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岸天都

立即阅读

1、

朝阳,是神明对万物的眷恋,是天地初辟时就有的目光,所以才那么温暖,那么纯粹。

当朝阳的目光沐浴万物时,世界静静醒来。

那时,便是新的一天。

青色的图瓦小城,沐浴在青色的晨曦中。

小城整洁、宁静,由大青石砌成,数丈高的城墙下,是一排排低矮的石屋,屋顶上晾晒着刚刚收获的青稞,一捆捆高高堆起,宁静而满足地炫耀着丰裕的年景。

青石街道纵横交布,将整个小城划为棋盘模样。酒旗、招幌在晨曦中轻轻抒展,只待第一缕阳光的召唤,就会从睡梦中苏醒。于是,那些宁静的街道就将化为一条条青色的脉搏,为这宁静而富裕的小城注入跃动的血液。

这是蒙藏交境处的边陲小城,位于山坳深处,隶属图瓦部落控制,远离诸大国侵扰,是与世无争的世外桃源,最适宜避乱于红尘。近十年来,这座默默无闻之城却因出产一种优质的毡毯而名声大震,行人商旅往来不休。随着贸易繁荣,小城更加繁荣美丽,图瓦人的生活也更加富庶丰足。

寂静的城市中,一声“吱”的轻响传来,宛如晨风拂过大地。

一扇扇石屋的木门被推开,图瓦人走出了房门。他们无论男女老少都身着盛装,口中默默讼念着长生天的名字,怀中还抱着一捆捆纺织精良的毡毯。这些毡毯用附近出产的一种特殊的泥土染过,呈现出喜气洋洋的红色来。

他们略显疲惫的脸上都带着欣慰的笑容。

昨日,他们家家户户都忙碌到深夜,挑选出家中最好的毡毯,悉心包裹,只等着天一亮,就奉献出来,小心翼翼地铺在王城正中的街道上。

今天,是图瓦城储君即位的大日子。

储君铁勒王子宽厚爱民,胸无大志,愿意跟他们终老在这片小小的桃源之地。他们很喜欢这样的君主,也相信他们平静的生活就像绵延的青色山脉一样,永远望不到尽头。

男人们互相打着招呼,女人们带着夸耀的口气,和邻居比较着毡毯技术的优劣。他们都为能装点储君的荣耀而由衷地高兴。

半个时辰后,大道上便铺满了猩红的毡毯。满眼青色的衬托下,红色的毡毯就宛如一道绯红的血痕,静静流过青苍的大地。

然后,图瓦人安静下来,翘首等待盛典的开始。

呜呜的号角声自王城深处响起,划破苍穹。

人群聚集在街道两边,屏气凝神,虔诚地注视着仪仗队伍的到来。

踢踏轻响,一匹洁白的骏马踏着红毡,徐徐走过青石大道。

白马上,年轻的铁勒王子带着温煦的微笑,向众人挥手,在仪仗队的簇拥下,缓缓走向城最中间的高台。

那是早在多日前就搭建好的,祭祀长生天的祭台。

人们终于欢呼起来,他们完全沉浸在喜悦的氛围中。祭台旁,牛羊已经绑好,干燥的柴火搭成堆,只待王子祭祀完毕,他们就会烹羊宰牛,狂欢上一整天。

铁勒王子显然也很满意臣民们对他的爱戴,在众人的欢呼中,他翻身下马,一步步走上祭台。

祭台上空无一物,图瓦人祭祀天地,并不用血牲,用的是自己的虔诚。

王子在祭台上深深跪拜。

他的身体紧贴在大地上,用最卑微的姿态,宣示自己的虔诚。他一次次轻吻着青苍的泥土,为长生天庇佑他的一切而感激涕零。

所有的人都响应着王子,他们深深跪拜,用和王子一样的虔诚,宣示着自己的卑微与虔诚。

终于,铁勒王子微笑着站起身,抬头遥望被朝阳染红的云霞。

天尽头,无边曙色青苍而灿烂,透出温暖的色泽。

从今天起,他就是这座小城的主人。他将带领着图瓦族人,在长生天的庇护下,过着悠闲富足的生活。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用长生天赐与的神圣泥土,将毡毯染出云霞般的颜色。这些毡毯将换来蒙古的马皮、牛羊;汉地茶叶、丝绸;也换来人民的财富和幸福。

千秋万代,永远如此。

突然,一阵蚀骨的剧痛传来!

