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飞鹰

立即阅读

狂风,风在呼啸,漫天黄砂飞舞。

风砂吹不进这巨大的牛皮帐篷,铁翼正坐在一盏昏暗的羊角灯下,擦他的铁枪。

这场可怕的风暴已经继续了八天,他们的骆驼队也已被困在这里八天,连最倔强的骆驼都已开始萎顿,但是铁翼看来却仍然像是他的枪一样,冷酷、尖锐、笔挺、干净得发亮。

他希望带出来的“铁血三十六骑”也能像他一样,绝不受任何事物的影响,绝不在任何一种恶劣的环境下屈服,绝对严守纪律,随时保持警觉,他们已受过他十三年严格训练,凡铁已被炼成精钢。

现在他又要去做他十三年来从未间断过的每日一次例行巡检,虽然风暴这么大,他对他们却还是绝不肯放松一点。

这次他的要求甚至比往常更严格,因为这次他护送的货物,正是千古以来对人类最大的诱惑之一──黄金。

三十万两绝无杂质的纯金,已足够将江湖中所有的巨盗悍匪全都引到这一片无情的大沙漠上来。

他不能不特别小心。

帐篷外狂风怒号,飞砂滚滚,砂砾打在帐篷上,就像是苍穹震怒投下的冰雹。

铁翼站起来,瘦削的身子仍如枪杆般笔挺,二十年前,他以掌中这杆七尺长的黑铁枪横扫绿林八大寨的三十二条好汉。永定河边一战,枪挑怒虎谭宣,他的精力和武功,至今丝毫不减。

他对他自己,和他那三十六骑子弟兵都同样充满信心。

就在这时候,狂风中忽然传来一阵凄厉的呼声,是一个替他们看守骆驼的藏人马鲁发出来的。

“石米,柯拉柯罗。”

铁翼虽然听不懂他呼喊的是什么,却听得出他呼声中充满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几乎就在这同一刹那间,这个坚固结实的牛皮帐篷,忽然奇迹般裂成了碎片,霎眼间就已被狂风卷入了漫天黄砂中。

砂砾箭镞般打在铁翼脸上,他的脸色连一点都没有变,还是枪杆般站在那里。

他眼前一片飞旋的风砂,就像是一道从天上垂落的高墙,使得平常人连十尺外的帐篷都看不到。

他不是平常人。

他一双久经训练的眼睛,已看到他的三十六名子弟就像三排标枪般站在他对面,不管风砂多大,不管变化多惊人,他们都能保持镇静。

在灾祸来临时,在生死决战中,“镇静”永远都是一种最有效的武器。

何况他们每一个人都绝对可以算是江湖中的一流高手,他们在轻功、暗器、和兵刃上都下过远比别人艰苦的功夫。

他确信,不管这次来的对手多可怕,他们都绝对有能力应付。

他自己身经大小数百战,从来也没有退缩过一次,更没有怕过任何人。

可是不知道为了什么,在这一瞬间,他心里竟忽然也有了种说不出的恐惧。

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

凄厉的呼声已被狂风吞噬,飞卷的风砂中,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其实铁翼看见的并不是一个人,只不过是一条暗灰色的,幽灵般的影子。

这个影子的头上,仿佛长着两只角,猫耳一样的角,魔神一样的角。

铁翼咽喉中仿佛忽然被塞入了一团带着血腥气的冰雪。

“你是谁?”他厉声问。

这人影忽然发出猫一般怪异尖锐的笑声,说出了六个字:“石米,柯拉柯罗。”

这正是马鲁刚才呼喊的六个字,这六个字中究竟包含着什么可怕的意义?听起来就像是一种慑人魂魄的魔咒。

铁翼指挥,指挥他的子弟──

“拿下来!”

