺”的媳妇儿,可不就想方设法针对?

婆媳斗法,夹在中间的男人别提多憋屈。

不过他到底是娘亲养大的,不可能当一个白眼狼,所以他一般都劝着周蓉忍让。

只是周蓉不懂他一片“家和万事兴”的苦心,特别是在第一个孩子被抱走之后更加变本加厉,越发难以相处起来。

后来情况越演越烈,婆媳关系就差一根引线就会爆炸的时候,周蓉再一次怀孕,这次生下了一个男孩。

关系总算缓和了一段时间。

只是,周蓉生下小宝之后又怀孕生下一个女孩……这一次周蓉还伤了身子,以后再不能生了。如果不休了周蓉,那么刘家以后就只有一个男丁传宗接代,太单薄了。

自家娘提出要把周蓉赶走,刘卓良也不是没劝过,可劝了有什么用呢?谁叫周蓉身体不争气,这也是她的命,注定了不讨婆家喜欢。

刘老太太是个说一不二的,周蓉也是个急脾气,让她走她竟然就真的走了,他就更没办法了。

之后他娶了王寡妇,日子也就这么继续了。

如果一切没有波澜的话,说不得日子就会这么过下去。

可谁知道周蓉竟然考上了大学?

“周蓉不留下小宝,难道养着那死丫头一辈子?儿子才能传宗接代,以后赡养父母,死了给你们摔盆。丫头片子嫁了人就是别人家的,能对她好?”刘老太太啐了一口,“周蓉那贱人要是脑子灵光,就应该好好伺候小宝,把小宝给供出来,把那个丫头片子尽早丢了。”

听到“尽早丢了”四个字,刘卓良眼中一阵隐晦的波动,可最终归于麻木的平静,没有就这个说什么。

“你说话!”见刘卓良不开口,刘老太太不满。

“娘说得都对,那就听娘的,我们明天再去找周蓉。”刘卓良麻木点头。

刘老太太骂骂咧咧:“我看周蓉那贱人还是在意小宝的,实在不行,我们找个机会悄悄把刘甜那丫头给带走,把小宝给她留下。孩子都留下了,她总不会不对人好吧?”

“那刘甜怎么办,我们带回家?”刘卓良问。

“带回家干什么?路上要是有人要买,那就卖了,不然还浪费一张车票。要实在没有人买那丫头片子的话,就带回去卖到后山村,那边光棍多,有人要童养媳。那丫头跟她的知青娘一样,我看着就厌烦。”

刘卓良叹了口气,没反驳。

“不过,那丫头的下落得瞒着周蓉,只有这样她才会因为担心那丫头而不敢动什么手脚,好好养着我们家小宝。”刘老太太又阴毒地补充。

刘家人看不起周蓉一个知青,觉得如果不是靠着刘家周蓉根本在刘家村活不下来,可周蓉考上了大学,他们的心思就活泛了起来。

大学生,那是厉害人物啊!

既然大学生不是他们刘家出来的,那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周蓉走呢?万一她以后出人头地了,报复刘家怎么办?

只可惜有村长撑腰,周蓉最终还是走了。

不过就算走了,周蓉也没道理不管自己的儿子。

这时候他们也不在意周蓉报复了,顾不上那么多,先拿到好处要紧!刘小宝是刘家的男孙,可比死丫头金贵多了!

——

国庆节过去之后,叶婉清又开始学校家里两边跑的作息。

她也没有忘记和戈悦的小约定,复课的第一天,她就在课余时间抽空专门去了一趟百货商店,结果发现里面并没有画画用的工具。

不死心的,她在街上逛了逛,发现外汇店里有适合画素描和速写的画具,就连水彩、油彩那些都有。只可惜外汇店里的东西不仅很贵,还需要外汇券,她买不了。

回家后,晚上戈渊看她有些小郁闷,问明情况之后笑了。

“我当你有什么事,原来是操心这个。”戈渊想了想,“广东那边应该不缺这些东西,等我货车到了,去那边进货的时候给你带回来就行。”

“那行。”叶婉清喜笑颜开,“你多买点,我自己也想用。”

“那你怎么表扬我?”戈渊靠近了一点。

叶婉清顺口敷衍:“你最好了!”

“就这点儿口头表扬,华而不实的东西?”

叶婉清:“……”

才一秒的功夫,男人带着粗茧的手就已经抚上她细腻的肌肤,又抓又捏,简直像是揉面团一般,一点轻重都没有。

叶婉清觉得自己肯定一身指印!

她羞恼地推了推男人的胸膛,没推开,脸颊顿时更红了。这男人简直是狗一般的力气,甩也甩不走!

“你又想干什么,就不能让我休息一晚上?对了,东西都不够用了。”

戈渊清咳一声,耳根子有些泛红,却还是带着特别期待的眼神邀功:“我又买了五盒双蝶牌小雨衣,肯定够用的!”

“……老公,我今天好累哦。”叶婉清眼睛眨了眨,忽地撒娇,特别想逃过今天晚上的日常活动。

“我抱你去床上,你躺着就好。”

叶婉清:“……”

“今晚就一次行不行?”戈渊脑袋凑过来,钢针一般的短发刺在叶婉清的肩窝处,可偏偏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恳求和委屈,“老婆,求求你了,我好想你……”

“……行行行,就一次啊!”

叶婉清被缠得有些受不了了,她也不知道被这么哄了多少次,可每次……好吧,谁叫自家大男人一对她撒娇,她就忍不住点头呢?

她觉得某人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可偏偏都是她纵容出来的。

酣畅淋漓的一次过后,叶婉清趴在枕头上微微喘着气,满脸潮红,汗湿的青丝贴在她白皙的脸颊上,姿容绮丽得叫人一眼难忘。

戈渊俯下身在她肩头亲了亲,缠着想再要一次,叶婉清嗔怪地瞪了他一眼。

“你自己说了的,今晚就一次。”

“你不是操心你室友的事情?我刚才又想到一个好主意,要是你答应再给我一次的话,我一定给你把事情办得好好的,让你室友的儿子也能留下来好不好?”

叶婉清:“……”

“老婆……”为了表示自己没有说假话,戈渊三言两语把自己的对策给说了。

别说,的确想得挺周到的。

叶婉清也觉得是个好主意,操作得好的话,应该能顺利留下刘小宝。

但是……

伸手揪住男人的耳朵,叶婉清似笑非笑地睨着他:“戈渊同志,你刚才还有心思想那些事情啊?我看你是一早就想好了,这时候才说出来讨功劳吧?”

至于为的什么,当然是缠着她再来一次。

这男人,满腹心计居然都用到她身上来了!

没开荤之前说得别提多好听了,又是担心她意外怀孕对身体不好,又是傻兮兮地穿三层小雨衣……可一旦尝试到了美妙的滋味,好了,每天晚上保准过来缠着她。

“你也喜欢。”

戈渊也不反驳,眉目间满是肆意的笑容,俯身就压了下来。

相处这么久,他也熟悉了叶婉清的脾气,知道她什么时候是不开心,什么时候是纵容……

男人滚烫的胸膛贴上后背,叶婉清娇软的身体被烫得一个哆嗦,下一刻他的手就扶上她的腰肢,拉着她的身体狠狠迎向自己。

八十年代嫁恶霸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