一瓣苍白的雪花,从杳不可知的空中飘落,坠落到了他的眸子中。

那雪花是如此白,并不是莹洁清凉的白,而是空洞、虚无的白。

像雪,更像诸天劫灭后的灰烬。

奇寒彻骨,从眼底蔓延到全身。他忍不住重新跪了下去,紧紧捂住了双眼。

所有人的笑容,却在这一刻戞然凝结。

远远的城门处,一抹白色的影子在虚空中浮动。

所有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地盯在这抹影子上,无法挪开。他们眼睁睁地看着那抹白色越走越近。笑容凝结在他们脸上。

诸天寂静。

白色是那么显眼,仿佛天地间的尘埃都无法沾染。无论什么样的污秽,只要靠近它,就会立即变成与它一样的苍白。

一个飘渺如烟尘的人影,踏着遍地晨曦,踏着猩红的毡毯,一步步向祭坛走来。

他身上宽大的白色斗篷在风中飞扬,仿佛无数条舞动的白蛇,在他身上缠绕厮磨,将他纤长的身体紧紧围裹起来,只露出斗篷下同样苍白的面具。

妖异、孱弱,却又高华、圣洁,就像是偶然脱离了轮回的白色幽灵,游走在黑夜与黎明的边缘。

每踏出一步,他的身体都在轻微地颤栗,仿佛不胜这晨曦的清寒,一双纤瘦见骨的手,也为白色丝袖缠绕,轻轻抚在胸前。

他身后,是十七八个一行人,都跟他一样的装束,被苍白紧紧围裹。他们静默地跟随在他身后,抬着一只巨大的轿子。

轿子,一样苍白如雪。

重重帷幕后,透出一个淡淡的人影。

祭台边的人们不由自主地抬起头,怔怔望向轿中的人影。

然而,无论他们如何努力,眼前都只是一片透不开的白色迷雾。

荒凉、寂寞。一如死亡本身,让人永远无法看透。

惊愕和恐惧瞬间将他们笼罩,宁静的小城只剩下死一般的沉寂。

迷雾弥散,为首的白衣人退了两步,对轿子谦恭一礼,缓缓抬手,苍白的手指在迷雾中划出一个诡异的弧度。

苍白的帷幕仿佛受到他的召唤,轻轻撩起,透出轿中人一线侧容来。

那是世人无法想像的高华。

就仿佛西天诸神,在这一瞬间,具现在帷幕后。世间一切,都将最珍贵而圣洁的一部分供奉、荟萃起来,才如他一般完美、动人。

他全身也被苍白萦绕,但在他身上,一切的苍白都只是装饰,丝毫不能遮蔽他绝美的容颜。

那是巍峨的大青山,在黎明前露出它柔媚的一面;是初秋的弦月,在迷雾中呈现了一丝妖娆。

图瓦人在这一瞬间,齐齐发出了一声惊叹。

那是无法想象的美,他们从未想过,竟有人能够承载、具现如此之美。

那只会是属于长生天的,不会在凡人身上出现才对。

那一瞬间,他们忘记了那片白色的诡异,恨不得蜂拥上前,多看一眼,铭记下那容颜是如何的动人。

突然,一片苍白的雪花飘过。

天地间一切颜色都仿佛被剥离,化为最纯净的惨白。

落雪纷扬,轻轻坠入图瓦人的眼眸。

刺骨的痛楚与森寒袭来,他们禁不住纷纷跪了下去,颤抖着捂住双眼,发出痛苦的呻吟。

众人哀吟声中,雪花无声坠落,将白轿和众人隔绝开。

漫空苍白化为卷涌的云雾,笼罩了整个小城,仿佛在提醒所有人,哪怕多看一眼,也是对至高天的亵渎,是他们的虔诚中最大的污秽。

那是不该属于他们的美丽,连再看一眼都是如此僭越。

图瓦人一起低下头,直到眼底的痛楚渐渐消散,依旧不敢起身。他们心中感到一阵莫名的恍惚。他们仍无比清晰地记着曾见识到一份无上的美丽,但在低头的瞬间,却已遗忘。

他们完全不记得见到了什么。只有震撼留下,在他们心底回荡着,渐变为敬畏。

这,或许是长生天的降临吧。

他们默默跪拜着,低头,等待着苍白的一行人,踏着他们铺好的猩血毡毯,缓缓走向巍峨的祭台。

一行人无声无息,走过铁勒王子身侧,将白轿轻轻放在祭台的正中央。

静立在弥散的白雾中,久久无语。仿佛亘古以来,他们就是这座神圣祭台的主人。

也不知过了多久,铁勒王子终于定了定神,艰难的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他的问话在出口的瞬间,猝然扼住。