他的命令一向绝对有效,他的子弟一向绝对服从,可是这一次他们居然没有动,连一个人都没有动。

头上有角的人影又发出猫一样的笑声,双手不停挥动。

标枪般站在那儿的三十六个人,忽然一个接一个,慢慢的倒下,就像是一串串被绳子拉倒的木偶。

铁翼冲过去,才发现他的铁血三十六骑呼吸早已停顿,连尸体都已冰冷僵硬。

他们刚才没有倒下,只因为每个人背后都支着一杆枪,每一杆枪下,都藏着一个人,每个人头上都长着猫耳般的角。

铁翼连呼吸都已停顿,忽然凌空跃起,七尺长的铁枪毒蛇般刺了出去。

这一枪比毒蛇更毒。比闪电更快。

这一枪已是“铁胆神枪”所有力量的精粹。

可是这一枪刺出时,他对面的人影已飞跃而起,随着一阵阵飞旋的狂风在空中飞旋转动。

他本身似也化作了一阵飞旋的狂风。

风是杀不死,刺不中的。

铁翼忽然觉得有一阵狂风迎面卷来,千百颗尖针般的细砂忽然吹入了他的眼睛。

然后他就完全没有感觉了。

这一天是九月十三。

九月十五。暴风已停止。

沙漠上的风暴,就像是善射的箭,杀人者的刀,来得突然,去得也突然。

卫天鹏打马急奔。

他的马鞍旁有一壶箭,他的腰边有一把刀。

他的刀与箭也像是沙漠上的风暴那么可怕……

他是接应铁翼来的。

三十万两黄金,无论对谁来说,都是种很难抗拒的诱惑。

黑道上的朋友,本来就是禁不起诱惑的人。

他和铁翼都属于同一组织的人,他们绝不能让这批黄金落入别人手里。

跟随他同行的,还有他属下的“旋风三十六把刀”,和一个叫“苏玛”的向导。

如果不是被这次风暴阻延,现在他一定早已接应到铁翼。

苏玛是马鲁的族兄,对这片大沙漠,简直比女人对自己的裤子还熟悉。

他也知道马鲁要走哪条路。

他当然能找到由马鲁带路的那一队驼队。

可是他找到马鲁时,马鲁的尸体已经变得像是枚风干了的黑枣。

他也找到了铁翼和铁血三十六骑。

他们的尸体,距离马鲁的尸体都不远,他们的尸体都已像最尊贵的喇嘛一样,大多都已被兀鹰啄食,受到了“天葬”。

幸好还有些人的尸身已经被黄砂掩埋,一层连兀鹰的利喙都啄不透的黄砂。

卫天鹏找到了铁翼的尸身,也找到了他惨死的原因。

他也跟其他十三具从黄砂下挖出的尸身一样,他们身上都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可是每个人脸上都有三条血痕。就像是被猫的爪子抓出来的。

他们的脸上,都带着一种恐惧之极的表情,一种比“死”更可怕的恐惧。

看到这三条血痕,苏玛脸上忽然也露出一种恐惧之极的表情,忽然跪下来,向天膜拜,嘶声狂呼。

卫天鹏虽然听不懂他说的是什么,却听得出来他每声呼喊都有同样的六个字:“石米,柯拉柯罗。”

这时候他们头顶上的蓝天又有一群鹰飞来。

食尸的兀鹰。

【大地飞鹰】精选书评

    神马阅读 孔佳刚

    发表于1小时前

    回复 好可爱啊,追求精致体面的匠人精神和快消流水线生产的碰撞,固执挑剔的定制专家如何变得更接地气,走到街头巷尾和大众市场。反正都是缝纫,为什么就不可以给清扫员和渔夫女儿做呢~男主的演出也特别讨喜。


    新浪阅读 高阅

    发表于1小时前

    回复 浪漫生活小品,平铺直叙的故事剧情,没什么拐弯抹角,却让人赏心悦目,很适合佳节播出。


    网易阅读 穆竹雁

    发表于4小时前

    回复 既然已经走了那么远,不妨再走远些 心存希望是好事,也许是最好的,好事永远不会消失。


    起点阅读 宁博学

    发表于3小时前

    回复 没有女主角,没有谈情说爱,一部电影照样能站在巅峰。说到底,“希望”一词才是人类永恒的话题。


    知乎阅读 穆雁发

    发表于1小时前

    回复 我看到的是爱的人最后都一个个离开了他,他获得了别人眼里的成功,但留不住自己最珍惜的。


    宜搜阅读 满桂贵

    发表于1分钟前

    回复 老电影就是很棒,经历了这么多大事的阿甘,始终爱着同一人,回到自己长大的地方,陪伴自己的孩子坐上自己曾经坐过的校车。或许,人生最美的风景,都在最初。


    微信读书 郑才瑞

    发表于7小时前

    回复 每年都会拿出来看,起初觉得男女主一定要在一起,为什么男主这么别扭,到现在,觉得其实有没有在一起又如何,成长才是最重要的吧,看人不是凭一时冲动,学会全面的认识那些对自己重要的人,才是本事。


    七猫小说 冉岩枝

    发表于9小时前

    回复 真希望能和更多这样美好文艺的怦然心动相遇。人设不是我喜欢的类型,但是就是恰到好处地戳中你的心坎。


    掌阅读书 季筠鸣

    发表于8小时前

    回复 记得他要下船的时候,看着绵延没有尽头的陆地,于是放弃了下船。对他来说,《大地飞鹰》那是一个无尽绵延的毫无确定性的地方。


金庸小说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未提供资源上传、存储服务。