因为他赫然发现,组成那座白色的轿子的,不是木,不是石,而是蛇。

白色的毒蛇。

就在他的话出口的瞬间,一声破碎的脆响传来,万千毒蛇蜿蜒爬动,轿子顷刻解体,却又瞬间组成了一只白色的王座,将那苍白如玉的人影托了起来。

他巍然端坐在祭台的正中央,黎明的曙光正照在他脸上,明如美玉的肌肤映出弦月一般的光辉。

那一刻,昼夜交替的轨迹突然错乱,一轮明月掩盖了万道正要破空而出晨曦,升起在青色的小城之中。

一如诸神之赞叹。

那么威严,那么慈柔。

没有任何美丽,能与他相比,他出现的时候,天地一齐静默。当他的光开始照耀时,他便是世间唯一的存在。其余芸芸众生、天地万物,都变得渺小无比,只可跪拜。

苍白的毒蛇环绕在他身侧,他就是被这些饥渴之魔环绕的一束光,在将要劫灭的一刹那,绽放出令人心碎的光芒。

铁勒王子的心猛然抖起来,他看着苍白的王座,不可置信地摇着头,声音中充满苦涩与绝望:“他……他是谁?”

为首白衣人没有看他,只缓缓向王座中的人抚胸一躬,低沉而冰冷的声音宛如落雪,刺得人心中一痛:

“他,是天地间唯一的神。”

白衣人轻轻张开双臂,仿佛要拥抱整个苍穹,轻轻吐出两个如山岳般沉重的字:

“梵天。”

铁勒王子身子忍不住猛地一颤。

白衣人掩藏在面具下的目光,穿透了白雾的阻隔,烙在所有人的灵魂之上,带来烧灼般的剧痛:“你们必须放弃对邪神的敬仰,只能信奉他。”

“信奉他?”铁勒王子骇然抬头,似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白衣人深深看着他,怀着悲悯,也怀着残刻的讥诮:

“烧毁一切邪神的祭祀,杀掉所有邪神的信奉者,方可得到梵天之宽恕。”

铁勒王子脸色瞬间苍白。

烧毁长生天的偶像、祭台、经书?

杀掉他们的僧侣、祭司……以及所有不肯改变信仰的子民?

这是多么疯狂!

铁勒王子握紧了双拳,几乎无法遏制自己的怒意,他忍不住要下令所有臣民,将这些侵扰了他们庆典、亵渎了他们神明的恶魔乱棍赶出这座城市。

只是,那苍白的目光冰冷如雪,将铁勒王子的愤怒渐渐冷却,化为深深的惶恐。

他心底深处,竟莫名升起一种几乎要跪拜的恐惧。

然而,他不能。

身后就是臣民们无助的目光,而这是他登基的第一天。他许诺给他们没有惊扰的生活,便无法退缩。他咬着牙,心底一次次默念长生天的名字,试图从中汲取力量与勇气。

终于,他挤出一阵干涩的笑声:“你让我们放弃敬仰伟大的长生天?”

他紧紧咬牙,决然道:“不可能!”

白衣人透过美玉雕成的面具,凝望着他。

一动不动。

铁勒王子心房一阵没来由地剧烈颤动,他感到,自己就像是一只孱弱的蚂蚁,暴露在蝰蛇的注视下。他甚至能够看到,一阵猛烈的暴风,即将横扫整个小城,带来鲜血与毁灭之痛。

白衣人突然微笑,轻轻地吐出了一串字语。

“你们,将用鲜血与秽土来承载虔诚。”

然后,他轻轻撩起白色斗篷,向蛇座中的人影跪了下去,姿态优雅而谦恭。

他的一行人,全都跪拜下去,围绕着那光辉而圣洁的人影,组成一只巨大的眸子的形象。

蛇座中的人影,便是眸子的瞳仁。

群蛇一齐无声嘶啸,向着苍天用力昂头。它们的双眸全都空洞无物,如黑暗的地狱之光,笼罩着图瓦城。

只因它们不虔之罪孽,它们将只有一双眸子,因神明而视。

图瓦城,立时陷入了一片死寂。

只剩下一只巨大的眸子,向着苍天,诉说他们对千万年前所犯罪孽的忏悔。

几个苍老的人影匆匆冲上台来,向着铁勒王子一阵耳语。

铁勒王子的脸色猝然改变。

面如死灰。

他的生命,仿佛在这一瞬间完全干涸,他挣扎着,好不容易才凑近那个苍白的纤弱之体,跪地问道:

“您就是蒙古的国师、执掌八白室的伟大祭司、重劫大人么?”

祭台之上,他的话语刚落,便陷入一片死寂。没有人回答他。那只巨大的眼眸,也一动不动。

铁勒王子面容更加惊恐。

“请您到王宫去安坐,无论您有什么吩咐,我们必将遵从。”

亦没有任何回答。

铁勒王子的目光再抬起的时候,已充满了绝望。

他沉思片刻,悄悄退下来,跟周围几位最苍老的大臣轻声商量了片刻。那些大臣匆忙地退了下去。

不时,兵丁们纷纷赶了过来,络绎不绝地运输着各样珍宝,罗列在祭台之旁。那是图瓦城所有的积蓄,将祭台几乎填满。

铁勒王子慢慢地走上台来,跪在眼眸一边。

他的身前摆着两样东西。

王冠,图瓦部落的版图。

国师降临,亵渎之罪,他愿意一人承受,他只希望不要牵连到他的族人。

巨大的眼眸一动不动,仰望着苍穹。

眼眸正中,王座深处,那个宛如明月般的人,脸上尽是悲悯。

他看着世人,有着万般关怀。

时间静静地过去,日之光芒,渐渐陨落,图瓦城沦入了苍茫的夜色。

铁勒王子已被抬了下去,他经不住长跪和恐惧的折磨,已昏了过去。

组成巨大之苍白眼眸的人,却仍然一动不动,浸沐在黑夜之中。

一齐仰望着天空。

他们没有眸子,只能用对神明的虔诚,才能获得明视。为此,他们的虔诚是如此坚定,不惜化身恶魔。

夜,静静地过去,静谧的宛如图瓦城中过去的一千个岁月一样。

次日。

黎明,再度降临,却带着鲜血与焦土的颜色,

图瓦城的居民们,匍匐在自家的门口,默念着对长生天的虔诚。

他们忽然全都惊恐起来,因为祭台之上,那只巨大的眼眸已解散。所有苍白的人,全都站了起来,静默地望向北方。

苍白之蛇座上,那个明月般的人影,手缓缓抬起,指向,北方。

他们忍不住向北方望去。

咚。

一阵沉闷的战鼓响起,北方的地平线,被撕裂。

那是一柄锋利的刀,将苍青色的天与混黄色的地割开,天地间,只剩下初生般的阵痛。

无数旌旗,迎着曙色中凝血一般的日光,猎猎展开。

起初是混茫的一线,接着,便具现成一片耸动的海洋,密密麻麻地向图瓦城淹没过来。

咚!

战鼓宛如低沉的吼啸,贯穿数丈高的城墙。

青石垒就的城墙,在这一刻,脆弱如纸。

万千马蹄声重浊地踏在黎明粘湿的大地上,大地是每个软弱无力者的心,被践踏、撕裂。

战马寂静无声,马上的骑士全身都被坚实的铠甲覆满,看不到一丝表情。

他们的手,紧紧握着一支支尖锐的锋芒。

那锋芒映着冻血一般的日光,战马前行,就如流动的血。

咚!

战鼓催逼着大地上一切肃杀,咆哮,呜咽。

蜂拥而至的甲兵如漆黑的夜色,从地平线的裂口处奔涌而出,瞬间漫过青苍色的草原,向图瓦城头压了下来。

这一刻,图瓦城再也没有黎明。

惊恐,瞬间笼罩了整个图瓦城。

所有人都瑟缩在一起,恐慌地看着那铁与血组成的阵云,向城头慢慢迫来。

战火将撕碎他们的家园与血肉,他们却无力抵抗,只有一遍遍乞求着长生天的保佑。

阵云,在接近城墙的瞬间,戛然停止。

大地上一片寂静。死一般的寂静。

慢慢地,兵阵如墨色海浪涌动,向两旁分开一线距离,一匹赤色的汗血良驹缓缓走出。

马背上,一人甲胄煌然,正执鞭南指。

漫空阵云中,他满头棕色散发逆空飞扬,战甲在阵云下发出夺目的光芒,衬着他威武伟岸的身姿,愈发庄严如神。

三军将士齐齐注目,目光中满是敬畏与遵从,仿佛在此人的带领下,他们每一个人都可以化身为传说中的不败战神,征服世界的任何一个角落。

他便是雄霸北方草原的蒙古可汗,俺达[注释1]。

他是黄金氏族的王裔,浩瀚草原的王者,旗下旌麾数十万,铁骑无数,吟鞭指处,瞬间便足以摧城拔寨,屠城灭国。

万众仰望中,俺达汗缓缓策马,走向图瓦城头。

他手中托着一只巨大的卷轴,卷轴通体毫无装饰,只是漆黑。

黑如永夜。

那是比魔鬼的双眸还要浓密的颜色,哪怕梦魇中最沉浊的夜晚,也不会黑得如此纯粹。仿佛传说中宇宙尽头的渊薮,任何光芒都不能照入;又仿佛死亡的冥河,一旦沉沦其中,便永不会醒来。

青色的城门下,俺达汗策马转身,无比虔诚地托着那只卷轴,高高举起。

他一手握住轴心,一手扯着轴尾,猛然一拉。

一张巨大的漆黑之旗,立即逆风扬起,在图瓦城前飞舞。

战鼓声轰隆隆地响起,杀戮便在这一刻展开。

战马,旌旗,锋芒,铠甲,奔涌成燃烧一般的烈火,滚涌进图瓦城中。

惨号,悲呼,呻吟,狂喊,也在一瞬间震响整个大地。

夹杂着长刀切进血肉里的碎响,骨骼撞进石墙的闷响,马蹄踏裂大地的裂响,以及咽喉被生生扼断的脆响。

这是一场疯狂的舞蹈,按着最精妙的编排惨烈拧动着,战鼓是唯一的节奏。

烈火,在杀戮开始的一瞬间燃起,迅速吞没了整座城池。它所拥有的宁谧,富饶,全都化为火焰丰富的养分,侵吞着每一个被划定了命运的人。

疯狂的舞蹈,一直持续了一个时辰,然后戛然而止。

兵将们干净利落地收起刀剑,齐刷刷地从城中退出,依旧在地平线上组成整齐的方阵。除了身上的鲜血,他们没有丝毫改变。

图瓦城,却已变成一座空城。

唯一剩余的,只有颓败的房屋,烽烟,以及残缺的尸体。

战火烧到了尽头,剩下袅袅颤动的烟,满城焦土,连尸体都已烧残。

这座城池,宛如被劫灰覆盖了一般,只剩下漆黑的颜色。

以及刺鼻的血腥。

漆黑之旗逆风飞扬,满空阵云中,俺达汗轻轻挥鞭。

一步,一步,马蹄踏过满地污血、焦土、骸骨,向城中走去。

城的最中央,那座高大的祭台,却没受到战火丝毫的沾染。

祭台上,毒蛇组成的王座已然消失。“神明”在祭台顶端长身而立,白衣如雪,清明如月。

任身后的世界灰飞烟灭,唯有这身洁白依旧那么夺目,不受任何污秽的侵蚀。

“神明”伸出手,指向正一步步向他走来的俺达汗。

如果他是神,那么,向他走来的,就是他在芸芸众生中选中的世俗王者。

正如上古史诗中记载的那样,王者以神明为信仰,神明赐予王者以祝福。而后,他们将一起统御整个凡尘,绝没人能抗衡。

俺达汗在祭台前勒住缰绳,向神明躬身致意,而后翻身下马,第一次,踏足在图瓦城的土地上。

他脚下,是图瓦人精心编织的毡毯,此刻已被鲜血与焦黑沾污,仿佛一道污浊的血河,悲伤地流过满目疮痍的城市。

俺达汗高大的身形便伫立在这道血河中,棕色散发临风狂舞,显出宛如神魔般的伟岸。他手中捧起巨大的黑色战旗,一步一步,走向祭台。

铁勒王子,瑟缩跪倒在他们两者之间,已经惊恐得说不出一句话。

俺达汗在他面前停住。

漆黑的旗帜,托在他双手之间,宛如恶魔死寂的羽翼,瞬间笼罩在铁勒王子栗栗发抖的身躯上。

“你,将用鲜血与秽土来承载虔诚。”

铁勒王子听到这句话的时候,他忽然感到一阵清凉。他的头颅脱离了身体,飞到半空中,滚落在战火凌乱的焦土上。

俺达汗俯身,用那面黑色的旌旗,将头颅连同烧秽了的泥土一齐包了起来,高举过头顶,向祭台走去。

热血,温暖了飞扬的灰烬,沿着他的手臂点滴坠下,溅落在他刚毅、英武、如刀斧镂刻的脸上。

他昂头,一直走到苍白之神明面前。

单膝跪倒。

那面漆黑旌旗被颤悠悠地打开,奉献于“神明”之前。

“我,黄金氏族之俺达汗,将用鲜血与秽土敬奉梵天大神。”

“战神之族的亡灵旗,必将飘扬于天之尽头!”

“神明”淡淡笑了。

日光穿透飘扬的烽烟,垂照在他脸上,依旧是那么高洁清远,世间无尽的污秽,都无法予他半点沾染。

他笑的时候,诸神随之一齐叹息。他仿佛是一抹弦月,在孤寂清幽的天上,散发着只属于他自己的光。

虽遍地苦难,他无比悲悯。

他伸出手,苍白的手指抚上那面漆黑的旗帜。这面旗帜便是用黑色马鬃编织的亡灵之旗,在成吉思汗时代就已存在,旗帜上用极细的白色马尾毛编织成世界地图的形状。

他握住鲜血、焦土与世界,淡淡道:

“我,祝福你。”

他,不再是那个叫杨逸之的男子,他是神,必将指引着蒙古之王,用功勋覆盖整个大地。

他不是杨逸之。

2

卓王孙站在白马寺前。

清风吹起他微敞的衣襟。他的目光,淡淡望向远处。

那里,有黎明,有黄昏,有深沉的月色,也有清明的日光。

他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改变,只望月升月落,曙色渐渐取代昏黄的一切,垂照在他身上。

直到一袭青衣,淡淡笼了些晨露。

他的身形一动不动,只是,眉峰微微蹙了起来。

他没有等到她。

但,她应该来的,就算天崩地裂,她也必将会来到这里,与他相会。

三月前,那个温婉的女子,在他面前动情哭泣,希望能去吉娜的家乡看上一眼。

于是,他允她离开。

三月后,她会在月之十五,到这里与他相见。

既然跟他约好了,她就必然会来到这里。绝不会让他等上整整一夜。

卓王孙悠悠叹息一声。

天际的白云变幻,像是一朵洁白的莲花,刚刚露出脉脉愁容,却忽然被风吹散。

——相思究竟在何方?为什么跟他约好了却不来见他?

该重入江湖了么?

他的目光,落在寺中的白马雕像上。

曾几何时,她也是如此,伫立在晨风中,久久等待着他。

他亦来迟了一夜。

细雨迷茫,隔着弥散的水气,他远远看到,她单薄的衣衫已被雨水打湿,却不肯走到屋檐下,只含着淡淡愁容,倚在石马旁,遥遥眺望。

就仿佛一朵在细雨中飘摇的莲花。

晨风料峭,她纤细的手指有些颤抖,轻轻抚过冰冷的马背,幽幽道:“他会来么?”

她久久注视着石马,似乎要等待着它的回答。

石马无语。

她微微苦笑,双手环抱住马颈,发出一声轻轻的叹息:“若他不来,你会带着我,去找他么?”

万籁无声,倏然风起。

飞雨,划破清晨的曙色,坠入了她抬起的眸子,她猝然合眼,不知是泪珠还是雨滴,从她的清丽绝尘的脸上寂寂滑落。

那一刻,天地仿佛感受到了她的悲伤,满川风雨簌簌,分外凄凉。

唯有那伫立千年的石马,依旧垂首望着泥泞的草地,不想给她任何回答。

她却微笑了,温柔而坚决地道:

“是的,天涯海角。”

天涯海角,轮到他了么?

卓王孙淡淡一笑,向寺外走去。

寺外,便是江湖。

3

长城以北,战火纷飞。

一行苍白的人影,簇拥着一顶巨大的白轿,无声无息地行走在茫茫原野上。

浓浓迷雾自他们身上散出,笼罩了天地,将万物的颜色一起剥夺,化为烧灭后的白色灰烬。

一切都显得那么荒芜、苍凉。

唯有那面漆黑的亡灵之旗,在灰垩的天空中猎猎飞扬,仿佛张开了一只巨大的羽翼。这便是苍白世界中唯一的颜色。

这行人身后,跟随着整饬、庄严的蒙古大军。

万千铁骑沐浴在漆黑羽翼的阴霾下,踏着铁与血的步伐,在茫茫草原、沙漠、戈壁上缓缓推进。

天空破晓,辽阔原野一望无际。

青苍曙色中,俺达汗突然勒马,抬头。

他眼前,是无尽广袤的土地。

与数百年前的先祖成吉思汗一样,他将带领这个好战的民族,征服一座座城池,将一片片或繁华或荒蛮的土地,悉数纳入自己的版图。

而他自己,却不在任何一座城中稍作停息。

因为,黄金之族的先祖曾对神明立下誓言,在重建伟大的三连城[注释2]之前,绝不停伫在任何城市。

永恒的都城建立之前,世间一切繁华、富裕、文明,在他心中不过过眼云烟,黄金之族的后裔们只是屠城而去,留给世界一堆堆燃烧的废墟。

这,便是这个好战之族的本性。

在天,为逆乱诸天的阿修罗;在地,为征服众生的黄金之族。

俺达汗不禁抬头,望向重重迷雾深处,那苍白的神明。

是的,梵天的祝福已然降临,在梵天的庇护下,他们将用铁与火,再度踏遍每一处锦绣河山,黄金氏族建造永恒都城的愿望,也将再度化为现实。

为什么,他的心底会有一丝迷茫?

十日。

长城以北的土地上,一座座城池陷落,一个个小国崩灭。

死寂之白色,宛如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迷雾,偶然撕开了幽冥的间隙,瞬间便已席卷天地,无情地打破一切宁静、安详,将万物苍生归化为和自己一样的空洞、虚无。

一些部落臣服了,他们在苍白的神明脚下战栗拜倒。在沾满鲜血的弓斧的威逼下,他们哭泣着,烧毁曾经的信仰,屠杀所有僧侣,以及不肯归顺的臣民。

而另一些部落,却誓死抵抗,于是,他们和图瓦城一样,一夜之间,便在鲜血与烈火中灰飞烟灭。

而后,他们君主颈中的鲜血,便会混杂着被战火烧焦的泥土,作为对梵天的供奉。

一滴滴,滴落到他们国家对应的版图上;一寸寸,染红那张由马尾编织的巨大地图。

十日。

漆黑旗帜的一角,已然显出一片暗红的色泽。

这是鲜血与秽土的供奉。

【彼岸天都】精选书评

    百度阅读 汪曼丽

    发表于2小时前

    回复 《彼岸天都》为什么一定要试图塑造矛盾的人物啊?人类确实是矛盾结合体,但在这样重大的行动中,不至于如此反复横跳,随意切换人格吧?


    神马阅读 龙伯娥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更多,更大,更炫目。在一成不变的模式下,真的很少看到更好,也没有之前好笑了。


    当当云阅读 步安纯

    发表于8小时前

    回复 在别人眼里,也许我们不是让所有人都瞧得起的人,但我们活出了自己的样子,不必在意别人的目光,只要是我认为正确的,一生又如何。


    知乎阅读 浦茜生

    发表于8小时前

    回复 二十年前就看过这个电影,当时没有看懂;现在二十年后再看这个电影,还是没有看懂,只是觉得音乐太好听了。


    樊登读书 尤武枝

    发表于7分钟前

    回复 我所知道的爱情就是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让你有幸福的人生, 《彼岸天都》尽管那人生我无法参与,那幸福不是我来给予。


    云起书院 宰善伊

    发表于8小时前

    回复 经典不愧是经典,终于看了完整的全片,女主演的太好了,完全就是不谙世事的女生,好感人的故事。


    宜搜阅读 史静涛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很多人为什么不成功,因为大家不能坚持,不能努力,《彼岸天都》不能想威尔史密斯那样。 很可惜,为什么在这之前,不能避免自己陷入这样的绝境?


    皮皮虾 瞿士斌

    发表于5小时前

    回复 强大的共情能力,有很多地方真的感同身受…几近泪目,普通人想好好的生活也需要付出很大的努力呀。 别让别人告诉你成不了大事,即使是我也不行。


    掌阅读书 胥秋振

    发表于4分钟前

    回复 觉得这个电影实在对不住我的期待值,剧情发展的一切都是顺理成章又觉得不符合逻辑。只能说想要刻画穷人形象但是好像真不知道人间疾苦。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